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52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我不否认。他确实凌晨给我打过电话,我手机调成静音睡觉,今早我才看到。”
  “他打电话给你干什么?你说你们是普通的关系,他为什么凌晨给你打?”赵志鹏盯着我问。
  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解释,因为我也不知道马波打电话给我到底是要跟我说什么,还那么晚才打。
  “对不起警官,电话我没接通,我可以给你看手机,都是未接。所以我也不知道他找我到底是干什么。我没法回答警官你的问题。”
  “姚小姐,马波深夜给你打电话,我相信不会没有原因,而且你也不可能一点都猜不到。我不相信两个没有太多交集的人,其中一个会给另一个打电话?你能不能说一下,你们最近有没有接触,你们之间有没有什么事?”
  很明显赵志鹏是在怀疑我撒谎。作为丨警丨察,他的怀疑当然也是合理的。
  “赵警官,我和马波真的只是普通认识。我和他确实有一些私人的交集,但是我不方便透露,因为牵涉到其他人的隐私。而且这件事,你们不妨直接问林小姐,她可以说得更清楚。”
  两个丨警丨察又相互看了一眼,赵志鹏的脸色明显有些生气,他认为我不配合。

  其实真不是我不想配合,这件事牵涉到华家,我要说出来,太过复杂,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
  华家是大家族,华辰风也声名在外,我不能轻易谈关于他的事。如果要说,那也是林南说更合适。
  “姚小姐,配合公丨安丨机关办案,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赵志鹏再次提醒。
  我正准备说点什么,这时又有人进来了,对赵志鹏说,“陆局来了,说要见姚淇淇。”
  赵志鹏看了我一眼,“姚小姐真是阔太太啊,把我们陆副局长都惊动……”
  话没说完,门又被推开了,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穿着便服进来了。两个丨警丨察都站起来,称呼陆局。
  那中年男人点了点头,“你们出去吧,这个案子我来看一下。”
  赵志鹏和那个笔录员相互看了一眼,只好出去了。
  “华太太是吧?你可以走了。”那个陆局说。
  我有些发愣,这位副局来,就是让我走的?我这么容易就可以走了?
  “这件案子与华太太无关,你可以走了。华先生在外面等你。”陆副局陪着笑脸说。
  原来是华辰风来了,能量还真是不小,直接让副局来捞人。

  几乎没有办任何手续,我很轻松地就从警局出来了。
  外面等着一个穿黑色西服的男子,看我出来,说太太这边请,华先生在车上等您。
  我跟着他来到一辆黑色商务车面前,车门打开,却不是华辰风在车上。
  车上的人向我点头,“弟妹。”
  这人是我只有过一面之缘的华家大少爷华辰星,原来他们口里的‘华先生’不是华辰风,是他的大哥华辰星。
  “谢谢大哥把我捞出来。”我也礼貌地和他打招呼。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名誉上也是华辰风的妻子,我自然得跟着华辰风叫声大哥。
  “弟妹客气了,我们是一家人,当然要相互照顾。上车吧。”
  我拉开前门准备坐副驾驶的位置,但华辰星示意我坐后面,说他有话对我说。
  这是我和华辰星第一次正式接触,我当然很拘束。
  我和华辰风的关系尚且那样,和华家的人,那距离更是真实存在。
  华辰星长得也好看,身材高大,标准的国字脸,浓眉大眼,虽然没有华辰风长得那么招桃花,但给人的感觉却更为稳重。
  “本来是辰风亲自来接你的,但他现在不方便。所以爸爸让我过来把你带出来,他们没为难你吧。”华辰星说。
  “没有,只是正常讯问,没有为难我。”
  我心里想,我进警局这件事,怎么那么快就传到华家了?
  从被丨警丨察带走,到被讯问,也没多久时间,华辰星就到了,这反应速度也太快了。
  “你是不想问,我们是怎么知道的?”华辰星问。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点头。
  “今天一早,华家在警局的朋友就给爸爸打了电话,说是昨晚凌晨出了一桩命案,与你和辰风有关。如果这件事让媒体知道了,华家的声誉,华氏集团的股价都会受影响,所以爸爸让我来处理这件事。”

  我轻轻噢了一声,“谢谢大哥,麻烦大哥了。”
  这时华辰星的电话响了,他接听电话,连接说了几个‘是’,然后对我说,“爸爸说让我带你去见他。”
  我一听要见华耀辉,顿时紧张起来。
  心想这件事我可怎么向华耀辉交待?
  我要是全盘托出,华辰风肯定会怪我向家长告状,到时他会更恨我烦我。

  可我要不说实情,那是欺骗,到时查出真相,我又要得罪把我捞出来的华耀辉,他可是华家的家长,得罪他那我以后会更麻烦。
  一路想着,到了‘白宫’豪宅也没能想出个好的应对之策。
  神思恍惚地就下了车,跟着华辰星进了白宫。
  我被带到华耀辉的书房,然后华辰星就走了。
  一身黑色西服的华耀辉站在书房的窗前,正在打电话。
  我立在旁边,不敢吭声,也不敢坐,一直等华耀辉打完电话。
  “到底怎么回事?”华耀辉的声音里明显能听得出克制的责备。

  “华总……”
  他挥手制止我,“这是在家里,你也嫁过来这么长时间了,该叫爸爸了,不然听起来奇怪。”
  我只好改口叫了一声爸爸。
  “一大早,我就收到消息,说是死了一个人,这个人死前给你打过电话,你是嫌疑人之一,然后还有人向警方举报,说前一天这个人被辰风叫人打到重伤,再往前,这个人还袭击过辰风,现在这个人死了,华家难脱干系。我今天本来是要飞京城和一位领导见面的,现在我不敢出门,因为我还无法评估这件事对华家会造成多大的冲击,我也不知道如果媒体知道了这件事,我该如何对他们解释?”

  很明显华耀辉让我叫爸爸,不是要拉近关系,也不是对我的一种认可,只是我叫了爸爸后,他可以更方便地用家长的口吻训斥我。
  “对不起爸爸,但这件事,和我们无关,那个人不是我害的,也不是辰风害的。”
  “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袭击辰风,辰风又为什么叫人打他?和辰风有过节的人,又怎么会深夜给你打电话?你们不是夫妻吗,他不是为了你甚至不惜得罪陈市长,对陈若新悔婚吗?为什么现在你们会弄成这样?”
  所以他的判断是,这件事是我和华辰风的家庭矛盾所致。
  其实家庭矛盾也确实存在,但远没有到要出人命的程度。
  我脑子乱,不知道如何解释,或者说解释到什么样的程度。
  把林南的事全部说出来,明显不好。

  我不想在华耀辉面前告状。因为在这样的大家族中,儿子给父亲有个好印像是非常重要的,这关系到家庭中的地位,还有更深层次利益的分配。
  换句话来说,就是我不能黑华辰风,让华耀辉否定华辰风,这对我没什么好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