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10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四喜才不管柳香嘴里怎么说,握着柳香的手不停地摸来摸去。

  “四喜,你放手,现在我给你说件正经事,姐是想给你做个媒,姑娘我都看好了,是个漂亮而又水灵灵的好姑娘。你现在还没看到人,如果你看到人,保管你满心欢喜。”柳香喘口气对王四喜说道。
  “啊?”王四喜惊叫一声,原来柳香拉他进她的房间,是想帮他介绍媳妇儿。那可是大美事哈。
  “四喜,我已经同姑娘说好了,等一下就同我一起去她家看看。”柳香妩媚一笑,心里却暗自得意。
  王四喜眼睛不停地眨着,对柳香拼命地点头。
  “你知道昨天黑娃是去干什么去了?他昨天没在工地上干活,其实就是去相亲去了。结果女方一看到黑娃,居然同意了。黑娃比你还小,都有女人看中,你长得比黑娃亮堂,早就应该娶媳妇了。再说,你不比黑娃,你无父无母的孤身一人,可以直接去做人家的上门女婿,这样的事最适合你了。”柳香说。
  做上门女婿?王四喜听说过,好像从今后生的儿子随娘家的姓。这事王四喜可不愿意,虽说自己从小无父无母,但王四喜也算是个初中毕业的小伙子,如果不是父母去世,估计他早就去城里读书了!再说,王四喜也是一个有血性的男人,想为王家留一个后,将来儿子如果改姓别人,这事就不好说了。
  “姐,别帮我介绍姑娘了。你知道,我不喜欢别的姑娘,觉得没情趣。要喜欢,就喜欢姐你这种类型的女人。知道不?”王四喜说完,又向柳香扑了过去。
  这次王四喜动作有些快,柳香一个不提防,竟被王四喜直接扑倒在库上。王四喜喘着气,双手在柳香的身上乱摸,嘴里含含糊糊地说:“姐,刘大炮又不在,你怕个球。我王四喜身子棒棒的,在那方面,绝对比刘大炮强多了。”
  “四喜,你起来,你快起来。”柳香奋力地挣扎,同时伸出手来,用力地抓紧王四喜的裤头,生怕王四喜一不留神就暴露出个什么东西来。
  很明显,柳香是不想让王四喜更进一步。王四喜咬了咬牙,准备用点力气把柳香的手拉开。
  柳香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她挣扎了半天,见王四喜的力气大得出奇,索性不挣扎了,直接四仰八叉地躺在库上,嘴里气呼呼地说:“四喜,你要是有种,就直接来吧。我保证你明天之后再也看不到姐了。”
  王四喜心里一怔,不明白柳香嘴里所说的什么意思,便含糊地问:“姐,你说什么?什么明天就看不到你了?”
  “姐跳河。”柳香幽幽地说。
  王四喜一听说柳香要跳河,立即没有兴趣了。柳香是个多么好的女人,对这种女人,王四喜绝对不能让她太伤心,否则,他王四喜还是人吗?
  王四喜摸了摸头,实在不好意思地离开柳香的身子。柳香一翻身从库上坐起,默默地流着眼泪,不说话。

  王四喜干坐在凳子上,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只要柳香不跳河,王四喜愿意放下心里邪恶的念头。
  好一会儿,柳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也理了理额上的秀发,然后对一边发愣的王四喜说:“四喜,凡事总得思前想后,你这样逼着姐同你干那事,姐心里害怕啊。这万一今后让刘大炮知道了,你说该怎么办?”
  王四喜听到柳香这样一说,原本已经绝望的王四喜,突然之间心中又腾起火焰来。
  “你不说我不说,这事怎么可能让刘大炮知道呢?”王四喜自作聪明地说。
  “俗话说,纸包不住火。有了第一次,咱们肯定就会有第二次,这样一来,总有一次会让刘大炮知道的。”柳香低低地说。
  “你是太担心了,其实,我觉得这事没啥大不了的。只要姐心里对我有那么一点意思,那就行了。说老实话,我才不管刘大炮呢。”王四喜摸了摸自己的头,非常认真地对柳香说。

  “刘大炮是你哥呢。你竟敢对你哥的女人下手?你还是人吗?”柳香捂着脸又哭泣起来。
  看着柳香在哭,王四喜顿时慌乱起来,他没有安慰女人的经验,只好支支吾吾地说:“姐,那我走了啊。你别介意,这事以后咱们再商量吧。”
  见王四喜要走,柳香又不大同意,张嘴说说:“四喜,王四喜……我并不是想发赶你走啊。”
  “那你还怕刘大炮不?”王四喜回过头来,双眼炯炯有神,好希望柳香能突然想开了。
  “四喜,别。我看你还是冷静一下吧。这事让姐好好想想。只是今天,我是想让你相亲的,你去吗?”
  “不想去。”王四喜耸了耸肩,兴致索然地回答。
  柳香低低地叹了口气,她也无可奈何,然后她抬起头来,盯着王四喜,嘴里缓缓地说:“你真的想好了不去吗?如果不去,那姐要你陪我坐坐,可以吗?你今天又没活干,陪姐聊聊天吧。”
  这一下一百八十度大拐弯,让王四喜的小心脏又怦怦跳动起来,这是不是表示柳香的春心动了起来呢?如果柳香真的同意了偷偷的与王四喜来往,王四喜打定主意,不去管那个刘大炮了,大不了与他干一架,而刘大炮,通常又不是王四喜的对手的。
  “姐,我不能坐啊。我一坐,心里又免不了胡思乱想。可是姐不让我胡思乱想啊,你这不是要了我的命么?”王四喜故意这样说,就想看看柳香心里到底怎么想?
  “你坐下吧,只要答应姐的条件”柳香犹豫了一会,下定决心地说。

  “什么条件?”王四喜眉毛一跳,心想,好事终于来了,心里忍不住一阵狂喜。
  “只要你不欺侮姐,姐可以给你摸摸,但是,坚决不能干坏事。否则,姐还是那句话,除非明天你不想看到姐了。”柳香坚决地说。
  王四喜翻了翻白眼,这叫什么事啊?可以让王四喜摸,却不让王四喜做,是个男人都会觉得冤曲啊。再说,王四喜又是个身体健全的男人,如果光是可以摸,却不能那个的话,王四喜宁愿不摸。
  柳香坐在库边,心事重重,见王四喜犹豫不决的样子,心里又害怕起来。她就是冲不破心里那道防线,因此,她的痛苦,并不比王四喜少多少。
  “行吗?别欺侮我。姐就让你……”后面的话,她终于说不下去了。

  王四喜机械地向柳香走去,没有说半句话,然后伸出他的手,沉默地伸向柳香。
  柳香嘴里发出“嘤咛”一声,接着把王四喜的双手轻轻地按在她的胸前,王四喜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柳香的心跳。怦怦怦,比王四喜更严重。王四喜可以想象,这么长时间来,柳香一直处在情感的饥渴期,她内心既盼望有个男人的抚摸,却又十分害怕刘大炮,她长期生活在这种压抑中,几乎都快要崩溃了。
  王四喜明白了柳香的苦心,心里努力地压制着那种渴望,闭上眼,双手胡乱地在柳香的身上乱摸起来。﹎
  随着王四喜双手在柳香身上缓缓地游走,王四喜听到柳香的嘴里发出一种久违了的呼声。那声音带着颤抖,听在王四喜的心里,也随着像电击一般颤抖起来。

  “姐。我……”王四喜口干舌燥,忍不住叫了一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