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67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倒是还有件事。”说话的时侯,广义从怀里冒出来一张绢帛来。他顺手一甩,手里的绢帛便笔直的飞到了船上。被百无求稳稳地接住。打开绢帛之后,就见上面画着一个男人的头像。旁边还写着几行小字…
  这时候,广义继续说道:“上面那个人叫做韩淮,是徐福大方师近前新受的弟子。因为犯下了十恶不赦的大罪。现在已经被逐出门墙。原本徐福大方师还要将他明正典刑,此人探听到了消息之后已经逃遁回了陆地。先徐福大方师已经下了法旨,命你、广孝、广悌与广仁四人一同将此人抓获。不用询问直接诛杀就好……”

  听起来这个叫做韩淮的,似乎犯了和当年邱芳一样残害同门的大罪。只不过广义没有说清楚,绢帛上面也没有写明白。只是知道徐福已经对此人下了格杀令,当年邱芳残害同门。还是徐福欠了他的人情才放了一码。现在这个叫做韩淮的,徐福断没有放他活路的理由。
  突然莫名其妙的接到了徐福的格杀令,归不归还有话要问。不过广义和吴勉相互看不顺眼。在白发男人一口一个昆仑大方师的言语之下,广义怒急一甩袖子,使用术法催动小舟转弯向着他来时的道路行驶过去。
  “到底是什么人?能把我们徐福大方师惹火?”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也没有向百无求追问画像那人的相貌,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个时侯,小任叁凑了过来,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真不打听打听这个韩淮的相貌吗?也许咱们回到岸上就能看见呀,说不定你抓住他送到徐福的手里。他会不计较当年你骂他的事情,再把你这个老宝贝重新收了当弟子。”
  “好好的趟那个浑水做什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眨着他好像贴了一层蜡皮一样的眼睛对着小任叁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这还是第一次托了眼睛看不到的福。现在总不能麻烦一个瞎眼老头去替他杀人吧?不是老人家我在背后说人闲话,什么样的师尊什么样的弟子,我老人家和广孝都不是他们方士的人了。有事一样下法旨。再看看广仁。昨天刚刚翻脸动了刀子,今天他就好意思过来求我们去给他帮忙……”看着归不归没有看绢帛的意思,当下百无求将绢帛随随便便的塞进了衣服里。

  随后,在百无求的指令之下,下面的海妖们加快了速度,推着他们这艘船飞速前行。之前想要借着他们关系去求见当朝皇帝的阿倍船守。还想要打他们的主意。不过这艘快飞起来一样的船让他们这些人觉得天旋地转起来,不多时,这些人便都开始在船上哇哇大吐起来。
  经过了七八个时辰之后。这块快飞起来的海船终于到了陆地上的码头上。在百无求的指引之下,海妖们竟然把他们直接送到了泗水号唯一南海郡的码头上。原本最少也要七八天的航程竟然不到一天便完成了。
  上岸这之后,百无求找到了管事之人,将船上的人托福给了他们之后,随后在码头上找来一架马车,将大箱子放在上面之后。还是老规矩这妖物亲自赶车,等到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上车之后,二愣子回头对着他们两个人说道:“老子忘了问,现在我们去哪?寒江那边还有老子的干哥们,也不知道他们打得怎么样了。”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看到码头外面走过来一个年轻人,这个人的相貌伴二愣子好像看到过,却想不来在哪里见到过。这个时侯,听到他找到了附近的一个船家,说道:“有去波斯的大船?”

  “站住……说你呢……”百无求一把拉住了从它身边擦身而过的年轻人,随后很不客气的将怀里的绢帛拿了出来,放在年轻人的脸庞对比了一下,随后回过头来对着吴勉说道:“小爷叔你来看看,这个人像不像上面的韩淮?”吴勉看都不看画像,直接说道:“问错人了。接了徐福法旨的人是你爸爸……”
  归不归在一旁嘿嘿一笑,对着有些莫名其妙的年轻人说道:“小哥,你别跟这个傻小子一般见识。
  有个姓韩的欠了它的钱,现在它看见谁都好像那个姓韩的一样。傻小子,放人家走吧。人家还着急赶船……”说话的时侯,老家伙亲自将百无求的手从年轻人的胳膊上拽了下来。随后冲着他嘿嘿一笑。说道:“小孩子不懂事,吓着你了……小哥你要去波斯?去找这里的管事,就说是归不归介绍来的,让他们去安排大船送你。”
  年轻人开始还有些恼怒,不过听了面前这个眼瞎老头的话之后,知道他们在这里都有势力,当下陪着笑脸客气了几句。归不归从他的口中套出来此人姓金名古童,家里常年经营中土和波斯之间的买卖。不过半年之前金古童的父亲突然亡故,临死之前交代有波斯商人还欠了他三百金的账款。
  他这次是带着欠条要帐去的,只是这位金公子从来没有出过远门,还是靠着家父生前好有才知道这里有泗水号的码头,这才过来碰运气寻找远去波斯的商船。客气了几句之后,金古童便顺着归不归指引的路线去找这里的管事。看着金公子远去的背影,百无求还是有些服不气的说道:“老家伙你眼瞎,老子看的可是清楚。这个姓金的和绢帛上面姓韩的有八成相似,以后你们家徐福大方师知道你把他放走了,怪罪里面可别埋怨你儿子我。”

  “这姓金的身上一点术法都没有,傻小子。徐福身边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归不归嘿嘿笑一之后,继续说道:“走吧,先把这口箱子送回家,然后爸爸我陪你去找你干兄弟去。他不是终结乱世之人吗?老人家我还等着看他怎么一统天下的……”说话的时侯,他们几个人、妖再次上车,随后在百无求驾车从码头上行驶出来,向着归不归那座洞府的方向走了过去。车不多离开了码头二三十里之后,一直坐在车厢里面看风景的吴勉突然说道:“老家伙,你是故意的吧?”

  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金古铜……老人家我的眼睛瞎了,试也试了,还要我老人家怎么样?他徒子徒孙一大帮。怎么还惦记老人家我?现在怎么好说话了,当年一脚把我老人家踹出方士宗门的时侯,可不见他这么客气过……你们说什么呢?那个姓金的就是韩淮…….是吧?”
  在前面赶车的百无求回头看了他们俩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老家伙话正反都是你说的,你不是试了他没有术法吗?徐福的弟子没有术法,还犯下了不赦之罪?你又是怎么知道他就是韩淮的?金古铜,前秦之前有的地方管铜就叫做金子的。这个小家伙在老人家我的面前抖机灵。”
  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徐福要找的人,在中土无所遁形。怎么这么巧他在找韩淮的时侯,一个和韩淮相像的人便要出海前往波斯?能藏匿术法痕迹的法子不是没有,只不过这个小家伙胆子不小,知道老人家我是谁,还敢用金古童这样的名字抖机灵。”
  日期:2018-01-13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