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53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件事……有些复杂,您问过辰风吗?”我试探着问。
  “没有,他什么也不说。他从来就是那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犯了事也不说,每次都要让我为他善后。要是他说,我还叫你过来干什么?”华耀辉的怒意已经很明显了。
  既然华辰风不肯说,那我就更不能说了。不然华辰风非弄死我不可。
  “那个死了的人,我确实是认识,但并不熟。他和辰风也不熟。至于他袭击辰风,是因为他对辰风有些误会。但他的死,和辰风真的没有关系,辰风叫人打他,是因为他袭击辰风。后来辰风教训了他,就把他放了。谁料到他今天凌晨会出了车祸。”

  华耀辉冷哼一声,“你倒是很护着他嘛。好,这件事如果与他无关,那你呢,那个死者为什么凌晨一点给你打电话?你和他如果不熟悉,那他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你不要不说话。我虽然暂时把你捞出来了,但如果有人盯着这件事不放,到时还得面对。不管你还是华辰风,要是让华家的声誉受损,影响到公司,我绝对饶不了你们!”
  华耀辉紧逼,我一时有些乱,但我还是不能说。
  华辰风不说,就说明他不想让这些事被华耀辉知道,所以我不能说。
  “爸爸,对不起,我不是要忤逆您,只是辰风的脾气您也知道。他不说的事,我也不敢说,但请您放心,那个人的死,真的与我们无关。”
  华耀辉叹了口气,“你能这样维护辰风,我也就放心了。男人最怕的,就是自己的女人和自己不同心,你能做到这样,我很欣慰。这才是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品行。你比那个天天跑到我公司去告状的陈若新,确实是强了很多。难怪辰风会选你。”

  我舒了口气,幸亏我什么也没说!
  华耀辉忽然这样说,还真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
  幸亏我没有把林南的那些个事说出来,不然华辰风会厌我,华耀辉心里也会说我是个长舌妇。那我才真是两头不讨好。
  “我也不是要刻意维护辰风,只是这件事真的与我们无关。”
  华耀辉点头,“你做的对。无论任何时候,你都一定要站在辰风的那一面,凡是对他不利的,不管任何人面前,你都不能说。本周就要开股东大会了,我本来是要发动公司的元老一起建议让辰风进入董事会的,辰风虽然行事不讲规距,但他的商业才华,是我所有子女中最强的,他只要能收敛一下他的行事乖张的风格,他是能成大器的人。可惜了,现在出了这档子事,我不得不让他临时出差,出去暂避。”

  “可是警方那边,不是有爸爸的朋友吗?为什么辰风要出去避?”
  “警局也不是哪一个人开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辰风和华家在海城都有不少仇人,那些仇人,在政界也有自己的人脉,谁一手也遮不完海城这一片天。公司股东会之际,千万不能有什么负面影响,所以只能让他暂避。”
  我大概明白华耀辉的意思了。也就是说,现在华辰风已经离开海城了。所以才是华辰星去接我。
  “好了,你先去吧。以后要多劝劝辰风,让他改一下他的爆脾气。沉得下来的人,才能担起大任。”

  “我知道了,那您忙着,我先走了。”
  走出华耀辉的书房,我松了口气。
  大佬们套路太深了。
  华耀辉表面上是让我来说清楚那件事,但其实他是在考验我这个儿媳妇呢。看来以后要想在华家混下去,我得处处小心了。
  我穿过长长的过道,往大门外走。
  刚跨出大门,冯湘带着两个佣人迎面走来。
  我心想真是晦气,我要早一分钟出来,就不会碰到这个讨厌的女人了。
  但既然遇到了,那就得面对。我主动让道,闪到一边,双手垂下,低头叫了一声夫人。

  华耀辉让我叫爸爸,冯湘可不会让我叫她‘妈妈’,而且华辰风也只是叫她冯姨,我更没有必要叫她。
  “是你?你来这里干什么?”冯湘语气极为不善。
  “华总让我过来说辰风的事。”我低声说,我尽量低调,尽量卑微,我不想去招惹她。
  “华辰风的什么事?”她又追问。
  这次我没说话,对华耀辉我都不说,更别说是对她了。
  “我问你话呢,你聋了还是哑巴了?”冯湘提高了声音。
  这话瞬间让我心里有了气,受华辰风的气,我也就认了,毕竟华辰风帮我解决了很多的困难,尤其是让小峰过上了以前都不敢想的生活,可我凭什么要受冯湘这老女人的气?她给过我什么?
  我扭头转身,往外走去。

  “你给我站住,我让你走了吗?”冯湘喝道。
  我装着没听见,继续往前走。
  “给我拉住她,简直无法无天了,竟然敢不搭理我。”冯湘指使下面的佣人过来拉住我。
  我又只好站住,因为我怕她们把我的衣服扯坏了。
  我也不想让场面太过难看,万一让华耀辉出来看到,那就不好了。
  “啪!”我结结实实挨了冯湘一大耳光。

  “华辰风没规距,你也没规距吗?你以为这里是哪里?竟然无视我?”冯湘对着我咆哮。
  我受婆婆的气那是有经验的,当初吴浩和他妈没少一起收拾我。所以我是有充足的斗争经验的。对于这种女人,你不能和她打,因为不管她对不对,只要你打了她,那都是你的错。没有人会原谅一个儿媳妇去打婆婆。更何况冯湘这样的阔太太。
  但我可以在言语上怼她。
  冯湘这样身份的人,自然是优越感爆表,随时被人捧在天上的。我只要把她从天下怼到地下,稍微的贬损,都会让她难受到抓狂。
  “冯姨,你到底要怎样?”我冷声问,“打也打了,放了我吧。”
  “我要你这个市井泼妇学点规距。让你知道华家是大户人家,不由你撒泼的地方。”
  我压低了声音,“你才是泼妇,你自以为是高高在上是这里的女主人。其实都是你自己妄想出来的。你不过是一个变老了的花瓶而已,华总随时可以换一个,你得意什么?你这把年龄,以其在这里对我作威作福,不如想想怎么处理你那些密密麻麻的皱纹,还有你那些扑了那么多粉都遮挡不住的老年斑!或者多看几本书,提升一下气质,不然你即将成为一个一无是处素质低下的老垃圾!”
  不出我预料,冯湘脸气铁青,身上都在微微颤抖。
  这种高高在上的人,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猛然用最难听的话怼她,比扇她耳光更让她难受。她不是骂我市井么,我确实在来自于市井,那我就用市井最难听的话来对她实施暴击,让她真正感受市井文化的精髓。

  “给我打,打死这个小贱人。往死里打!”
  冯湘简直歇斯底里,一边指挥佣人扑向我,自己也向我冲了上来。
  我不禁想笑,她自诩为贵夫人,这哪里有半点贵夫人的尊贵之气?这明明比我这市井之徒还要粗鄙好吗?
  已经把冯湘气得半死,我的目的已经达到。
  我自然不会恋战,我指着那两个女佣人,“不要动我,我是华辰风的妻子,四哥的脾气你们是知道的,你们敢动我,我让他把你们的腿脚打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