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9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桢若落子,乔苍要死六颗子,但他可以趁机吃掉乔桢七颗子,若乔桢不走,顾及自己的后方,乔苍便能落子,同样杀他。
  乔桢方才全神贯注听他论述商场博弈,下棋的津力被分散,没想到他的白子被黑子无声无息间杀得片甲不留,从优势沦为劣势。
  乔苍盯着他那方所剩无几的黑子,有几分可怜好笑,“棋盘的子,是你的筹码,棋盘的阵势,是你的谋算。与你手中子不同的颜色,就是你的敌人,不是一个,而是无数颗。你受到别人干扰,到最后顾此失彼,输得更惨。高段位的调虎离山,学会了吗。”
  他点了点刚才使乔桢忘乎所以的棋格,“我给你一点甜头,换你疏忽懈怠,你沾沾自喜赢了一成,可我看重的是你的九成。如果在战场上,你丢掉的是粮草库,军心涣散,自断后路,你没有二度翻盘的机会。”
  乔桢懊恼无比,“我听父亲的教导入迷了。”
  乔苍漫不经心看了他一眼,“在商场,很多比你年长的对手,也会像我这样循循善诱,只不过他们是故作善意,用来迷惑你。执掌一个帝国,不懂未雨绸缪是大忌,比心慈手轮还致命。”

  他一颗颗捡起棋子,放进钵盂内,“差不多是时候,由你全盘接管盛文。”
  他拉开抽屉,取出一份加盖过公章的合约,“签了它。”
  乔桢看清那是什么,身子顿时一颤,“父亲,我现在还不够资格。”
  乔苍没有理会他,“我会让李秘书和季董事督促辅佐你。乔桢。”
  他抬起头,沧桑而空寂的目光投注在他脸上,“如果有一日盛文在你手上败了,只要你拼尽全力挽救过,我不会怪你。”
  乔桢蹙起眉头,“父亲,您在说什么。您不可以帮我吗。”
  乔苍一言不发,棋盘收拾得干干净净,又将文件往乔桢面前推了推,他执拗不过,不得不照做,乔苍仔细检查几页签名的地方,满意笑说,“希望你有朝一日,能够站在我的顶峰。今晚的过错,也不要再犯。”
  他随后拿起一条毛毯盖在腿上,手肘懒洋洋撑住额头,“你下去休息,我也累了。”

  乔桢恭恭敬敬说是,他起身走到门口,不知为何,心里很是别扭,一股不祥的预感更令他惊惶,他踌躇停下,回头注视半倚在沙发的乔苍,他双眼紧闭,呼吸平稳,似乎睡去了。
  他合住书房门,迎面碰到刚收衣服回来的保姆,开口叫住她,“父亲这几日,吃喝怎样。”
  保姆脸色凝重,“比夫人在世时,少一半不止。气色也不好,长久下去,恐怕身子也要垮。”
  他忽然问起这个,保姆有些担忧,“少爷,先生情况不好吗?”
  乔桢说没有。
  次日清晨,天还未大亮,秘书将盛文近一周的财务报表送到书房呈给乔苍过目,他汇报说董事会已经了解到您放权给少爷这件事,都没有大异议。
  “我乔家的产业,谁对乔桢不满,尽可滚蛋。”
  秘书又从公文包内取出一摞白色信笺,“夫人去世的日子,恰好是周容深两周年忌日。广东警界他昔年的下属,同僚都赶去京城出席祭礼,公丨安丨部到底还是给足他身后事的颜面。这些是他们亲笔的慰问书。”
  乔苍面无表情指了指桌角,示意他放下。

  秘书问您不看吗。
  他语气冷淡,“致我节哀顺变,让我保重身体,这样冠冕堂皇的礼数,还用看吗,猜也猜到了。”
  他停顿片刻,将文件合住,靠在椅背捏了捏鼻梁,“他们对周容深有多忠心,对我就有多痛恨,我这人一向不喜虚情假意。”
  秘书笑了笑,“也是,官场最擅长虚与委蛇。”
  世人说,何笙是死于周容深的召唤。
  他活着等了她半辈子,死后在奈何桥徘徊,又等了她两年。
  他实在厌了,厌了这孤独寂寞、没有她陪伴的时光。
  他想念她,日日夜夜不停息喊她的名字。
  她听到了。
  她将这一世给了乔苍,终归要去赎罪。
  她欠了这男人太多,连他弥留之际的最后一面都未见,她无法心安理得接受他的终结,那段由她背叛而起的前尘往事,犹如一段下了蛊的咒语,时时刻刻在耳畔折磨着她。
  秘书见桌后的男人似是乏了,眉头紧皱一言不发,便不敢再打扰,将批示完毕的文件拿起,退出书房。
  何笙的灵堂一直没有撤掉,摆到了头七。
  头七转日的午后,跟随乔苍为盛文卖力打江山的几名老部下过来上香吊唁,他亲自接待了这些人。
  白发苍苍的孟董事从祠堂走出,他摘掉眼镜擦了擦泪,“乔总,您瘦了。”

  乔苍笑说什么年纪了,怎可能越来越健壮。
  “夫人去世,您跟着也心死了。”
  这一句话,令所有人动容沉默,良久一名董事说,“天妒红颜。乔夫人这一生毁誉参半,除去她风月之事,她是非常好的妻子。乔总能有今日的鼎盛,她功不可没。”
  这些人如何哀伤悲恸,那三炷香如何滚滚燃烧,乔苍都没有落泪,他仿佛麻木,再无知觉,只是维持着平和的浅笑,“没有她,我不过是一个丧尽天良的土匪。”
  他为了何笙,活活剥下自己一层皮,那黑暗的,坚硬的,血腥的皮,那配不上她的,不能给她安稳的皮。他疼啊,剥皮之苦不亚于十指连心,这期间他几度想要放弃,可想到她会为此而不属于自己,最终还是咬牙撑了下来。
  他将他心爱的皮毫不眷恋丢在了来时的路,穿上锦绣辉煌的长袍,踏上高高的城墙,为她学做好人,放下染血的屠刀。
  他护她在千军万马的中央,护了三十年。
  孟董事在沙发上落座,“乔总如今退居幕后,扶持公子掌权,也能好好歇一歇。”
  “幸好乔桢还算成器,不然我就是操劳到死的命。”
  保姆端着一壶茶水进入客厅,乔苍问她少爷在吗。
  保姆说在书房办公。
  他淡淡嗯,“让他下来,见一见叔叔伯伯。”
  片刻后一身正装的乔桢出现在楼口,他透过一段距离,不露声色观察,见乔苍正亲自为一名白发老者蓄茶,他心中有数,压着步伐半低头抵达茶几旁,“父亲。”

  寒暄戛然而止,所有人都抬头看向他,乔苍放下茶壶,指了指孟董事,“孟伯伯。你接触少,印象不深刻。”
  乔桢礼待而不失气度唤了他一声,孟董事打量他许久,赞不绝口,“我第一次见乔公子,他还是小娃娃,到我膝盖处,由乔夫人领着,很乖巧机灵。如今一晃,长得玉树临风,后生晚辈冒头这样快,难怪我们老了。”
  其余人笑说乔公子和乔总真是八九分相似。
  乔苍眼神示意乔桢坐下,他端起茶水,“实在不该请孟董事出山,可乔桢年轻,我不放心他,你是老臣了,你辅佐我才能踏实。”
  孟董事非常清楚乔苍的毒辣,他不敢居功,惹来猜忌,推脱说,“虎父无犬子,乔公子继承乔总的干练出色,我也只是稍加辅佐,乔家的产业,还要他自己做主。”

  乔桢在客厅陪这些人喝茶叙事,偶尔说两句,也点到为止,很从容沉稳。一直到黄昏时分,要布置晚饭,这些人才提出告辞,乔苍亲自送他们出门,乔桢顾不上用餐,行色匆匆上了一辆车,去往盛文开会。
  日期:2018-01-12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