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11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说话,抱着我不动。这样,姐感觉挺好。”柳香也微闭着眼,沉浸在某种幻想之中。
  过了好一会儿,王四喜实在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便试探着伸出手去,往柳香最敏感的地方探去。
  柳香全身打了一个哆嗦,接着猛地睁开眼睛,然后突然间就从王四喜的身边闪开了,一颗头摇得像拨浪鼓。她嘴里匆忙地对王四喜说:“四喜,够了。我已经有犯罪感了。今天这事就到此为止吧。”
  王四喜一脸哭笑不得地望着柳香,心里想,看来今天是彻底不行了。柳香已经非常危险地走到这一步,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如果他再用强下去,结果一定会适得其反。王四喜并非愚笨之人,这个道理心里自然明白。

  想到这里,王四喜用力地晃了晃头,没话找话地对柳香说:“姐,要不,我帮你去挑担水吧?”
  “缸里的水满满的,你挑来干什么?”柳香虽然离开了王四喜的怀抱,但整张面孔却还像在王四喜的怀抱里一样,怔怔地看着王四喜,然后又悄然地说,“除了想那个,你就不能老实一点,好好地陪陪姐吗?”
  王四喜听着柳香的话,心里十分苦恼,这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柳香姐啊,你这是要我王四喜的命啊。
  柳香可不管这些,也不管王四喜心里如何在矛盾地挣扎,她指了指面前的一把椅子,表情严肃地说:“四喜,听姐的一句话,老实点,你坐下来。”

  王四喜抬起头,眼睛像水晶一般非常透澈,想看看柳香究竟想干什么?其实王四喜根本不知道,柳香这种反常的心理状态,其实就是对王四喜动情的表现。
  她是刘大炮的媳妇,又是个传统的女人,她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和王四喜的事情如果败露了,今后她怎么活人?乡亲们的唾骂和遗弃,会比任何东西都要命的。她的心灵里,一直被传统的道德与伦理充塞着,不敢越雷池半步,但同时心里又相当矛盾,原始的欲望一直挣扎在她的心灵深处,不断地煎熬着她。
  王四喜这时怎么可能明白柳香的心思?所以,三番两次听到柳香叫他坐下来,他也只好气乎乎地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心里的欲望终于慢慢在心里散去。
  王四喜唯一所知道的是,柳香既不愿意让他走,又不愿意同他做那事儿。所以,王四喜现在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了。
  “四喜,你给姐好好坐着,坐着听姐给你说件事情。”柳香眼睛紧紧地盯着王四喜,心里也恢复了平静。

  王四喜一下子变老实起来,身子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听着柳香说话的语气,王四喜想,柳香又有什么事情要同自己说呢?
  “四喜,你是不是在心里开始责怪姐了?”柳香问王四喜。
  “没有啊。我怎么可能责怪姐呢。只是我自己太不争气了,一心只想和姐睡觉,这是我的不对。但心里面,确实没有半点责怪姐的意思。”王四喜闷闷地回答。
  “嗯,姐知道。但是四喜你听我一句话。你与姐的事,暂时先别急,以后再说。姐现在要提醒你的却是,这两年来,姐是看见你如何拼命赚钱的。估计身边存的也差不多了吧?既然这样,你就得想办法去镇上买幢房子,这样一来,有姑娘就会看上你了。”柳香轻轻地说,心里对王四喜又疼又痛,处处在为王四喜着想。
  柳香是山村的女人,懂得如何过日子。但是在感情生活上,她从来就不懂什么真正的感情。她与刘大炮结婚,纯是为了传种接代,至于那些爱呀情啊,在她的心里一片茫然。只是最近这一年来,同王四喜相处的时间久了,她才发现,有些不一样的东西存活在心里。她只知道,只要哪天没有听到有关王四喜的消息,她就会心慌,就会失眠。
  “我明白了。”王四喜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对柳香说,“我明白了你不愿意给我的意思了。姐你这是在嫌弃我,是个孤儿对吗?”
  “四喜,你咋回事啊?姐这明明是在关心你嘛。姐怎么会嫌弃你呢?”柳香见王四喜那样说,顿时有些着急起来,急忙与王四喜争辩。
  “行。我听姐的,我努力争取,争取不久在镇上买幢房子来。不过现在我只有一个人,就算买了房子,还不一样冷清清的?”王四喜下意识地站了起来,故意离柳香远远的,然后在另一边的小木凳上坐了下来,样子看起来有些落落寡欢。
  “四喜,你力气那么大,有没有想过到外地去发展呢?”柳香没注意王四喜这些细节,轻轻地问王四喜。
  “不去。外地再好也是外地。我就喜欢咱们这里。”王四喜嘟哝了一句。
  “嗯,姐看得出来,你是个想家的好男人,这年头经常往外跑的男人,心都是野的,就拿你大炮哥来说,他本来就不怎么行,偏偏在外头还花心。有时候想想,这日子过得还真的没有滋味。”说到这里,柳香突然有点伤感起来。
  王四喜皱了皱眉,可不想再听柳香说起刘大炮的事了。刘大炮在那方面不行,可他还偏偏被何桂花那个女人迷住,这次两个人私奔去城里,都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呢!再说王四喜,身体一直是棒棒的,偏偏柳香从不给他一个稀罕!
  想到这里,王四喜对柳香说道:“姐,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看我还是回去了啊。我想去问问刘铁柱,看看他手头还有没有别的活要干,我去多赚点钱,好听姐的话到镇上买房子去。”

  “哎哎,四喜,不急,你等等。”柳香见王四喜要走,立即又叫住他。
  “还有什么事?”王四喜惊讶地看着柳香,柳香三番两次地叫住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柳香拿眼瞟了王四喜一眼,见王四喜面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热情,好像有些失落起来。她柔声对王四喜说:“四喜,你别怪姐多嘴,姐看见你在刘铁柱手下没日没夜地干着苦力,姐心里很痛。你赚的钱不多,全被刘铁柱他们赚去了。说心里话,姐不想看你那么劳累,姐好想能够帮帮你,明白吗?”
  “帮帮我?怎么帮?”王四喜好奇地盯着柳香,弄不明白她话里是什么意思,她一个女人家,能帮王四喜什么呢?
  “你先过来坐吧。姐慢慢同你说清楚。”柳香见王四喜的心里好像并没有生气了,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那张好看的脸上,慢慢地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王四喜只好再次折回去,坐在柳香的身边。
  “四喜,靠近姐,姐又不可能吃掉你。”柳香向王四喜不停地招手,一屁股主动向王四喜靠来。王四喜瞧着柳香那妩媚的模样,忍不住心里又花了起来。

  “姐。”王四喜忍不住无限温情地叫了柳香一声。
  “四喜,是这样的。”柳香眼睛凝视着王四喜,对他轻轻说道,“你知道,自从你大炮哥摔伤了腰之后,我家那台拖拉机至今还放在院子的角落里,其实拖拉机你大炮哥才开过两年,一切都是好的,你只要拿去随便擦擦机油就行了。姐的意思就是,我家的大炮开不了拖拉机,我寻思着是不是给你来开?这样一来,你就再也不用干苦力了。镇上那么多工地,到处都需要拉砖什么的,这样赚的钱就会更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