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一梦》
第11节

作者: 鸟山居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09 13:27:06
  为了修建此宫殿,胡亥征调五万锐士驻守此地来看管那些从天下征调来的徭役。
  秦始皇那时候,国家政策虽然苛刻,但是起码会负责这些徭役的口粮,并且干一段时间就让他们回去,然后换另一批人上来。
  可胡亥呢?他的做法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胡亥认为,现在天下全都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没有任何人能对自己造成威胁,哪怕自己让百姓去死,他们都不会有任何的反抗。
  因此,胡亥令前来修缮阿房宫的徭役们自带口粮,口粮如果被吃没了国家不管,爱哪死哪死。
  而那些驻守阿房宫的大兵们肯定不能让他们自带口粮,但他们的食物也不会从国库来拿。
  那怎么办呢?胡亥便命令咸阳附近三百里内所有百姓为这些大兵准备豆类、谷物和给马吃的饲料,并且规定,一直到阿房宫修完,这三百里内的百姓都不能以此类食物为口粮,只要抓到谁敢私自窝藏的,直接诛族。
  在这种残酷的压迫下,百官和百姓人人自危,很多人的心里都开始躁动起来。

  照此继续发展下去,整个天下不过多久便会大乱!李斯和一干大臣自然看出了秦国所潜藏的巨大危机,于是他们便组团前去求见胡亥请求胡亥取消这种苛刻的制度。
  然而呢?没有卵用,胡亥鸟都不鸟他们。
  结果,有人起义了。
  日期:2017-12-09 13:30:04
  注:陈胜吴广起义发展图在上层,请读者配合图示阅读文章

  第二章 大风起兮云飞扬
  2.1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公元前209年七月的某一天,屯长陈胜和吴广领着九百百姓前去渔阳驻守边境。
  然而当他们走到大泽乡(今安徽宿县西南)附近的时候,突然天降大雨,导致道路不通,使得这些人停留于此。

  按照秦国的法律,国家大事误了时间是要斩首的。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陈胜找到了吴广,并和他道:“兄弟,如今因为大雨你我误了期限,我们到了渔阳也是死,不到还是死。如此,还不如造他娘的一把反,也不算咱爷们白活一回!”
  陈胜,字涉,阳城人,他家境贫苦,帮别人做佣工养活自己。但志气并不低,总想有一番作为。
  曾经有一次,他和别人一起被雇佣耕田,中间休息的时候,陈胜和这些被雇佣的苦力在一起聊天。
  大概是聊嗨了,陈胜直接站起来和大伙吼道:“各位!苟富贵,勿相忘!”
  听了这话,身边的那些人都哈哈大笑道:“你一个被雇佣的苦寒雇佣工有什么前途?还富贵呢,你能养活自己就算天大的幸事了,哈哈哈。”
  听了那人的话,陈胜气愤的道:“哼!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话毕,转身便走。
  而如今,陈胜成为鸿鹄的机会来了。
  听了陈胜的话,吴广沉默良久,陈胜则继续道:“兄弟!你有什么好犹豫的?天下人受苦于暴秦统治太久了。我听说二世皇帝是始皇帝的少子,根本没有资格继承皇位,应该继承皇位的是公子扶苏,然而最后却莫名其妙的死了。这些百姓都知道扶苏贤能,但却不知道他已经死了。而项燕身为原楚国将军,曾经力挡秦国劲旅,挫败嚣张的李信,其威望在楚地无人能比。他现在虽然已经死了,但还是有很多人都不知道。如果现在我们假冒这二人的名义来反对秦朝的暴政,我相信一定会有很多人来响应我们!”(注:楚国有四大氏族,项氏为其中之一,项燕正是战国晚期楚国项氏的族长,也是当时楚国的第一大将,在楚国有很高的威望)

  吴广又想了一会儿,终于答应了陈胜的提议。
  于是,此二人便打算利用鬼神的威望来达成自己的目的,毕竟那时候人们对于鬼神的信奉程度根本是现代人无法想象的。
  陈胜将自己的谋划分成了三步:
  第一步,陈胜将一个写上了陈胜王的纸条塞进了鱼腹之中,让自己的心腹在吃鱼的时候“无意”发现此纸条,并在众人之中大肆宣扬。
  第二步,命吴广藏到驻地树丛的神祠之中,在深更半夜的时候学着狐狸的声音怪叫道:“大楚兴,陈胜王”。
  因为吴广学的声音实在太过渗人,导致当天夜里的人都没睡着。大家都在讨论着陈胜的事儿。
  第三步,也是最后一步,那便是利用吴广来激怒所有人,以此一锤定音!
  那吴广一向善解人意,很多戍卒(戍卒:守兵)都愿意为他效死命,所以陈胜利用他在戍卒酒过三巡以后当着将尉(这里的将尉泛指官方派来监视九百戍卒的人,人数根据戍卒人数各不等)的面忽悠大家逃跑,借以激怒将尉。
  果然,那个将尉听了吴广的言语非常愤怒,直接抽出了马鞭对吴广进行殴打。
  下面的戍卒看着此种情况恨得牙痒痒,可由于秦法之严酷,这些愤怒并没能够代替理智,所以还是忍了下来。

  可就当将尉抽出宝剑要弄死吴广的时候,吴广突然奋起。
  他在将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夺过了那将尉手中的宝剑,并反手一击,将此将尉击杀。
  剩下的两名将尉一愣,抽出宝剑就要击杀吴广。
  这时,陈胜趁势冲了上来,与吴广合力杀死了剩下的两名将尉。
  干掉了三人之后,全身是血的陈胜趁机大吼:“兄弟们!我们本次前往渔阳守边,不幸遇到了大雨阻道而延误了时辰。你们都知道,秦国酷法,凡是延误国家之事全都要被斩首了之!你们甘愿就这样死吗?”
  也许是情况太突然,大家没反应过来;也许是惧怕秦国的酷法;也许是大家认为秦国会饶他们命,这些被征调的戍卒并没有回应陈胜。

  陈胜进而继续道:“我知道你们还抱着侥幸的心思,可你们要知道,那些前去戍边的人十分艰苦,就算没有什么罪名最后死的人也是十之七六。再说你们什么时候听说秦国饶恕了犯法的人呢?秦国的法度不容情啊!所以你们不要再有那些天真的想法了。兄弟们!我们都是七尺男儿,我们就是死也要死得惊天动地!况且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凭什么我们就不能拼出个诸侯王啥的?”
  陈胜真是一个完美的演说家,在他的煽动下,这些戍卒被忽悠的热血沸腾,全都嗷嗷喊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于是,陈胜便冒称这支队伍是公子扶苏和项燕领导的队伍。他们露出右臂,号称张楚(一说大楚),并修建祭坛,祭祀天地,用被杀的三个将尉的头来充当祭品。
  而陈胜自立为将军,吴广为都尉,毫不停留,直接以突袭的方式攻陷了大泽乡,然后在此地招兵买马,趁着秦政府还未得到消息的时候以迅雷之势攻拔蕲(齐)邑,之后派葛婴前去攻打蕲邑以东地区,自己则亲率大军一路西行,连下铚(至)、酂(赞)、苦、柘(这)、谯(桥)。且每攻下一地便尽收其地的勇壮青年。
  等他们一路打到陈邑(河南省淮阳)的时候,已经有兵车六七百乘,骑兵千余,士卒数万之众。

  当时陈邑郡守和县令全都已经落跑(一说本来就没有郡守和县令),独留守丞于此。
  那守丞也是个汉子,不惧陈胜之众,死守陈邑,可最后因为寡不敌众,陈邑终于陷落,英勇的守丞也被陈胜枭首。
  陈邑乃是春秋时期的陈国,后来战国末期又成为楚国的都城。其规模到现在还依然有所保留。
  陈胜见此地城郭坚固,还有现成的宫殿居住,便有了称王的想法,正逢此地三老和乡绅们全都来找陈胜溜须拍马,希望他能在此地称王,建立新的朝代。

  而当时很多有能力的人都在陈邑避祸,其中张耳和陈余二人就十分反对这项建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