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3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是何桂花又想打他身上那一千块钱的主意,他王四喜肯定不干的。
  “要不,咱们还是先回村去,等你哪天凑足了钱,再想办法逃出去?”王四喜故意逗何桂花。
  “不行,我好不容易出来了,这会儿如果再返回去,土娃一家必定会把我看得死死的,下次想再逃出去,门儿都没有。”何桂花说,眼睛不停地盯着王四喜的裤兜,“四喜兄弟,你行行好,看在我刚才给你折腾了的份上,你想个办法,好不好?”
  “想个办法是可以,但你得告诉我,刚才我为什么没有睡了你?”王四喜脑子灵光一闪,突然问道。
  “嘻嘻。”何桂花见王四喜这样一问,立马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笑得花枝乱颤,“四喜兄弟,你真的想知道?”
  “当然。”王四喜红着脸说。
  “我的小裤裤都没脱下来,请问四喜兄弟,你这也叫睡了我呀?”何桂花道出了实情。
  王四喜恍然大悟,一颗心又怦怦跳动起来,他突然全身躁热,猛然拉住了何桂花的手,嘴里闷闷地说:“给你钱可以,但我不想在镇上小旅馆开房了,我想就在这山里,你教我做男人,咋样?”
  何桂花听着王四喜的话,脸上立即青一阵白一阵,看来眼前的这个愣头青,并不那么好骗的。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何桂花身上的衣服被树枝挂住了,王四喜一时没留神,怎么扯也扯不掉。

  王四喜转过身来,准备去解何桂花那挂在衣服上的树剌,这时一阵山风吹来,掀开了何桂花身上的衣摆,王四喜的心里顿时像揣着一头小鹿一般,恨不得此时就拉着何桂花,钻进草窝里去。
  可是那挂住何桂花衣服上的树剌十分顽固,王四喜怎么拉也拉不下来。没办法,他只好踮起脚尖,用力一扯,结果一个收脚不住,踩了个空,整个身子失去了重心,往侧边的悬崖下滑去。
  “桂花,拉我一下啊。”王四喜绝望地发出惨叫,眼看着就要掉下悬崖,全身吓得在那里发抖。可是何桂花此刻就像变了一个人,根本无视王四喜的呼救,一不做二不休,她居然直接把衣服一甩,王四喜绝望地看着她的动作,身子不由自主地往悬崖下面滚去。
  “啊——”王四喜滚下悬崖的时候,嘴里发出一阵可怕的叫声。

  何桂花却站在悬崖边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对着悬崖下面说道:“王四喜,对不起了。这事怨不得我,是你自己掉下去的。”说着,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把王四喜的羊儿牵在手里,轻轻松松地一个人往小树林外面的山路跑去。
  多么恶毒的女人,如果下次再让我遇见你,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王四喜心里恨恨地想着,身子连滚带爬地往悬崖下面的山谷跌去。
  幸好一路上到处是牵绊,否则,王四喜这一生就此划上了句号。当王四喜被悬崖四周的荆棘划得头破血流,总算在一个危险的地段被一根藤萝牵制住了。
  王四喜吓得身上冷汗直冒,看了看身子下面,黑幽幽的深不见底,心里暗道好险。
  好不容易从悬崖底下爬了出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王四喜心里十分懊恼,开始拼命去追何桂花。
  可是山野寂寂,哪里还有何桂花的踪影?
  王四喜垂头丧气,这个时候,已经到了中午了。
  就这么便宜何桂花了?
  可是不便宜她,自己又能怎么办?看来这人贩子拐来的女人,一点都不靠谱,心如毒蛇,口如蜜饯,她与刘大炮一起私奔,估计刘大炮也会被她玩得团团转。
  王四喜悻悻然地下得山来,灰溜溜地出现在村口的河畔上。
  河对面有棵大柳树,柳树下常常会聚集一些左邻右居的乡村女人,有时候王四喜也常去那里,听她们讲些村里的八卦新闻。
  王四喜很想把今天看到的新闻同村里人讲讲,可是走到那棵树下,却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人呢?都去哪里了?
  王四喜有些失望,准备再到别处去走走,这时从柳树下的小河里,慢慢地直起一个娇小的身子来。
  王四喜心想,天气这么热,这大白天的,而且又是中午时份,哪个女人会在河里洗衣服呢?

  定睛一看,原来正是刘大炮的媳妇柳香,王四喜心里突然紧张起来。
  柳香豆腐做得出名,因此落得个豆腐西施的美名。但在青石沟,柳香不但豆腐做得好,更是出了名的俊俏媳妇,平时穿着十分朴素,但就算那样,朴素中也不失一种自然的美。
  今天大概是天气太热了,柳香穿着碎花小蓝裙,随着河风轻轻一吹,那粉嫩的大腿就在裙子底下显露出来。白白的脚丫子踩在河底的青草地上,更有一种天然的风韵。
  王四喜从柳树边看柳香的身影,正好可以看到柳香那微微翘起来的丰臀,看得王四喜直流口水,脑海里全是幻影。
  要不要把刘大炮与何桂花私奔的事告诉柳香呢?王四喜心里焦急地想。
  见柳香仍在河里,王四喜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从大柳树下走出来,脚踩青石板,眼睛却滴溜溜的一直在柳香的身上转。这四周没有一个人,而河里只有柳香这么个俊俏的媳妇,因此,趁着这个机会,索性大起胆子不停地偷看柳香。
  真是一副绝妙的风景,柳香洗衣服的样子特别迷人,随着搓衣服的动作,她胸前的衣服上下有节奏地颤动起来。如果视力好一点的话,还能看到那衣服的深处朦朦胧胧的一片雪白,这是要让男人流鼻血的节奏啊。
  柳香虽是工地上刘大炮的媳妇,但刘大炮这个人长得粗枝大叶的,与柳香根本不般配。
  这时河面上恰巧吹来一阵风,掀起了柳香的裙子,王四喜站在青石板上,心里暗暗对老天爷说,风啊,你再大一点吧,直接把柳香的裙子吹起来。最好吹到腰上去,这样就好让我看看,柳香的小裤裤是什么颜色的?
  王四喜的眼睛拼命地朝柳香的裙底看去,恨不得此刻从青石板上飞跃而下,直接扑在柳香的身前。

  “王四喜。好看吗?”
  柳香从河里站了起来,眼睛细眯着,朝王四喜这边看了过来。她圆瞪着双眼,身体的曲线就那么诱惑地站在那里,怒视着王四喜。
  “好,好看。不不,我,我没看清楚。”王四喜摸了摸自己的头,十分不好意思地对柳香说。
  “你都看了好久了,以为我不清楚吗?嘴里倒是硬,什么都不承认。你就不怕我把你偷看的事告诉你的大炮哥?”柳香双脚直接站在水里,小心地往上提了提裙子,那动作,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让王四喜看得热血沸腾。
  王四喜嘴角动了动,有点不屑地想,就算告诉刘大炮又咋的?他不同样把何桂花拐走了?
  “姐,我,我承认,我只看到一点点,Ju体的地方没看清楚。”王四喜结结巴巴地说,又瞟了一眼柳香,见她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心里一乐,马上就大起胆子来。
  “看得动心不?”柳香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说话带着淡淡的暧昧。
  “动,动心。柳香姐你这个样子,谁看了都会动心呢。”王四喜说的倒是大实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