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22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四喜心里又是一阵激动,眼睛看了看李思思,暗暗吸了一口凉气。我的乖乖,李思思长得这么水嫩,又这么年轻,她会看上我?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于是王四喜猛地在自己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下,没意到这一下用力太猛,他疼得哇地一声尖叫起来:“哎呀,痛死我了。”
  李思思见到王四喜这副懵懂相,乐得笑弯了腰。
  王四喜悄悄地从手缝地盯着李思思,一时间心花怒放,李思思美得不像是人间的女人,就像是天上的仙女,能够有这样的女子爱上自己,是祖坟冒烟了哈。

  王四喜高兴起来就忘了自己是谁,于是他向李思思悄悄地靠近了一些,嘴里说:“思思,我,我……”
  “我什么我?有话就说呗。”李思思使劲拧自己的衣角。
  “我,我想问问你,刚才救我用嘴的时候,是什么滋味?”王四喜说了这句话时,脸上竟莫名其妙地红了。
  “是不是还想来一次?”李思思倒是大方,眼睛大胆地直视着王四喜。
  “嗯嗯。”王四喜飞快地拉言。
  李思思大方地走到王四喜身边,闭上了眼睛,踮起了脚尖,静静地等候着王四喜的亲吻。
  “咕噜”一声,王四喜拼命地咽了一口口水,感觉心里像无数只小鹿在那里乱窜,一不小心,小腹一热,就感觉自己有个地方活跃了起来。先不管了,王四喜内心狂热地呼叫着,这村上还真的难找一个像李思思皮肤这么白的城里姑娘。
  于是,王四喜抱着李思思的细腰,直接把自己的嘴巴压在李思思的嘴上。
  我的娘啊。那滋味。
  “咳咳。”随着两声咳嗽声,李妈妈此时不合时宜地向他们走来。
  这都大半夜了,李妈妈居然睡不着,估计是被王四喜和李思思吵醒的吧。
  王四喜闪电般离开李思思,心里一阵慌张,忙着对李妈妈说:“不,不好意思,我,我得回去了。”王四喜转过身,脸上火烧一般难受,而心里仍在怦怦地狂跳不停。

  李思思也睁开了眼睛,她有点不高兴地看了她妈一眼,嘴里埋怨地说:“妈。你来的时候怎么也不招呼一声?”
  李妈妈怔怔地看着王四喜和李思思,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她是无意间惊吓了王四喜和李思思的好事的,见女儿埋怨她,她只好笑道:“思思啊,反正这是天长地久的事。四喜这孩子我看得出来,为人诚实,他呀,迟早是你的男人。”
  王四喜的心里实在烧得难受,在诊所里是半刻也呆不下去了。于是,趁着她们母女俩说话的机会,一路小跑着离开了诊所,王四喜的背后,还听到李妈妈小声地对李思思说:“这个王四喜,是怎么回事?胆子咋就那么小?怎么说跑就跑了呢?”
  李思思却一个劲地坦怨她妈,嘴里说:“都是你。都怪你。要不是你这个时候出来,四喜是不会跑的……”
  王四喜跑出了李思思的小诊所,直接回到自己的家,一颗心还在那里怦怦地狂跳不停。
  心里燃烧着一股火焰,真想找个地方去去火,但想想这么晚了,再去找柳香有点不合时宜了。
  王四喜又去小卖部要了两瓶啤酒,此刻,哪里睡得着啊。
  王四喜躺到家里那张破旧的库上,呆呆地望着屋顶,然后他拧开瓶盖,咕噜一声一瓶啤酒一口气喝个津光。
  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王四喜便又开始在心里数着王八起来。一直到数到一千多的时候,才慢慢睡着了。
  早晨醒来的时候,王四喜发现自己的裤子上粘糊糊的一大片,心想,昨天晚上这么厉害?这要是不小心种到柳香的肚子里,那不得了?不生一对双胞胎,打死他也不相信。
  如果,昨天晚上是种在李思思的肚子里呢?
  王四喜一想到这里,血液便腾地沸腾起来,我的乖乖,这事容我以后好好考虑考虑。

  但是王四喜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李思思那美妙的身体,要是睡在自己的库上的女人是李思思,王四喜这一辈子,还真是值了。
  一个是像柳香那样温柔体贴的农村女人,一个是像李思思这样青春娇嫩的城里女人!如果能够同时拥有两个这样的女人,那王四喜做梦都会笑醒。
  王四喜换掉了裤裤,用肥皂好好地洗了洗,随随便便就挂在家的外头,然后又小心地把昨天李思思送给自己的那件帅气的衣服折好,规规矩矩地摆放在他的库上,再从里面的房间找出一件他的破旧衣服,匆匆忙忙地换上,接着就开着拖拉机出发了。
  今天是王四喜拉砖的第二天,砖厂的那个贺老板昨天亲眼看见王四喜如此神武,早就乐得在那里拍桌子了。说他在砖厂混了十几年,还从来没遇到像王四喜这么厉害的角色。简直就是第二个薛仁贵嘛。
  王四喜心情特别好,嘴里哼着只有自己才知道的歌曲,或者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歌曲。
  王四喜加满了油,拖拉机似乎响应了他的号召,在路上突突突地狂奔。
  今天拉的砖是去青石小学的,听说小学里大量需要红砖,贺老板昨天特别招待王四喜。

  从小学到砖厂,恰好要经过响水镇的边缘。
  刚到镇口,又遇到两个流氓。
  “哎,你叫王四喜是吧?听说从昨天开始就在砖厂拉砖头了?”其中一个胖胖的流氓对王四喜说道。
  “对,对呀。这大清早的,你们找我啥事啊。”王四喜从衣服里掏出香烟,恭敬地递到他们手里。
  “你不认识我们了?”胖流氓大声地问王四喜。
  王四喜仔细地瞧了瞧,心里暗吸一口凉气,原来眼前这两个流氓其中有一个不是别人,就是上次王四喜在镇上买密封圈遇到的那个手拿刀子的人,这真是冤家路窄啊,还以为真的是镇上的小流氓呢,他们不是修理厂的人吗?
  “你,你们,怎么是你们?”王四喜心里一慌,上次可以撒腿就跑,可是这次不行啊,这次王四喜的拖拉机还在这里。
  “其,其实,两位大,大哥,上次对不起了。我,我在变里给你们赔罪。”王四喜眨了眨眼,不想下车,直接在拖拉机上学着电影里的样子抱着拳头对他们傻呵呵地说道。
  “对不起有用吗?这次来就是找你有事的。”胖流氓皮笑肉不笑地说。
  “有事?有啥子事?”王四喜支支吾吾地问。
  “你不知道吧?凡是拉砖头的,经过我们响水镇,就得交保护费。如果不交保护费,我们可就要下手了。”胖流氓说。
  “保护费?我年轻力壮的,哪里需要你们保护啊。”王四喜奇怪地瞪大了眼睛。
  “你乃乃的,费了这么多口舌,你给老子装傻是吧?”其中那个瘦高个直接嚷道,王四喜认得出来,他就是上次那个手里拿刀子的流氓。
  “胖胖,给老子揍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