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34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凤声瞧着他眼熟,却叫不上来名字,不过看那文身和流里流气的模样,应该是自己人。危急关头也顾不得寒暄,赵凤声一把扔掉自行车,坐进科鲁兹副驾驶,气喘吁吁道:“看清楚往哪跑了不?”
  光着膀子的小伙娴熟地操作着车辆,答道:“往南边窜了,进了国道。生哥,你听着点群里留言,不少人正往追过去呢,在县里的人都从反方向赶过来,准备堵住那孙子。”
  赵凤声稍微喘匀气息,有些担心问道:“你开车技术咋样,要不我开?”
  已经飚上六十迈的小伙嘿嘿一笑:“生哥,兄弟打架不中,开车嘛,人送绰号白县十五郎,你喊我十五弟就行!”
  赵凤声听得满头雾水,皱眉问道:“啥意思?”
  十五弟像是不怎么识数,伸出两根手指,嬉笑道:“咱到白县,十五分钟就能开到!”

  赵凤声看了半天也没弄清楚十五分钟和两根手指有什么关系,不再理他,打开“好人群”挨个听着语音信息。
  还好十五弟数学不怎么强,但开车确实有两把刷子,在宽敞的马路中钻来钻去,惹得不少人露出脑袋大声叫骂。有位交警见到他闯红灯,上来就要截停,十五弟依旧油门不减,挥着手大声解释道:“赶紧让开,我们是去抓犯人,别傻乎乎往上撞,你死了连烈士都算不上啊……”
  交警望着他车尾灯,愣了愣神,也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赶忙通报指挥中心。
  见到十五弟驾驶技术极为娴熟,赵凤声稍微安下了心,打开最后一条信息,就听到里面有人喊道:“卧槽,看见灰色小捷达了,开的真他娘的快,在307国道张村加油站,请速来支援,请速来支援!”
  赵凤声看了看喊话的人头像,好像是从监狱里蹲了几年刚放出来的家伙。
  赵凤声撇了撇嘴,笑骂道:“他娘的,在里面被教育的不错嘛,喊得跟丨警丨察似的。”
  银灰色捷达车上。
  车后排是一个穿方格子衬衣的男子,三十左右,头发蓬乱,一手摁住正在挣扎嘶吼的笑笑,往车后窗不住张望。随着四周喇叭声不断响起,他的神色也变得越来越慌张,惊恐道:“柱子,今天这事怎么透着一股邪乎劲?丨警丨察没追上来,反倒是一辆自行车老跟着,那辆科鲁兹也好像是冲着咱们来的,你快点开,别荫沟里翻了船。”
  驾驶车辆的青年男子岁数不大,紧皱眉头,控制方向盘的手心已经遍布汗水,他咬了咬牙,故作镇定道:“放心吧哥,我十四岁就开大车来回拉货,都在路上混了十来年了,能跑得过我的人还真不多,别看咱车不行,到前面一拐到小路,就是咱的天下,他们只有吃灰的份!等进了咱村,哼,连丨警丨察也不敢把咱怎么样!”
  这兄弟俩是拐卖儿童的惯犯,出自于“带香村”。
  “带香”是黑话,即操练童丐。带香村以前是个贫困村,原本不叫这个名字。十几年前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这个村的一个残疾人因为乞而致富,这让该村的村民们找到了在他们看来是摆脱贫穷的一条捷径。
  这个几千人的村子只有三个残疾人,一些正常人因为很难讨到钱,于是想到找一个残疾小孩代为乞讨,而他们坐收渔利,这也叫带香。那些被雇用去乞讨的儿童叫“香”,雇用者叫“香主”,寻找带出乞讨的过程叫“带香”。
  “香主”们带香时,使用的手段都带有一定的欺骗性,有些“香主”对孩子的父母说,是带这些孩子到寺庙门口看摊子卖香火,或者说带到残疾人的福利工厂工作,家境贫寒的父母们也都信以为真,家里孩子多的,也就将养活不起的孩子交到香主们手里,哪曾料到,是亲自将孩子送进虎口。
  但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的残疾儿童,带香村的村民陆续开始在邻村邻县甚至邻省物色,这样的角色,称作“寻香人”。
  捷达车里的兄弟俩,就是刚步入行业里的寻香人,只要是年龄尚小的孩子,就被他们掳到村子里,对这些儿童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令其残废,然后将他们转手卖到带香人的手中,用于带到全国各地乞讨。
  后排男子拨通了一个电话,嘱咐几声后,厉声说道:“敢跟咱们找不痛快,找死!等咱进了村要是他们还敢跟着,直接把他们埋进后山!”
  ……
  ……
  白县十五弟真不是盖的,前胸纹着狼头的小伙简直把车开的飞了起来,赵凤声也隐约看到了银灰色捷达左右乱钻的车影,见到匪徒将车拐进一个崎岖小路,十五弟瞬间变得神情肃穆,咬牙道:“生哥,看他们行驶的路线,车里的家伙好像是带香村的。”
  “带香村?那个村子什么来路?”赵凤声没听过这个恶名昭著村子名称,茫然问道。

  “妈的!都是些拐卖孩子的人渣,把孩子抢到村子里就弄断手脚,然后卖到乞丐手里,这些王八蛋,比起毒贩子都该被枪毙!”十五弟愤恨道。
  “丨警丨察不管?”赵凤声皱眉道。
  “带香村沿途都是小路,没有监控,就算丨警丨察找上门,那些人贩子已经把孩子从后山运走。带香村是三省交界处,通往各地的山路起码几十条,一进了山里他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根本就没法堵住这帮王八蛋。而且村子里的村民很团结,根本不让眼生的人进村,几十名村民常年在村口守着,喊一嗓子,能跳出来几百人堵在村口。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普通百姓,就算丨警丨察也不能把人全带走啊。”

  “而且这帮家伙手黑着呢,活蹦乱跳的小孩子,一棍子下去腿就断了,若是没断,那就更惨了,用脚生生踩成两截。以前在号子里就有个带香村的家伙栽了进去,天天被我们蹂躏,连偷看他爹他娘滚库单的事都抖落出来。要我说啊,直接发个导弹扔进村子里算了,省的孩子们被祸害。”十五弟对带香村情况很熟悉,一一解释道。
  赵凤声脸色越来越沉,拳头紧握,不停颤抖,眼眸出现猩红血丝,额头上青筋像是蚯蚓暴露在外,熟悉他的大刚十分清楚,赵疯子出现这种狰狞表情,那就是他要发疯的前兆。
  愤怒的赵凤声究竟有多可怖?武云道上的混子基本都听说过。除去小时候一人砍翻如日中天的一厂七少不说,赵凤声当年领着十几人就敢和上百人叫板,还和对方大打出手,本来应该是一边倒的局面,挨了十来刀的赵凤声硬生生把对方打的哭爹喊娘。
  赵凤声绝对称不上是一个好人,未成年的时候就敢拿刀子捅人,等到大一点了,开始常年喜欢用武力讲道理,派出所住的时间比家都长。很多父亲一辈的街里街坊都瞧不上他,说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痞子,狗肉上不了席。
  但赵凤声有着自己的行为准则和道德底线,一来没有欺负过普通百姓,二来没有做出过伤天害理的事,像这种为了一些利益将别人孩子致死致残缺八辈子德的恶毒手段,赵凤声肯定不会去做,也看不了别人在做。
  他使劲抽了一大口烟,尽量让暴躁的心绪平复下来。
  日期:2018-01-13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