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9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四喜,这路太黑,我们走夜路还是有些担心,要不,你送送我们母女吧。”李思思看了看王四喜,小心地说。
  王四喜知道,李思思已经被接二连三的事情吓怕了,现在连走路都怕是走不动了,如果身边没有一个壮胆的,恐怕回不了家了。
  王四喜笑嘻嘻地点点头,连说没事没事,走过来护着李妈妈,嘴里说:“走吧,我送你们回诊所去。”

  李思思感激地看了王四喜一眼,护着她的妈妈,两个女人艰难地往诊所的方向走去。
  王四喜见她们走路都不稳了,于是过来扶着李思思的手臂,牵着她一步一步地朝前走去。
  两个女人刚刚在河里洗过澡,身上的暗香不时地被河风吹到王四喜的鼻子里,再加上牵着李思思那柔嫩的手臂,王四喜的心里竟然一片迷糊。本来是要打算去柳香家的,结果却扶着李思思母女俩去了诊所。
  不过这样也好,平时高傲的李思思小姐,也有今日哈?还不一样得靠王四喜给她壮胆?
  来到小诊所里,李妈妈立即热情地邀请王四喜到里面坐坐,并且从诊所的房间里端来一盘水果,招呼王四喜吃。
  “哎,王四喜,你等下我。”李思思放下碗,立即向王四喜追来。
  “啥?还有什么事?”王四喜好奇地转过头来。
  “四喜,你等我一下。”说着李思思跑进她妈妈的房间,从里面捧出一条黑色的裤子,对王四喜说,“四喜,这条裤子是干净的,以前我爸没穿几天。你将就着用吧。你看看你自己,裤脚上破了好几个洞呢。”
  王四喜不好意思地朝自己的裤脚看去,那上面早就破了几个洞了。不过,王四喜向来干着重活,从来不注意这些细节。只是,除了裤脚之外,在王四喜的屁股上,也破了一个洞,李思思只是不好意思而已。估计是早上吃面条的时候,让李思思碰巧看到了屁股上面。
  幸好王四喜穿了一条短裤,不然,直接就露底了。真不知道李思思看到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
  王四喜有点尴尬地接过李思思递过来的裤子,连声道谢。
  见王四喜拿着裤子匆匆地跑了,李思思仍依在她的小诊所门口,眼睛怔怔地盯着王四喜的背影。
  这个时候回去,是直接回家呢还是去柳香的家里坐坐去?王四喜眨了眨眼,昨天村长家的地基已经挖完了,今天没啥事了。如果有事的话,刘铁柱会叫他的。
  想了想,还是去家算了,毕竟一大早的就去找柳香,别人看到了会说闲话的。
  可是去家的地方也得经过柳香的家门,路过柳香院子的时候,正看见柳香在院子里洗头发,王四喜张嘴叫道:“柳香姐,洗头发啊。”
  柳香立马抬起头,用毛巾擦了擦湿湿的头发,嘴里应着:“嗯呢,四喜,你这么早打哪里过来呀?”
  “没从哪里来,只是工地没事,瞎溜达呗。”
  柳香用毛巾包好了头发,又用眼睛四处望了望,接着向王四喜不停地招手,嘴里说:“四喜,你过来一下。”
  王四喜不知道柳香叫他什么事情,但也很听话地走进柳香的院子,柳香一转身,竟然往她的房间走去了。
  王四喜瞧着柳香扭着她那好看的小屁股走进房间的样子,心里一热,也悄悄地跟在后面。
  柳香头也不回地对王四喜说道:“四喜,把房门关上。”
  王四喜心里一阵狂喜,这是有好事来临么?王四喜颤抖着手,立即去关房门,一颗心忍不住怦怦跳动起来,想都未想,立即向柳香猛扑过去。

  “四喜,你这是干啥呢。”柳香吓得一阵哆嗦,立即转过身来用手重重地在王四喜的手上打了一下,一脸的愤怒。
  “怎么?你叫我来你的房间,不是来搞那事的?”王四喜傻眼了,还以为桃花运来了呢,没想到柳香叫他来她的房间根本不是那回事。
  “四喜,别一天脑子里净想着那事,你都多大了呢。马上就要娶媳妇了,还这么没皮没脸的,将来谁愿意嫁给你呀?”柳香眉毛皱了皱,对王四喜说,“你过来,姐有话对你说。”
  王四喜瞧着柳香一脸正经的模样,心里就冷了下来。虽说王四喜与柳香关系十分亲切,但也没有好到可以随便松开裤腰带的份上。看样子柳香确实是要对王四喜说些什么,又怕在外面院子里聊让别人看到,还以为孤男寡女的做什么事呢。

  王四喜拍了拍胸,对柳香说:“姐,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没的说。”
  “瞧你那大男人的样子?去。姐要说的不是姐的事,而是你的事。”柳香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我的事?我有啥事?”王四喜瞧着柳香神秘的模样,有些迷糊了。
  “你知道昨天黑娃干啥去了吗?”柳香不停地眨着眼,对王四喜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王四喜没有心思听黑娃的事,却眼睛盯着柳香看,见她今天穿着特正经的样子,心里一乐,柳香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怕他王四喜吃掉她不成?
  “黑娃的事我不想听。我就想姐给我摸摸。”王四喜随口应着,一双手仍是忍不住往柳香的身上伸来。尽管柳香今天穿得很保守,但仍是遮不住她的身体隐隐约约的风光。
  柳香又重重地在王四喜的手上一拍,瞪着王四喜说道:“四喜,如果你再满嘴胡说八道,姐就不理你了。”

  “好吧。我保证不在姐的面前胡说八道了。”王四喜屈服,谁叫柳香是别人家的媳妇呢?
  “不光是在姐的面前不准胡说八道。今后在所有人面前也不要胡说八道。”柳香还上气了,瞪着眼严肃地对王四喜说,同时伸出一只脚来,狠狠地踢在王四喜的大腿上。
  乃乃的熊,这要是再往下一点,就踢中王四喜的要害了,柳香还真是不含糊啊。
  王四喜心里有些狂乱,如果眼前的女人不是柳香的话,就凭刚才那一脚,王四喜起码得把对方压在身子下面,就算不干了她,也得在她身上揩点油吧。
  “四喜啊,你虽然年纪不大,但心理早熟。如果不早点找个女人来管管,只怕会出乱子。”柳香忽然说道。

  王四喜心里一紧,心想,柳香怎么说着说着又扯到女人身上来了,是不是刚才那一脚有些后悔了,心一轮,就打算向他屈服了?如果是那样的话,柳香姐,你再来一脚啊。
  “姐,你这句话说到我心里去了。我虽然只有十八岁,但十八岁也自成年了啊。这些年来,我没少在女人堆里打滚,但真正的那事却一直没干过。所以这心里呢,一直心痒痒的。说句心里话,我暗中喜欢姐已经好些日子了,姐你不会不知道吧?要不这次,你可怜我一次,痛痛快快给我一次怎么样?”王四喜故意皱着眉头,装作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他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全是何桂花那个狐狸津害的,王四喜急于想让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

  “四喜,你又开始胡说八道了。”柳香伸出手来,朝王四喜狠狠一推,王四喜岂能被她推倒?顺势把她的手紧紧握住。
  柳香叹了一口气说:“四喜,你明明知道,我是个有夫之妇,你干吗对我念念不忘呢?外面那么多的姑娘你不去找,偏偏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这不对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