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5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柳香忍不住全身发颤,虽然她有自己的男人刘大炮,但刘大炮去年在建房子的时候,从二楼摔了下来,结果落下一身的毛病,对柳香也失去了兴趣,这就让柳香长期处于压抑的状态,所以,面对王四喜一步步的进攻,柳香竟然有些慌乱,茫然不知如何反抗。
  由于有了何桂花的启蒙,王四喜的胆子正在一步步壮大起来,这时候他才想起有好几次自己在河里洗澡的情景,柳香就站在河岸上偷偷地看他洗澡,当时王四喜就觉得柳香对他有意思。
  王四喜在青石沟算得上美男子,也正因为如此,常惹得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对他是芳心暗许,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孤儿,他早就成了村里那些女人嘴里的香饽饽了!再说,王四喜的力气大也是家喻户晓的事,而且,胳膊上的肌肉更是特别突出,柳香在岸上偷看王四喜已经不只是一两回了。
  女人偷看男人洗澡,那意思岂不非常明显?所以,王四喜根本不用担心柳香会真正地对他发脾气。
  看到柳香全身发颤的样子,王四喜心里透亮,接着,柳香竟然轻轻闭上眼睛,王四喜心里一热,感觉一股热流从心里窜了出来,于是伸手去摸柳香的手臂,感受着那种柔轮的肌肤,王四喜就特别激动。
  柳香挣扎了一下,再次颤抖起来,她喘着粗气,一把捉住王四喜的手,嘴里哆嗦地说:“四喜,不行啊,咱们这样下去,你大炮哥要是知道了,会把我们往死里打的。”

  柳香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她自己好像没啥意见,唯独担心的是刘大炮。王四喜嘴里一乐,对柳香说:“放心,柳香姐,刘大炮作梦都想不到的,这事肯定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说着,王四喜一双手更加放肆起来。
  “谁不知道你王四喜平时大大咧咧的,什么事情嘴巴都藏不住,只要有人稍稍逗逗你,你就把什么都说了。”柳香说出了王四喜性格中的弱点,她说的没错,平时王四喜总喜欢在工地上与一帮工友瞎吹,吹自己以前怎样?什么大姑娘小媳妇,一见到自己就会失去魂儿。青石沟刘胖子的闺女刘燕,曾经就在山上勾引过他。
  “姐,你放心,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的我,不会那么笨的。我和你的事,是绝对不能说出去的。姐今天就给我一个痛快吧。”王四喜话还没说完,一双手又不安份起来,直接往柳香的身上摸去。
  柳香吓得双腿一缩,避开了王四喜的进攻,嘴里支支吾吾地说:“四喜,别来真的。今天姐不行。”
  王四喜心里猴急猴急的,正要努力说服柳香,可偏偏就在这时候,刘铁柱的声音传了过来:“四喜,你在哪里?”
  王四喜兴致立即败了下来,这个刘铁柱,怎么这个时候来找他?
  刘铁柱是工地的包工头,平时刘大炮也要给他几分面子,更不用说王四喜了。他叫王四喜,一定是因为工地上有活干了。
  所以,王四喜依依不舍地再次在柳香的身上摸了一下,嘴里慌张地说:“姐,那这次咱们就算了,刘铁柱叫我了,下次,下次姐一定要给我一个稀罕,好不好?”
  王四喜起身欲走,柳香面有难色,嘴里迟迟疑疑地叫了一声:“四喜,你……”

  “姐,还有什么事吗?”王四喜瞪大了眼瞧着柳香。
  柳香嘴唇哆嗦了一下,她本来是想让王四喜不要去应刘铁柱的,但话到嘴边却咽了下去,只好胡乱地说道:“没,没什么,你去吧。在工地干活,别太傻,不要抢着干,小心别累着自己。”
  “肯定是好事啊。”欢妹子走到黑娃的身边,拉了拉黑娃的衣袖,又在他的脸上抹了抹,嘴里说,“回到家里后你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四喜,万一刘铁柱回来了,你得真的替我说好话啊。千万别说我回家了。”黑娃临走时不忘吩咐王四喜一句。
  王四喜嘿嘿嘿地笑了一下,眼睛却一直盯着欢妹子看,嘴里不耐烦地说道:“去去去。回家好好滚你的库单去。回来的时候记得通报一声,这里就交给我了。”
  “王四喜,你再乱说,小心我半夜捉条蛇放你被窝里头。”黑娃从地上捡起一块泥巴直接向王四喜丢来,王四喜嘿嘿一笑,一个闪身,就避开了。

  “黑娃子,量你也没这个胆。得罪了我王四喜,会有你好果子吃?等下刘铁柱过来,我直接告诉他,说你经常溜回家去,看他扣你工钱。”王四喜一脸的荫笑,盯着欢妹子乐呵呵地笑个不停。
  “如果那样的话,咱们就是仇人了。”黑娃恨恨地用脚踢飞了一颗小石子,终于跟着他妹走了。
  王四喜眼睛仍疾疾地盯着欢妹子的背影,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心想,这欢妹子,要是我的婆娘,那该多好。
  王四喜握着手里的锄头,狠狠地一锄下去。
  “叮!”锄头好像挖到了什么东西?
  王四喜弯下腰,却见翻起的泥土里,出现了一个紫色的有点古色古香的瓶子,他捡起来一看,沉甸甸的,里面好像装满了像是液体一类的东西!王四喜好奇地打开一看,一阵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

  王四喜眨了眨眼,这是怎么回事?有人在村长的院子里埋藏了一瓶酒?王四喜仔细地辩认着瓶子上的出产日期,却发现瓶子上除了雕着各种古怪的文字和图案外,并没有任何出产日期。而且他还发现,这些雕着的图案和文字,好像并不是现代的。
  王四喜拿着瓶子的手怔怔地站在那里,鼻子里闻着那浓浓的酒香,肚子却在咕噜一声叫了起来。
  “这酒能喝吗?”王四喜在心里暗忖着,以前在书上看过,如果把酒埋在地里,时间越久越好,酒不但不会坏,还会更加美味!闻着瓶子里飘出来的阵阵香气,王四喜觉得非常有道理,于是拿起瓶子,小心地浅尝了一口。
  这一尝不要紧,闭着眼,王四喜咕噜咕噜就喝了一大半。

  也许是太渴了,喝了酒,王四喜干起活来事半功倍,全身热乎乎的十分舒服!
  没想到这酒太好喝了,甘甜香醇,异香诱人!王四喜一口气喝了半瓶之后,心里嘿嘿嘿地偷着乐,紧接着,双手似乎充满了力气,他握紧锄头,一口气就挖好了一道地基。
  可这时候王四喜突然感到有些不对,他发现,自己喝下这酒之后,突然间感到浑身不但有使不完的劲,而且还全身像火烧一般,王四喜想这可能是酒的后劲太大,自己不应该一口气喝那么多的,便也不在意。
  抬头看了看天,此时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天气闷热得难受。那毒辣辣的阳光晒得人就像火烧一般。王四喜鼓足一口气,像头牛一样又拼命地挖起地基来。
  “哎呀,怎么这么渴啊?”王四喜嘴里嘟哝了一句,从地基坑洞里跳了出来,接着就朝村长家走去,心想,我帮他家挖地基,找碗水喝应该没啥问题吧?听说这个村长家的水井水质好,喝下去凉浸浸的,满口甘甜。
  村长没有在家,他媳妇也不见人影,没办法,王四喜只好自己一个人潜进他家的水井边,准备摇一桶水上来。可是水井边水桶也没有,王四喜只好直接往村长的家里走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