《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41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广明的脸色冷了下来,“温政委,你直接说我老郑年龄大思想固化也是可以的,我没有意见。但是作为老同志,我也可以告诉你,老同志有新同志比不上的优势。”
  淡淡笑了笑,温朝阳说,“老郑班长,我和李牧参谋长是清楚的。海军干休所里不少老首长是你的老领导,听说你经常去看望他们。”
  郑广明鼻孔哼了一声。
  温朝阳说道,“郑政委,实事求是的说吧。以你的条件,当然包括年龄,应该说,你已经为陆战队的建设和发展,为党和人民,做出了你应有的贡献,你是时候休息休息,享享福了。”
  “温政委,你是什么意思?”郑广明瞪眼道,“你这是在告诉我,我晋升无望了对吗?”
  温朝阳没直接回答,而是说,“这也是李牧参谋长的意思。”
  郑广明一下子就沉默了,那颗心脏沉了沉。李牧的意思,那就是上层的意思。不去论李牧的背景关系,也不去看李牧没有针对他的人事权,作为陆战队司令部参谋长的李牧,如果他这一关过不去,那么郑广明唯一的晋升之路就是调出陆战队再晋升,或者晋升之后调出陆战队。
  这两种可能性是根本没有的。

  “我为陆战队奉献了大半辈子,当年驻礁,一去就是两年,回来老婆都快不认识了。几十年来兢兢业业,从来不敢行差踏错,处处费尽心思把部队的政治工作搞好,为了争这个先进,我直接病倒在岗位上。现在倒是好了,年轻的李参谋长一上任,就要拿我这个老头子开刀,树立权威嘛。也罢也罢,只是想不到几十年到头,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部队……”
  一番话未说完,郑广明已经是老泪纵横。
  其实,作为老兵,他心中又何尝只有对官职的追求,这一份已经与生命完全融合在一起的职业,党和人民数十年来的教育和栽培,都已经刻骨铭心。
  说离开,谈何容易?
  要割裂,谁愿甘心?
  温朝阳感到了心酸,他沉声说,“老郑班长,李牧参谋长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到地方再发挥几年的余热。只要你同意,他会代表陆战队马上提交申请,你会以副军职副政治委员的身份转业到地方。”
  郑广明一怔,“副军职副政治委员?”

  微微笑了笑,温朝阳点头,道,“是的,转业安置流程走下来要大半年时间,这段时间你是陆战队司令部副政治委员。”
  不是不讲人情的领导。
  这个情况转业,顶多就是晋升级别待遇上升一级然后转业,是几乎没有给安排实际职务的。更多转业干部练转业前上一级待遇都是没有的。
  李牧直接给他争取一个实职,哪怕是明天的过渡安慰性质的,对郑广明个人来说,却是有些非常大的意义和作用。
  郑广明这才发现,他小看了那位年轻的参谋长。
  “安慰奖,也好也好,那我就却之不恭受之无愧,干半年的副军职副政委!”
  什么叫做大权在握。
  过去几个月,李牧笔走龙蛇签下的每一个名字,都关系到上亿军费预算的走向,关系到一个军工企业年利润增长10%的增减幅度,甚至决定着任何关联的所有上市公司的股票是大涨还是大跌。
  就在他签署了新式主坦的采购合同之后,军工板块的股票全线飘红,涨幅最厉害的一个交易日上涨了百分之二百五。
  而现在,他所签署的每一份文件,做出的每一个决定,不敢说影响世界军事格局的变化,那也是决定着一支会被频繁使用的势必具备全球最强战斗力的数万人的军事力量的每一个细小的改变。
  党和人民把这样的权力交到他手里,是信任,更是压力,当李牧意识到所处位置的重要性之后,他在做每一个决定之前,都不得不慎之又慎的进行考量。
  这里面就包括劝说郑广明放弃晋升努力,为重生的陆战队腾出一个重要的位置。
  李牧坚信一点,郑广明最终会同意这样的方案,无关安慰奖,无关斗争,完全因为他是一名老党员老同志,他最终会想明白,会放下心中那股执念。
  而眼前这样的结果,是皆大欢喜的。

  这一天上午,李牧签署了文件通知,号召范围之内的干部主动申请转业的文件通知由司令部下发到了各个部队各个单位。
  还不到两个小时,旅副政委许成业上校来到了李牧的办公室。
  报告之后,许成业把一个信封放在了李牧的办公桌上,李牧放下英雄牌钢笔,没有拿信封,而是看着许成业问道,“许副政委,这是什么?”
  许成业跟新兵蛋子似的站在那里姿势标准得很,双眼平视前方,回答道,“报告参谋长,这是我的转业申请。”
  “转业申请。”李牧皱了皱眉头,打量了一下许成业,指了指座椅,道,“坐。”

  “是!谢谢参谋长。”许成业坐下,坐姿标准标准的。
  李牧这才拿起信封打开,取出里面的申请书看,内容很简单扼要,却处处体现出了撰写者的坚决。
  看完,放下。
  李牧说道,“许副政委,你并不在号召的范围里,为什么要提前转业?申请书里表达过的内容,就不要复述了。”
  “是,参谋长。”
  许成业整理了一下思路,很快回答,看样子是有备而来的,道,“参谋长,我有点腻了,想一种生活。”

  没了下文。
  李牧却是陷入了沉思,“换一种生活。具体的谈一谈你的想法。”
  许成业说,“参谋长,没什么具体想法,就是对现在的生活状态感到不满,过得不开心,我换种活法。作为职业军人,我尽到了自己的责任,作为公民,我履行了自己的义务。下半辈子我想为自己,为家人活。”
  笑了笑,李牧说,“许副政委,你才三十七岁呢吧,听你的话,倒是像七老八十的老头子。”
  许成业很年轻,陆战队怎么改怎么整,都不会对他造成影响。
  “你想过没有,对你这样的干部来说,整编扩编是好事,未来会有更大的晋升空间。”李牧道。
  微微摇了摇头,许成业道,“参谋长,我不是官迷,作为革命军人,组织把我摆在什么位置上,我就做好本职工作,其他的不会多想。我说的都是真的,参谋长,我仅仅想换种活法。”
  李牧沉思了一下子,说,“许副政委,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兵种指挥学院出来的。”
  “是的,参谋长。”许成业点头回答。

  李牧道,“十几年的时间就走上了副师职岗位,说明组织对你是很看重的,对你的能力是认可的。我想,你所谓的腻了,产生换种生活方式的动因,是因为自由吧。新的军官管理条例,有了许多人性化的改变,军官待遇方面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同志哥,地方上的生活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自由美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