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法很简单,挣钱,还债,守住那层膜》
第83节

作者: 落云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特地洗了澡、喷了香水,来上我的库,我知道他在特意讨好我。
  洛云川这样的阔少爷,从小要什么有什么,如今在男人最在意的事情上碰了钉子,心里肯定窝火。
  我对着他的背影,默默说了一句“对不起”。但是,有些事,我必须要坚持。
  过了好久,洛云川都没有再回来。
  我又睡着了,不过,这一觉睡得很不好,总是会浅浅醒来,再迷迷糊糊睡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听到卧室门外,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好像是一个女人娇笑、低吟的声音。
  这个别墅里有女人
  我下库,好奇地打开门去看,就看到一个身穿淡蓝色丝质旗袍、身段妖娆的女人正坐在二楼的围栏上,而洛云川正两手掐着她的细腰,脸埋在她高耸的胸前,细细寻觅,惹得女人一阵有一阵轻声尖笑。
  “洛总,啊,好痒。”女人的手扶在洛云川头上,嘴上说好痒,但是,手上却明显是在用力,不让他的头离开自己的胸。
  随着二人的动作,女人烫了大波浪的长发,在身后一晃一晃的,很是扎眼。
  我被这画面彻彻底底剌激到了,整个人石化一般,站在门口。

  那女人看到我后,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却并不去提醒洛云川。
  洛云川就像是一个想要吃乃的孩子一样,不停地在她身上索取,最后,干脆两手用力一掐,掐着她的腰就把她抱去了隔壁的次卧。
  隔着门板,我都听到他们肆意欢愉的声音,带着巢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不知道自己在门口站了多久,回过神来后,觉得自己脸上有点湿,伸手抹了一把,指尖就沾了水珠,放在舌尖上舔舔,又咸又苦。
  我觉得自己很矫情,明明是我主动跟洛云川说好,以后不要发生关系。现在他去找别的女人,我却在流泪 真他吗的口不对心。

  我应该高兴才对呀!扯扯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对啊,洛云川,就是这样,出去找女人吧!
  放过我!
  放过我们。
  这一夜,我再也没能睡着。争着眼睛,听着隔壁的声音,一直到天亮才停息。
  早餐时,我顶着俩大熊猫眼儿下楼。
  洛云川津神倒是出奇得好,肩背直地坐在落地窗边的餐桌前,正优雅地吃着一块抹了乃酪的吐司。
  没看到昨夜那个女人的身影,被折腾到天亮,应该还在补觉吧 也是,能有几个人像洛云川这个怪物一样,做了一夜的“苦力”,现在还能神采奕奕。

  看到洛云川时,我心里的感觉很不好,胸口的位置有些闷闷的疼。我跟自己说,你只是以前没见过洛云川找别的女人,以后看习惯,就不会感觉心疼了。
  看到圆桌上只摆了两套餐Ju,我忽然有些尴尬,后悔这么早下楼来了。
  心中猜想,另外一套餐Ju,应该是给那个女人准备的吧
  洛云川也不看我,也不跟我说话,一直认真地吃他的早餐。
  我尴尬地在桌边站了一会儿,脸上有些讪讪的挂不住,不想自讨没趣,转身想走时,洛云川却开口了:“吃饭。”
  呵,原来我想多了。

  一夜没睡,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洛云川话音刚落,我就赶紧坐下来,风卷残云一般地吃了起来。潜意识里,我怕我吃得慢了,那个女人下来吃早餐时,我会遭到洛云川驱赶。
  他推过来一个红色的,系着绸缎的小礼盒。
  我愣了一下,呆呆得看着他。
  “赔你。”他头也不抬地淡淡说道。
  我打开礼盒,盒底铺了一层鹅黄色的干草装饰,干草上摆着一款奢华可爱的粉红色手机,跟洛云川的手机是同款,只是颜色不一样,他的手机是黑色的。
  现在,红夜的姑娘们用的都是苹果手机,只有我还用着一个千元国产机。她们都劝我换手机,我觉得手机对于我来说,无非就是一个工Ju,我才不舍得花那么多钱去买呢。
  洛云川给我的这个手机,是我没见过的牌子,看起来也挺普通。我以为价格不高,就收下了。

  打开手机,就发现我的通讯录已经存好了。
  洛云川说:“已经把之前那部手机里的全部资料,都克隆过来了。”
  我还不能说话,就拿手机打了一个“嗯”字,算是回应了。
  吃完饭,我要求回家一趟,我离开好几天了,周芸还住在齐阳的房子里,我不放心,怕会再出什么变故。

  跟洛云川好一番解释后,他说,周芸的事他来解决。
  我说:她现在特别不好说话,你不要过去惹她,万一她把艾滋病传给你怎么办
  洛云川看完这句话,竟然嗤笑一声:“你当我洛云川对谁,都跟对你一样有耐性 ”
  他用的是反问的语气,我心里却是一轮,感觉很奇怪。
  后来,洛云川让人强行把周芸送去了疗养院,给她最好的医疗和护理。
  周芸在疗养院里也没安生,整天闹,骂人打人,让我过去。

  洛云川不准我去见她,他说,苏米,她得到的已经比她应得的多太多了。
  几个月后,周芸病逝,走得还算安详。听说,她后来疯得很厉害,成天抱着个枕头,说那是她的孙子,不准任何人碰。
  不过,这些也都是后话了。
  不用顾虑周芸,我就耐着性子,又在洛云川的别墅里住了几天。
  这几天,他像个真正的上班族一样,每天早出晚归。
  不过,每天回来后,身后都会跟上一大群属下,在书房开会到深夜。有时候,洛云鹤也会在其中。
  我一般都会避开洛云川的属下,避开他们看我时那种“我懂”的眼神。
  我知道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
  看着洛云川在书房里挥斥方遒的气势,总觉得最近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他一直不肯放我走,我就趁他不在家时,偷偷往小可爱的狗粮里掺了些他平时吃的安眠药。
  顺利逃出腾龙苑后,我仿佛重见天日,这才知道我被他禁锢的这些日子里,海城已然发生了改天换地的商界地震!

  电视里,收音机里,网络上凡是有经济新闻的地方,到处都是洛云川的照片和名字。
  “还不同意吗 难道,洛云川比你的姐妹、情人、母亲、干女儿加在一起,都更重要吗 ”
  “活了一个洛云川,他们就都会死!”
  “看啊,大火已经烧到他们头顶了!”

  洛云鹤的声音一次又一次地响起,我实在受不了了,大喊一声:“停!”
  声音一出口,竟嘶哑得不像话,简直不像是人类发出的声音。
  洛云川轻笑一声,说:“这才乖。”然后将正在燃烧的照片,闷进酒杯里,火焰瞬间熄灭,黑色的灰烬漂浮在酒里。
  我紧悬的心,这才松弛了下来,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气。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24小时之内解决掉他。如果明天天亮之前,还让我见到他活着,我就会”洛云鹤比了一个割喉的姿势。
  他说完就走了,只留下一包跟上次一样的毒药,说是只能帮我到这里了。
  我颓然地坐在沙发里,整个人像是断了线的提线木偶一样,浑身无力,双目空洞。
  我懊恼地把脸埋进手心里,全身止不住地颤抖。
  为什么

  为什么非得逼着我做这种事情
  极度的压抑过后,我爆发了,挥舞着抱枕,疯狂地摔打着包厢里的一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