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7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巫雁行愣住:“为什么?”
  “因为我很喜欢那个孩子。”萧晋把手抽出来枕在脑后,望着天上的银河说,“万一将来我的孩子们资质不好,有他继承我的衣钵,起码不会让那么宝贵的医术在我这里断了根。”
  巫雁行低下头,第一次在意乱情迷之外的情况下温柔的看他。“如果人人都像你一样的话,我华医再不济,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萧晋傲慢一笑:“如果人人都像我,那我还是我么?”

  巫雁行也笑了起来,纤手轻抚他的脸庞,目光如水。“今晚……你真的不想抽我吗?”
  萧晋挑了挑眉,但最终还是摇摇头,说:“我从来都不喜欢抽你。”
  巫雁行眼中闪过一丝失落,刚要再说什么,萧晋却猛地站了起来,将酒瓶远远丢出去,然后朝她伸出了手。
  “走吧!我们该回去了。”
  巫雁行抬起脸,看着仿佛置身于璀璨银河中的萧晋,心脏忽然没来由的狠狠跳动了一下。
  两人犹如情侣一般牵着手回到家,在进门之前,巫雁行甩开萧晋的手,并抢在他前面跨进了门槛,脸上也早就恢复了清高的表情。
  好笑的摇摇头,他随后进门,却发现贺兰鲛还没有休息,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不知在想着什么。
  “没事儿就去休息吧!”走到他身边,萧晋说,“这里对我来说,几乎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用不着你守夜。”
  “我的家乡有守岁的习俗,”贺兰鲛说,“从小到大,这一晚我都会陪师父师娘一起到五更天的。”
  “他娘的事儿真多。”萧晋撇撇嘴,走进厨房端了一盘子猪头肉,又拿了一瓶酒放在石桌上,说,“冷的话就喝点儿,要是回头冻出毛病了,老子可不给你治。”
  贺兰鲛站起身,很郑重的弯腰施礼:“谢谢老板!”
  “真是贱骨头!”
  骂了一句,萧晋转身进屋,却见餐桌上只剩下残羹冷炙一片狼藉,走之前还在喝酒的女人们已经没了影子。
  很明显,她们应该都喝高了,要不然,以周沛芹、郑云苓和梁玉香的勤快程度,不可能不打扫房间,而他则是个标准的懒鬼,就更不可能收拾了,随手捏了片扣肉丢进嘴里,边嚼便进了里屋。
  然后,他就傻了,肉片也从张大的嘴巴里掉了出来。
  南方的冬天温度不低,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十分的阴冷,仿佛比在北方更让人难以忍受。萧晋是个享乐主义者,哪里能受得了没有暖气的冬天?
  暖气的问题炉子可以解决一点,睡觉就不能将就了,太冷会让人连那事儿都提不起兴趣来,守着那么多美妇却不用,岂不是暴殄天物?国家早就号召勤俭节约不能浪费了呀!

  于是,他早早的就按照记忆中的样子让梁胜利他们在家里盘了火炕,几乎每个住人的屋子里都有。
  虽然房子墙面还没来得及弄东北那样的夹层,但最起码睡觉的时候不会觉得冷了。
  见过炕的人都知道,这玩意儿比床可宽大的多,横着睡下一个成年男人完全没有一点压力,以前东北条件不好的事情,全家人睡在一张炕的上面都不会觉得拥挤。
  萧晋和周沛芹这间“主卧”盘的就是那种大炕。
  此时此刻,这张炕上已经睡了人,好几个人,而且还都是女人。

  周沛芹、赵彩云、苏巧沁、郑云苓和梁玉香全都在上面,而且连衣服都没脱、被子也没拉开,你挨着我,我压着你,明显是都喝得太多,直接断片儿了。
  苏巧沁酿的花酒和果酒度数虽不高,入口甜滋滋的,跟饮料似的,很容易就会喝多,但只有喝过一次的人才会知道,这种酒的后劲儿极大,让人醉酒的能力并不比高度白酒差多少。
  这五个女人有的仰躺,有的侧卧,睡姿毫无美感可言,尤其是郑云苓,本来满月就圆的像个小磨盘一样,偏偏还趴着睡,月亮高高撅起,裤子绷的让人担心随时都会撕裂。
  房间里酒气冲天,萧晋却一点都不觉得难闻,只感觉很渴,口干舌燥。

  他想起了《鹿鼎记》里的韦小宝,只不过,韦小宝那算是迷X,而眼前这五个女人里面起码有四个是清醒着也不会反抗的,如果不管不顾的胡天胡地一番,百分百比韦小宝更爽。
  大被同眠啊!仔细想想,至少也有七八个月没这么玩儿过了,更何况这还是第一次跟自己心爱的女人们。
  他心里很清楚,只要她们将这一次的羞耻感熬过去,那以后再想第二次第三次的时候,实现起来就会变得容易很多。
  那……是把郑云苓抱回她自己的房间?还是装醉没认出来呢?
  萧晋心里跟猫爪在挠一样,人都已经走到郑云苓的身边了,刚要伸手,忽然发现睡在她旁边的梁玉香竟然在哭。

  梁玉香没有醒,依然还在昏睡,只是眼泪却一滴一滴不停的往下流。
  瞬间,他心中所有的龌龊都烟消云散,叹息一声,轻轻将她脸上的泪水抹去,然后抱起郑云苓,将她送回了她自己的卧室。
  回来后,他将周沛芹挪到中间靠左的位置,然后把梁玉香摆在了中间靠右,赵彩云和苏巧沁则分别睡在她们的外面。接着,他把四个女人的衣服全都褪去,帮她们盖好被子,然后自己上炕,躺在了周沛芹和梁玉香中间。
  最后亲吻一下周沛芹,他在心里默默说了句对不起,才拥着女人沉沉睡去。
  “喂!小懒狗,该起床啦!老族长还等着你去拜年呢!”

  清晨,萧晋被人摇醒,睁开眼却只看见赵彩云坐在炕沿,眨巴眨巴眼,脸上就露出了茫然的神色来。
  “咋的?”赵彩云满脸都是鄙夷的说,“不是被女人撒泼打架的声音吵醒的,你还有点失望?”
  这娘们儿知道他跟梁玉香的关系,所以没什么好否认的,目光瞅瞅房门,他小声地问:“谁在外间?”
  “没人。”赵彩云说,“沛芹姐和云苓在厨房,巧沁在伺候孩子们穿衣服,巫先生和那个辛冰都在洗漱,沙夏盘个腿坐床上,在那儿神神叨叨的打坐,有什么话你尽可放心的说。”
  “玉香去哪儿了?”
  “亏你能想出那种馊主意来!”赵彩云伸手到被窝里掐了他一下,撇嘴道,“你个没良心的倒是睡的挺香,都不知道之前沛芹姐哭得有多伤心,要换了我,早不知道扑到你身上咬上多少口了,可她却捂着嘴一声不吭,还不让我们说话,怕打扰你休息。”
  萧晋叹息一声,说:“我和玉香的事情,迟早都得让沛芹知道,玉香坚持要自己坦白,却始终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昨晚那样的机会太难得了,有了既成事实,让沛芹姐只怪我一个人,也好过她们之间发生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
  “那你可是小瞧了玉香姐。”说着,赵彩云也唏嘘的叹了口气,“起初,她只是低着头默默穿衣服,沛芹哭着安慰她的时候都不吭声。

  我以为她会借着你制造的这个机会就坡下驴,谁知一出这个屋子,她扑通一声就给沛芹姐跪下,当场竹筒倒豆子,把你俩所有的事情都兜了个底掉。”
  日期:2017-12-10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