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37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面对着上百号描龙画凤不良分子,连春手里的木棍早就不知何时丢在地上。今天这一出,他的心情可谓是三起三落,一缕春风一袭雪雨。看到对方个个体格魁梧相貌凶悍,连春吓得浑身颤抖,没想到,对方一下能叫过来这么多混混。
  本来怀着痛打落水狗心思的村民也不敢像刚才一样猖狂,如果来的是丨警丨察,他们还敢仗着自己普通百姓身份上去撒泼打滚,最不济也能抱住对方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可现在面临的是比他们更凶恶的地痞流氓,谁敢保证这些膀大腰圆的家伙会不会给自己脑袋来上一下?生死攸关,一个头磕在地上的兄弟都会临阵变节,只是因为利益钱财聚集在一起的乡里乡亲,就更别提义薄云天为朋友舍生赴死了。

  赵凤声走下千疮百孔的科鲁兹,冲着老佛走去,报以感激笑容。
  说实话,赵凤声以前对于佛哥这位江湖老油条并不感冒,总觉得他太过圆滑太过世故,而且接触不深,并没有把他放到朋友的位置上。没想到,今天第一个冲过来扶危济困的竟然是他。
  想起之前还想利用佛哥来做顺藤摸瓜的那条滕,赵凤声心怀愧疚,拍了拍佛哥轮廓分明的肩头肌肉,诚挚道:“谢了,佛哥。”
  老佛拍着壮硕胸脯,恰如其分地表现出及时雨宋江的气派,用蹩脚的普通话说道:“那有啥的,都是兄弟,别说是抓几个人贩子,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只要你生子在,我老佛都第一个到!我知道刚子平时看不起我,说我老是吹牛不干实事,那是他没见着!不是瞎说,哪怕对面都是举着枪的恐怖分子,我都敢第一个冲上去,生子,你信不信?!”

  听着他的豪言壮语,赵凤声会心地笑了笑,平日里老佛不招他们待见,也是因为太爱吹牛的本质,让别人弄不清他的嘴里是真话居多还是假话居多。不过老佛现在说的敢去打击恐怖分子,赵凤声十分笃定,老佛绝对不敢冲上去。枪林弹雨四个字说起来云淡风轻,但真到了亲眼目睹别人抱着丨炸丨弹进行自杀式冲锋,看到每秒十几发M240吞吐噬人火焰,那可不是随便说说就能提枪上阵,不被吓尿就已经算是胆大的了。

  不揭人短,隐恶扬善为厚德。
  赵凤声不喜欢当场拆穿别人,何况又被人家不远百里拍马赶来救驾,于是把腹诽继续搁在肚子里。他冲老佛耳边轻声道:“我去村里去看一看还有没有被抢来的孩子,你帮忙把人看住,不能让他们乱动。”
  老佛很知趣吆喝道:“他凉地,拉屎还要去找厕所,在地里不就解决了吗?赶紧去,回武云了还得去干仗。老乡们,我兄弟就是借你们厕所一用,你们可别乱动,谁敢走出这一亩三分地,我就打断谁一条腿,再动,就打断两条腿,敢跑?嘿嘿,那就三条!”
  赵凤声拉着十来相熟的痞子走向村子。
  几十名村民见到有人进村,便开始蠢蠢欲动,老佛一脚把最魁梧的连春踹倒在地,抡起棍子狠狠抽在腿肚子上,马上传来比起杀猪还要凄厉的嚎叫。老佛凶狠道:“他凉地,当老子放屁呢!你再动试试,看不把你裤裆里的玩意捣成蒜泥!”
  连春捂着腿肚子战战兢兢,望着佛哥练习足有几十年的恐吓经验,爬在土地里不敢动弹,他和赵凤声的梁子结的不大,几万块的事情,没必要铤而走险和最亲密的老二过不去。
  跟着老佛来的混子马上撸胳膊卷袖子,冲着人群不断推搡,马上有动手的态势。
  说起打架,混子们可能有的不太擅长,但论起装腔作势吓唬人,这帮人绝对能称得上大师级别。出来混的,气势最重要,他们平时顶多也就是挥起拳头打打群架撑场面,若是动起刀子,那就是双方有着杀父夺妻不共戴天之仇,真正一言不合就双手沾血的狠人,不是夹着尾巴藏在山沟沟里躲着,就是被扔进了监狱里感悟人生,哪还能在外面抛头露面逍遥快活。
  老佛的一棍,意在敲山震虎,把村民吓唬住,让他们不会去干扰赵凤声。而且伤在腿肚子也不会有什么大碍,就算被丨警丨察知道,也可以说是制止嫌疑人逃窜,出不了什么事,这种小伎俩,佛哥这种老江湖还是拿捏的很到位。
  赵凤声走进村子,发现带香村还不是一般的穷,大部分还都是土坯房,比起猪圈羊圈也强不到哪里去,只有几间红墙碧瓦格外引人注目,想必就是先富起来的一批人。

  此地处于穷山峻岭之中,交通不便,就算有本地特产也运不出去,只能眼睁睁看着柿子苹果烂在山里。老话说穷生奸计,富涨良心,也许是迫于生计,带香村的人才走上犯罪道路。赵凤声管不着国计民生的大问题,只是觉得再穷再苦,也不能拿别人心头肉去换取荣华富贵,哪怕出汗出力去赚些微薄的血汗钱,也比坑蒙拐骗的钱花着舒服。可惜村民过上了好逸恶劳日子,便不肯再出力气换取仨瓜俩枣,掳来一个孩子,比他们辛辛苦苦干上三年的钱都要多,这样的诱惑对于已经揭不开锅的穷苦人家,实在是毫无抵抗能力。

  赵凤声撇去别的心思,开始挨家挨户搜查,其间也受到了驻守家中老弱病残的阻挠,不过在十几条虎狼猛汉威慑下,他们还是乖乖让开了道路。
  这些村民很清楚自己的罪行能带来怎样后果,从外面带来的孩子也都藏在地窖和隐蔽的地方,Ju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但对上赵凤声这位侦察连出身的老兵,囚于牢笼里的孩子很快都被一一找到。
  孩子们大多以男孩为主,由于长期遭受毒打和饥饿,已经没有什么力气说话,眼眸里透着一股寂灭的死灰色。被赵凤声从铁质笼子带出来之后也没有太多亢奋,但是极为听话,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形同牵线木偶一般,彻底丧失了反抗的勇气。
  赵凤声看着这些孩子失魂落魄的模样,心如刀绞,哪个在爷爷乃乃爸爸妈妈手里不是稀世珍宝万般疼爱?可现在一个个衣衫褴褛,浑身乌青,有几个腿也被打断,只能用双手趴在地上走路,就算带回去去最好的医院治疗,恐怕也错过了最佳治愈时间,落得一个终身残疾。
  赵凤声咬了咬牙,对这些人贩子更加痛恨,抱起两个不能走路的孩子,让其他人带着孩子陆续离开村落。
  老佛这些面容凶狠的混子,见到孩子凄惨模样,恨得牙根都痒痒,几个脾气暴的拿起棍棒就开始痛打连春和柱子。赵凤声并未阻拦,只是喊了句:别打死,留条命,到了里面再找人好好“伺候”他们。
  警笛响起。
  十几辆警车赶赴现场。
  正在痛殴柱子的家伙撂下棍子就跑,大喊道:“快跑啊,丨警丨察来了!”
  可还没跑出两步,就被老佛一脚揣在屁股上,“你他凉地猫尿灌多了吧,这又不是干架,跑个毛!咱这叫行侠仗义,懂不?!”
  日期:2018-01-13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