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35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打开微信群,赵凤声用异常平淡的口吻发了一条语音信息:我想端了带香村,有没有人愿意一起去的?
  佛门不只有慈悲佛祖拈花一笑,也有憎恶世间不平事的怒目金刚!
  更何况闯过枪林弹雨的赵疯子。
  话音一落,刚才不断刷屏的好人群马上变得静寂无声。
  痞子们都清楚荡平一个村子的严重后果,如果是抓捕一个四处逃亡的罪犯,他们乐于痛打落水狗,怎么拿捏都不为过。但是端了一个上千人的村子,概念马上不一样,不仅要承担村民们怒火群起而攻之,还要面对不可预料的一系列官方态度,会把他们当成蓄意闹事的犯罪团伙,还是把他们当成扶危救困的江湖侠客?谁都不敢拍胸脯保证。
  群里这些混混大多已过而立之年,不是当年凭借一腔激愤就能抛开一切的毛头小伙,大部分都已成家立业,不止得为了自己着想,有家里的老婆孩子,还有白发苍苍的双亲待养,就算有打抱不平的一腔热血,也得瞻前顾后好好寻思寻思。
  停顿一段时间后,桃园街火枪手沉声道:生子,我现在抽不开身,但给你调了二十多个人,都在赶去香火村的路上,想咋办,你看着弄。
  “生子,我跟在你后面,放心,我给兄弟们都说了,他们马上就到,想干就跟那帮狗草的干,我老佛皱一下眉头就是孙子!”佛哥显然是被赵凤声前日所演的一出戏博得好感,不管是出于面子上的义气,还是发自肺腑对人贩子的厌恶,反正表现的很豪气干云。
  有了两位名声颇大的混子带头,其他人也不能不表态,刚才还吆五喝六的义薄云天,到了关键时刻做缩头乌G`ui ?以后还怎么在武云市混下去。在现在的世道,混子交际过程里或许不太看重以前两肋C`ha 刀做法,但对两面三刀的人绝对会不留余力打压。为了以后还能站住脚跟,于是群里的人相继放出话,自己出马的也有,派小弟前来的也有,都接二连三往带香村赶去。
  科鲁兹在崎岖的山路上紧紧咬在捷达车尾,相距只有几米距离,赵凤声连后排歹徒的面孔都清晰可见。十五弟一直收着油门驾驶,憋了一肚子火,皱眉道:“生哥,要不咱怼这孙子屁股吧,再往前走可就进了他们村了。”
  赵凤声摇了摇头,道:“不行。车里匪徒死了没啥关系,但里面还有孩子,你找个缝隙看能不能钻过去和他并排,我找机会跳进对方车上。”
  十五弟惊讶道:“生哥,你这是要玩命啊?要是摔下去可不得了啊,骨头架子都得散了!”
  赵凤声不理会十五弟的善意提醒,打开安全带,将手机放在车上,裤腿塞进袜子里,腰带紧了紧,他每次面临重大关头前都会将细节做到最好,这是来自向双平调教出来的良好习惯,输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没有敢拼的信念。
  赵凤声把车门打开,只是虚掩,咬了咬牙,喊道:“并上去!”
  在快速行驶的一辆车跳到另一辆车的车顶,谈何容易!
  车顶上面没有行李架,光滑如镜,就算停在那里原地不动,也没准跳上去四仰八叉摔个跟头,赵凤声半个身子探到外面,找了几次空档,都没有把握能立足于对方车顶。

  驾驶捷达车的柱子仿佛猜到了赵凤声的意图,把车开的东扭西歪,频繁在乡间僻壤的小路晃来晃去,根本没有多余的空间让十五弟有机会再度并排行驶。
  望见远处依稀可辨村子房屋,赵凤声清楚再不下手就再也没有机会了,顾不上许多,准备赌一赌运气,一手扣住玻璃边框,身子全部探在外面,想要纵身一跃,直接跳到后备箱。
  捷达车猛地一个刹车!
  赵凤声眼看就要被两车夹在中间!

  十五弟眼尖手快,为了不让生子哥变成馅饼,猛打方向盘,向左边野地俯冲过去,赵凤声在大力拉扯下也被摔回了科鲁兹车身,堪堪躲过了无常的勾魂索。
  导演出这一惊险场面的罪魁祸首柱子,在捷达车里猖狂笑道:“草,拍美国大片呢?还敢跟我玩这一套,找死!哥,咱要不要再勾引那小子上来,我直接把他挤成肉饼?”
  后排衬衣男子连春紧锁眉头,沉思片刻后说道:“少一事不如多一事,前面就是咱村子了,平安回去就好。如果真出了人命,丨警丨察就有借口跑到村子里面抓人,到时候指不定扯出多大的篓子,别惹事。”
  柱子撇了撇嘴,不屑道:“就饶了那家伙一条狗命!”
  正当捷达车绕过一片茂密的树林,想要拐进村子里时,突然发现路口竟然被一辆庞然大物堵住了路口。
  那是一辆块头巨大的挖掘机。
  还有个青年男子半蹲在挖掘机驾驶室上,手肘顶着膝盖,白皙的手掌上耍着一柄寒意森森的匕首。青年男子俊俏的脸上,还有着一道长长的疤痕,笑起来令人不寒而栗。

  妖刀。
  花脸。
  面对着体型超出自己车辆数倍的大型挖掘机,一头撞上去的话,不但车要彻底报废,连自己都得挤成肉饼。柱子见到唯一的前进道路被封死,彻底慌了,结结巴巴道:“连春哥,咱…咱咋办啊。”
  看到一直甩不掉的科鲁兹已经从田地里钻了出来,前有挖掘机堵住去路,而两边是高达一米多高的玉米地,如同瓮中之鳖的连春咬了咬牙,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刀子,面露凶色道:“停车,估计这些人是冲着孩子来的,咱有人质在手,就不信他们敢把咱们怎么样!只要进了村子,就算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惹得爷不高兴了,直接扔到后山里埋了!”
  连春的一番话让柱子有了主心骨,他点了点头,一脚闷向刹车。捷达车在土路上猛地点了几下车头,车身横向划出一段距离,带起一蓬尘土,在挖掘机前堪堪停住。
  连春仓皇下车后,一把抱住还在大声哭泣的笑笑,另一只手用匕首抵住孩子的心口,对着前后夹击的三人恐吓道:“你们再过来,我把孩子宰了!”

  赵凤声从容不迫点了一根香烟,指了指挖掘机上相貌凶狠的花脸,又指了指光着膀子胸前纹狼头的十五弟,嗤笑道:“你脑子被驴踢过,以为我们是丨警丨察?拿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对付我们?真几把二逼到家了!跟你说句实话,这孩子我们早就踩好点了,没想到被你个不长眼的玩意抢先一步动手。道上讲究见面分一半,你他娘的想独吞是啥意思?!”
  连春脸上荫晴不定,摆出个狠毒的神色道:“你们就不怕我把孩子杀了?!”
  “傻逼!孩子是死是活跟我们有个毛的关系,反正我们到手后也是卖到别的地方,你把孩子杀了也好,剁了也罢,就算把人弄死了,我们扭头把你交给丨警丨察。抓个杀人犯,嘿嘿,奖金可比卖个孩子强多了,不仅不用担惊受怕,没准回去还给我们颁发个小红旗啥的。你要杀赶紧杀,别废话,要不我们代劳?这帮兄弟手里都沾过血,不像你跟娘们似的磨磨唧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