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29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佛爷表现的像是碰见失踪多年的弟弟,赵凤声只是轻轻一笑,并没感动的热泪盈眶,他和佛爷的关系只能说还凑合,认识十几年中喝的酒倒是不少,双方见面后你好我好大家好,没有过多深层次的交集,关系也没铁到两肋C`ha 刀的份上。
  “去内蒙跟一个老大混了三年,实在想大家伙儿,就卷着铺盖灰头土脸跑回来了,佛哥,以后还得多照应着点。”赵凤声笑吟吟道,也投桃报李给了老佛一个面子。
  佛爷举起酒杯,佯装发怒道:“生子,咱俩的关系,这话还用你说出口?你这是在打哥哥的脸!啥也不说了,一切都在酒里,这是给你接风洗尘,咱先干三个!”
  这次酒宴喝的都是白酒,众人用的都是容量不小的高脚杯,三杯下去起码也是半斤左右,换成酒量小的人喝完马上就得趴到桌子上。
  佛哥身为外地人能在本市混的出人头地,和傲人的酒量也不无关系,即便做不到千杯不醉,一斤多喝进肚子里也能保持清醒。

  赵凤声温柔地把老佛的手拽住,轻笑道:“佛哥,那时候生子没跟兄弟们打声招呼就不辞而别,有错在先,再加上今天来晚了,应该罚酒,等我办完手续,等会咱兄弟再喝。”
  “办手续”是本市酒桌上的独特叫法,某人晚来或者早走,不管是啤的白的红的,酒杯是大的小的,都要自饮三杯,等于是给酒桌其他人表达一种歉意。
  说完,赵凤声将杯中九分满的白酒一饮而尽,旁边的大刚又再次给他续满,二杯下肚又喝完最后一杯,赵凤声才停下来轻笑道:“佛哥,手续我办清了,你看满意不满意?”
  佛哥拍着大腿豪爽喊道:“要说喝酒玩凉们,我谁也不服,就服生子!”
  乡音难改,佛哥的口音自打十几岁从徽省带过来以后,加上和本地土话相互融合,听起来极为怪异,经常把娘说成是凉,南说成是蓝,末尾还要拖一个亢长的尾音。本市道上一位大哥曾经调侃过他:这口音,在武云市以为是卖假药的,跑到徽省以为是卖假套的,到哪都得被人当成外地人打出来。

  听到佛哥的褒奖,赵凤声微醺的脸上笑了笑,“那方面还行,喝酒的话,估计就比不过佛哥了。”
  “生哥,我敬您一杯,您刚喝了不少,先缓一缓,我自己干了。”
  站起来说话的是位二十四五的青年,皮肤白皙,身材消瘦,眉清目秀的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把本来是小白脸的形象凭空增添了许多凶狠气息。
  这个同样出生在桃园街的年轻人,因为小时候父母离异后变得生性沉默寡言,他那时还是个体格瘦弱的好学生,经常受到其他孩子的欺压凌辱,可花脸当时力气和胆量都属于任人鱼肉的水平,只能回到家默默舔舐着伤口。直到遇到了赵凤声把欺负他的孩子们打服,花脸才脱离了每天被敲诈的下场,义无反顾地做了赵凤声的马前卒。经过赵凤声传授给他一些国术的底子,加上多年来积攒的怨气和暴戾,花脸在打架中成为不要命的角色,正式成为赵疯子手下最耀眼的一柄妖刀。

  “花脸,妈的你啥意思,我还没和生子喝完,你一个小屁孩凑什么热闹!”佛哥见到青年抢先和赵凤声敬酒,立马不干了,大声嚷嚷道。
  “佛哥,别和小辈一般见识。”赵凤声安抚他的怒火,对青年笑道:“花脸,啥事都得有先有后,佛哥的酒还没喝完,等会再和你喝,上次二中的事还没给你道谢。”
  花脸荫沉着脸坐下,那道十几厘米长的疤痕显得更加狰狞。
  赵凤声端起酒杯,冲佛哥杯子碰了个清脆响声:“干仨!”

  三杯酒下肚,本来就喝了一斤半左右的佛哥有些醉态,扶着赵凤声肩头口齿不清道:“生子,当年的事我也知道个八九不离十。不是哥说你,不就是钱的事嘛,他郭海亮是王八蛋,兄弟们就都不够意思了?你放出话,哪个弟兄不去拉你一把?咱都是白手起家,都是靠着肩膀上扛个脑袋混出来的,有啥难事挺不过去,至于跑到内蒙给别人卖命?”
  大刚“蹭”的一下站起来,大声骂道:“老佛,放你娘的屁!我们兄弟跟你有个蛋的关系,马尿喝多了回家弄你媳妇去,别他妈在这瞎逼逼!”
  老佛原本对大刚有些忌惮,喝了点酒也气壮胆粗,拍着桌子吼道:“咋,我说的不是实话?!要不是郭海亮背后捅刀子,生子能不跟兄弟们说一声就消失三年?”
  大刚指着老佛鼻子怒气冲冲道:“我们兄弟的事,碍你蛋疼!”
  老佛不甘示弱,拍桌子大声叫道:“我今天蛋就疼了,咋地!”
  见到两位大哥剑拔弩张,带来的小弟都偷偷起身,抄起酒瓶、凳子、盘子、各种家伙式,等待大哥的一声令下就开始动手。心气不顺的花脸已经偷偷从腰间掏出匕首,攥在骨节泛白的手中,准备先给刚才嚷他的老佛来记狠的。
  赵凤声猛然站起,对着蓄势待发的小弟们瞪眼道:“我们兄弟说个话关你们个鸟事!想干啥,打架?手里痒痒的跟我赵凤声打!”
  赵凤声从花脸手中抢过寒光闪闪的匕首,陡然C`ha 入桌上。
  匕首尾部因浑厚的力道抖个不停。
  “谁来!”赵凤声眯起眼睛,一一扫过众人。
  在座的人没有一个敢出声,全部选择了沉默。
  桃园街。

  赵凤声。
  三年不见,依旧是令人闻风丧胆的赵疯子。
  众人都是在本市混的有些年头的痞子,当然亲眼见过或者道听途说过赵疯子的彪悍事迹。眼前这位凶名昭著的猛人不仅出了名的不要命,而且和大刚老佛两位大哥关系极深,就算有小弟借着酒劲敢上前抡拳头的,也碍于赵凤声和自己老大的特殊交情而不敢造次,于是都选择了沉默,把手中凶器都挨个塞回去。
  而十几岁就跟着赵凤声混社会的花脸,当然不会忤逆老大的意思,把匕首收回腰间。
  赵凤声一把将大刚摁回在座位上,皱眉道:“佛哥说的是实话,郭海亮对不起我,大家伙都心知肚明,他能做出对不起兄弟的事,就不许佛哥说道说道?!你发个屁的火。”
  大刚极不情愿坐回到位置上,一脸的怏怏不乐。
  赵凤声转身对佛哥愧疚道:“佛哥,不好意思,这事是大刚不对,我替他给您陪个不是,有啥火你都洒兄弟身上,哪怕抽凤声几个嘴巴子,我也心甘情愿。”
  老佛真怕蛮横的大刚和荫狠的花脸当场撕破脸皮,这俩家伙出了名的跋扈,发起飙来谁的面子都不给,不但单兵战力值出众,论起小弟数量也比自己多了几倍,火拼起来自己肯定没好下场。

  老佛被几人惊出了一身冷汗,见到赵凤声当起了和事佬干脆就坡下驴,叹口气道:“哎!我知道你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好,我说这话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替你打抱不平。你生子够意思,讲义气,道上谁不清楚,就连你砍过一厂那几个家伙也没人说过你坏话。大伙只是替你咽不下这口气而已,生子,明天我安排,把几个老兄弟都叫上,也给你接接风。今天哥喝多了,就不扫你们的兴,先回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