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7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董初瑶笑的越发欢畅起来,良久,笑声渐渐歇了,才幽幽的说道:“狗蛋哥,我好想你。”
  “那暑假的时候就回来吧!这些天我仔细想了一下,还是觉得让你原封未动的出去不大好,万一被绿了,那我可就亏大了。”
  “去你的!我才不会专门跑回去让你……那什么呢!最好你每天都活在对我的担忧之中,这样你就百分之百的不会忘记我了。”
  正说着,电话里面忽然传出一阵欢呼声,紧接着便有人喊董初瑶的名字,于是她就又道:“饺子熟了,我要去吃饭啦!狗蛋哥,祝你新年快乐!”

  “嗯!也祝你快乐!快去吃吧。”
  挂断电话,萧晋迟疑片刻,就又拨通了柳白竹的号码,然而,铃声响了几遍,却没有人接听。他想着可能是环境太乱,那姑娘没听到铃声,便收起手机,走出了里间。
  此时此刻,万里之遥的英国伦敦,柳白竹并没有和董初瑶在一起,而是坐在街边的一家咖啡馆外。
  眼睁睁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变成了未接,她脸上浮现出一抹愧疚,最后又望了街对面的大厦一眼,把咖啡钱放在桌子上,然后起身离去。
  囚龙山里没有寺院或者道观,所以零点的时候听不到钟声,但外面此起彼伏响起的鞭炮声,还是在清晰的告诉着人们:旧的一年彻底过去,新的一年已经到来。
  带着孩子们放完鞭炮,萧晋勒令巫飞鸾自己回屋睡觉,而他则抱着梁小月和宋小纯进屋,直到将她们都哄睡了才离开,偏心偏的令人发指。

  梁二丫和贺兰艳敏也都去睡了,屋子里的女人们已经醉眼朦胧,但看上去似乎都很有兴致,并没有要结束的意思。他也不管,拎了一瓶酒便出了门。
  院门外的不远处,贺兰鲛面朝东北的方向,搓土为炉,插了三支香,又摆了些水果点心,正跪拜祭奠着自己的师父师娘。
  萧晋没有打扰他,而是转弯走到村后,提起一口气飞速上了后山。
  三十的晚上看不到月亮,但今晚天气很好,山里也没有雾霾和光污染,所以天空挂满了如碎钻一般的星星,一条璀璨的银河由东向西横跨整个夜空,美丽的如梦幻一般。
  萧晋登上山顶的一块巨石,打开酒瓶刚要往地上倒,又赶紧收回手,对着北方嬉笑道:“对不住哈爷爷,您孙子被贺兰鲛那家伙给带沟里了,可不是在咒您死噢!”
  说着,他自己仰脖灌了一口酒,又道:“不过,大过年的不能回家陪你和奶奶,本来就是大大的不孝,您这会儿要是还没睡的话,肯定又在骂我了吧?!”

  又喝了一大口,他接着说:“骂吧!反正前面也被您骂了二十多年,所谓有始有终,您起码还得再骂几个二十年才行,要不然,您以前吹得那些牛B,可都要变成巴掌打您的脸喽!在孙子面前这么丢人,您肯定是不想的吧?!”
  说完这句,他忽然沉默了下来,低着头无言良久,才起身跪下,微微哽咽道:“爷爷奶奶,爸,妈,晋儿不孝,大过年的跑这么远,不能与你们团聚。
  如果你们很生气的话,请一定要健健康康的,把怒火攒下来,等到晋儿回家的那一天,再一并发泄在晋儿身上!反正我是咱们萧家这一代的独苗,你们总不舍得把我打死,对不对?”
  言罢,他向着北方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起身抹抹脸上的泪水,沉声对身后道:“既然跟上来了,那就过来陪我喝酒,大过节的,小爷儿没心情抽你!”
  巫雁行从离巨石不远的一棵树后闪身出来,两个纵跃,便轻松的跳了上去。
  “根据你的档案资料显示,你西北老家的父母亲人早在数年前就去世了。”站在萧晋的身后,她说。
  萧晋直接向后一倒,便靠在了她的双腿上,脑袋枕着丰腴圆润的大腿问:“所以呢?”
  巫雁行与萧晋已经有过许多次亲密接触,再加上那种时候的主仆关系,让她形成了一种很微妙的条件反射——只要萧晋一触碰到她身上相对比较私密的部位,她的身体便会不由自主的发软发热。
  “所以,很明显你的那些档案全都是假的。”巫雁行转脸望向山下,刻意让自己不去注意大腿上传来的麻痒,“那么,如果你不是西北萧家的少爷,那最大的可能就是来自京城萧家了。”
  萧晋抿了一口酒,又问:“你觉得哪个可能性更大?”

  巫雁行抿抿唇,说:“京城萧家。”
  “为什么?”
  “因为我没听说过西北萧家曾出过医道大家,而京城萧家的老爷子却是华医界宗师级的人物,也只有那样的高人,才能培养出你这种妖孽的子弟来。”
  “然后呢?”
  “什么然后?”巫雁行诧异道,“我只是奇怪既然你如此思念家人,为什么不回去?”
  “看来,你的消息一点都不灵通。”萧晋嘴角翘起,直起身,然后抬手向下压了压,又道:“坐下来,你膝盖太硬,硌的我后背不舒服。”
  巫雁行秀眉皱起,但很快便又舒展开来,依言慢慢坐在了他的身后。
  萧晋一点都不客气的再次向后靠去,脑袋正好枕在两团柔软的大球中间,还惬意的蹭了蹭,这才喝了口酒,笑着说:“果然欧派才是正义啊!”
  巫雁行感觉自己的脸开始发烫,如果这不是深夜,萧晋一抬眼就能看到一张嫣红的俏脸。
  “你不回去,是因为不能回去,对不对?”她拿过萧晋手里的酒瓶,仰头喝了一大口,借助酒精的辛辣,这才压住心上的悸动。
  “这么想知道我的隐秘事,就不怕我杀人灭口么?”萧晋再次反问。
  闻言,巫雁行叹息一声,说:“萧晋,事到如今,你还问这种问题,不觉得很幼稚吗?你我都知道,只要有小鸾在,我们之间就基本没了成为敌人的可能,除非我们中的谁可以做到完全不在乎那个孩子。”
  “哦?”萧晋仰起脸看她,“你这么相信我的人品?”
  巫雁行摇头:“不,我只是相信你萧氏的那个木头牌牌比较值钱而已。”
  萧晋哈哈大笑,抬手轻佻的捏捏她的脸蛋儿:“我亲爱的巫先生,你终于变得可爱起来了,这真值得喝一杯。”
  说着,他拿回酒瓶,一下子就灌进肚小半瓶,最后吐出一口浓重的酒气,身子向下一滑,便躺在了巫雁行的腿上。
  “喂!女人,哪天穿条裙子给我看看吧?!”大手伸进人家长衫的下摆,他醉眼朦胧的笑着说,“改天我给你买几套,你的身材这么好,穿女装一定很美。”
  巫雁行死死的按住他的手,微微有些恼怒道:“混蛋!别装醉,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唉……好奇害死猫啊!”萧晋摇摇头,“知道京城易家吗?我得罪了他们,无法调和的那种,这就是我有家不能回的原因。”
  巫雁行娇躯一僵,片刻后苦涩笑笑,问:“我现在要是想下你的贼船,是不是已经晚了?”
  萧晋又摇了摇头:“不晚,想下随时都可以下。而且,如果你愿意的话,即便小鸾把那块牌牌还回来,我也会把‘阴阳灵枢针’教给他的。”

  日期:2017-12-10 08: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