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8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中惊惧,但很快就排除了这种杂念。
  印章一直在吞噬天罚金光的能量,所以,天罚金光断然没有越来越强的可能。唯一的解释就是,它在虚张声势!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我不再有任何犹豫,继续催动体内所有真元,强忍着体内那种强烈的灼烧干。继续操纵着印章,进行疯狂的吞噬。
  随着吞噬速度越来越快,印章上的金光也越来越强,虽然隔得很远,触碰不到印章,但我却能感觉到,印章此时也滚烫非常,甚至有些微微发颤,似乎承受不住天罚之力。

  修行多年,我的心智早已锤炼的十分坚强,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就断然没有更改的道理。所以我根本没有退缩的意思,咬牙继续坚持。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面前的天罚金光也继续变大,原本只有一颗篮球大小。此时却足足变成了一颗直径两米的金色光球。其内燃着金色火焰,仿若灯芯一般。火焰不断升腾,仿佛永远都不会熄灭,带着煌煌天威,带着焚灭一切的意志,让我身上的灼烧越来越强,压力也越来越大。
  一直到我体内真元近乎枯竭之时,那天罚之力依旧强盛无比。我继续咬牙,将玉环中的真龙气调了出来,瞬间将其运转全身,化作真元,源源不断的补充之前的消耗。
  真元一点一点恢复,这让我周身的压力骤减,也就在这个时候,那金色光球忽然一颤,停止了增长。
  虽然光球依旧如太阳般耀眼,其内的金色火焰依旧熊熊燃烧,但我却从中看到了一股虚弱。
  这让我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当然,我不会真的停下来喘息,只是暂缓了催动真元的速度,分出心来,抬起双手,随着指尖阵阵变幻,不断捏出手印。
  催动印章的消耗和体内真元暂时达到了平衡,而从玉环内引出的真龙气,则被我抽调出来,在体内转化为真元之后,源源不断的涌到指尖,随着我手上印诀的变化而不断消耗。
  这是我用圣人印章吞噬了那三个牛鼻子老道的印章之后,从中感悟出来的手印。通过这些手印。我能将圣人印章的吞噬之力发挥到极致。
  这也是我刚才看到印章主动开始吸收天罚金光之后,果然选择继续吞噬的最大依仗。
  小指相勾,拇指合拢……随着这套手印的最后一个动作,我体内的巫炁真元和道炁真元,在这一刻猛地翻涌起来。化作一道流光,仿佛离弦之箭般,自我指尖飞出,刺入天罚金光之内,径直落到了我的圣人印章上。

  二者甫一接触,印章上的四字铭文突然活了过来一般,从印章上脱离而出,飘飞到半空中,甚至挣脱了天罚金光的笼罩。
  “天生圣人!”
  这四个原本凝结在我天师印章之上的古篆体字,脱离金光笼罩之后,在空中体型又涨大数倍,猛地转头,重又往金光中冲击而去。
  因为体积巨大,这次不再是往金光内刺入,反而是整个将天罚金光包裹了起来。
  那天罚金光上的气势霎时为之一滞。紧接着,那中心处的金色火焰仿佛收到了刺激一般,猛地升腾起来,占据了整个天罚金光,烧灼着包裹在外围的四个古字。开始猛烈反扑。
  天谴之威,当然不是那三个牛鼻子老道可以比拟的,那股金色火焰的力量,不知对那四个古字造成了多大影响,但其力量透过印章与我之间的联系,反馈到我身上,却让我霎时痛的几乎叫出声来。
  那股高温几乎不可抵御一般,灼烧着我的血肉,甚至灼烧着我的神魂。一时之间,我几乎就要停下对印章的催动。

  就在这时,之前被我送到屋外的张坎文却忽然又冲进了房间里。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与那颗火球之间相连接的金色光线,没有开口说话,却是将《正气歌》古本拿了出来。
  瞬间我便明显的感觉到,身后张坎文身上的气势陡然攀升。不过半息的时间,他的修为便从点穴圆满,跨过识曜,直接攀升到了天师境界。
  《正气歌》古本,有短时间内助人达到天师境界的能力,但每使用一次,书页便会少一张。这是文山一脉传承已久的宝物,也是张坎文最厉害的手段,我曾在殷商王陵之中见过他的这种秘法,深知其不俗,也深知《正气歌》古本之珍贵。
  这次回来,刚见到张坎文时,我便看到地上散乱的《正气歌》古本,只剩下了区区几页,没想到他此时再次催动了这种秘法。
  随着修为攀升到天师境界。张坎文显然对那天罚金光的压力有了一定抵抗。他迅速来到我身边,双手结印,对着那颗金色的火球呵道,“赦!”
  旋即,那颗金色的光球之上,便有一条金色的火线,往他的身上飞射而去。
  不得不说,张坎文心思通敏,他进来之后,虽然不知局势,但却一眼便看出,此时我难以承受那天罚金光的压力,所以,他没有直接对那天罚金光出手,而是试图帮我承担那天罚金光的压力。
  只是他的天师之力,乃是靠着《正气歌》古本的支撑,自身终究不是天师,甚至都没有天师印章,要正面承担那道天谴之威,肯定比我更困难的多。
  我强忍着身上的疼痛。艰难的向张坎文看去,有心想出声阻止他,但在天罚之力的威压下,我张了张嘴,却一个音节也无法吐出。
  很快,那天罚金光中发出的金色光线便落到了他身上,只见张坎文身躯一阵,整个人如中雷击一般,脸色瞬间变得赤红。
  与此同时,我身上的压力却是陡然一轻。方才那股濒临崩溃的状态也霎时消失,在玉环内真龙气的补充下,我很快便将身上的剧痛压制了下去,连忙转头往张坎文看去。

  跟我预想的一样,面对天谴之力。张坎文比我要难受得多。而且,以他的力量,哪怕想帮我分担,也无法分担多久,自身必然会遭遇重创。
  事实上,张坎文坚持的时间比我猜想的更短,我才刚转过头,就看见他满脸充血,耳朵、眼睛、鼻孔之中,蜿蜒几道血线。缓慢往外渗出。
  这样下去,哪怕我能吞噬天罚,张坎文肯定也支撑不到那个时刻。
  于是我一咬牙,转过头,猛烈运转体内的真元。驱使着天师印章,更加疯狂的吞噬起天罚金光,张坎文已经插手进来了,我无法阻止,只能尽可能快的吸收天谴之力,以此来缓解他的压力。
  在我的催动下,天谴之力与我之间的金线陡然暴涨,从金色的火线,化作了一根明黄色火柱,笔直冲我奔来,再经过天师印章的转换,将那股暴躁的能量,输送至我的体内。饶是如此,天谴之威也将我镇压得不能动弹,甚至不能言语。
  我尚且如此,实在无法想象,没有天师印章的张坎文,在直面这股能量时,身上又该是一种怎样的痛苦。

  体内真元,在这一刻被我催动到了极致,在我的圣人印章作用下化作一黑一白两道光芒,不断的闪烁,帮我抵抗着天罚。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天罚金光越来越弱,已经注定了要被我吞噬的结局,只是一旁的张坎文,七窍之内,血迹已经流成了血线。甚至他的眼睛无力睁开,整个人只靠着最后的意志站在那里,依旧为我分担着天罚的威力。
  日期:2017-12-10 08: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