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28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奉先,别光吃肉,来吃个龙虾。”崔亚卿剥好个龙虾,放进周奉先盘子里。对于这个傻头傻脑的愣小子,崔大美女能看得出他有着远离世俗的纯净,像是未经任何雕琢的璞玉,不染纤尘,还是有几分发自内心的欢喜。
  “姐,你真俊。”
  谁说傻小子傻了?一句话就让崔亚卿眉开眼笑。
  “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吗,要喊嫂子!”
  崔亚卿笑吟吟纠正他称呼上的错误。
  “嫂子,呵呵……你要是放俺内嘎达,肯定老多人想把你抢回屋里头。”周奉先傻笑道。
  “不能明媒正娶吗,咋还得抢媳妇?”

  崔亚卿被他一句话逗笑了,捂着嘴乐个不停。
  “俺没娶过媳妇,不知道。不过俺听说,乃乃是俺爷爷抢回来的,俺娘也是俺爹抢回来的,俺前两年也想抢个媳妇,结果三叔不让,说现在管得严,不让抢了。”傻小子挠了挠头,脸上带着惋惜神色,好像挺懊悔生不逢时,连找媳妇都没祖辈们有本事。
  赵凤声笑着解释道:“他们祖上都是胡子,就是常说的土匪,不过都是做着劫富济贫的事情,和书里的梁山好汉有些相似,称不上作恶多端。除了行事乖张跋扈些,基本上不给社会带来什么困扰。你们对那个时代不了解,许多吃不上饭的穷苦百姓都上山当了土匪,只求混口饭吃,也好养活老婆孩子。如果都像座山雕那样横行霸道,早被官府平了寨子,百姓们也容不下他们。”
  大刚听大个子是土匪世家,顿时来了兴趣,小心翼翼问道:“小子,绑过人吗?”
  傻小子摇了摇头,撅嘴道:“俺连山都没有下过,要是能绑人,俺先下山绑个媳妇回来。”

  一番憨态惹得桌上其余三人哈哈大笑。
  赵凤声对花枝乱颤的崔亚卿挑了挑眉头,笑道:“你那小姑娘多,有合适的给奉先兄弟介绍个。”
  崔亚卿拍着峰峦起伏的胸脯,冲周奉先打了包票:“别管了,嫂子给你介绍个好的。”
  傻小子脸红的低下了头,腼腆道:“俺乃乃说了,找媳妇得找屁股大的,好生养,嫂子,你能给俺找个屁股蛋子大的不?”
  噗!
  大刚才把啤酒倒进口中,没想到傻小子如此口味奇特,酒水一下喷了出来,呛得眼泪都流出来几滴。
  “行!嫂子给你找个屁股最大的!”崔亚卿也是笑得合不拢嘴。
  傻小子高兴了,又是抓起两把肉串吃了起来。
  崔亚卿从包里掏出个最新款的苹果手机,递给赵凤生:“手机给你买好了,卡也装到了里面,聊天程序都给你装好了,不过你可别想着聊妹妹用,我在里面都有监控,和谁聊过我都有记录,要是让我发现了,你自己清楚后果。”
  说完,崔大美人做了个拧肉的姿势。
  赵凤声苦着脸道:“我哪敢啊。”

  大刚说道:“回头我把你加到群里,二哥,拐子,花脸他们都在群里,都是老兄弟了,你加进来以后也方便联系。”
  赵凤声喝下一口酒,若有所思道:“大刚,你和佛哥还有联系没有?”
  “老佛?”大刚诧异道:“前几天还见过,你找他干啥?”
  赵凤声贴住他的耳朵,谨慎道:“找他有点事想打听下,你安排个饭局,把他约出来,但别说是我的意思,从头到尾都别提我的名字,最好是无意中透漏下我回来的消息,等你们快吃完饭时再把我叫过去,这件事谁也别跟谁说,明白?”
  大刚从小就对脑袋瓜灵光的赵凤声言听计从,知道他做这样肯定有他的用意,不再多问,点了点头:“行,等我电话吧。”
  赵凤声轻轻念道:“老佛,就从你这下手吧……”
  翌日晚上。
  赵凤声接到了大刚打来的电话,说是在和佛哥一起喝酒,言辞恳切问他要不要过去。一开始赵凤声还推三阻四演了一出戏,直到佛哥接过电话说老兄弟多年不见十分想念,他才表现的“极不情愿”答应见一见面,在马路上还胡乱溜达半个小时,打了个车赶到了饭店。

  赵凤声清楚,和这些牛鬼蛇神打交道必须得留个心眼,这些老痞子既然能在武云市混得风生水起,必然不是脑袋瓜不够数的货色。随便把人约出来,对方肯定会有所防备,所以让大刚出面间接把人约出来,自己则不露声色的暗中打探消息。
  赵凤声从家贫如洗做到几年前身家二百多万的小富翁,不仅仅靠的是敢打敢拼的一味骁勇,主要还是凭借谨小慎微的性格,要么不做,要么就努力把细节做到最好。
  姿色不俗的服务员打开包间大门,屋里乌烟瘴气像是到了妖津洞,在座的几位见到他进来后全都站起身。
  “卧槽,生子。”
  “生哥。”
  “生哥来了。”

  打招呼声此起彼伏,一个身材不高的中年男子从座位上匆忙跑来,一把抱住赵凤声,双手大力拍打着他的后背,粗糙脸上情真意切,悲怮道:“生子,你可想死哥哥啦!”
  赵凤声也回赠一个真诚笑脸:“佛哥,还那么有劲儿,看来嫂子没把你累着啊。”
  佛哥,本名宋本禄,老家在千里之外的徽省,十几岁随着父母迁居到武云市,直到现在口音还是浓郁的徽省味道。佛哥从小就练习拳击,底子好,一人单挑四五个人没什么问题,为人处世有着一些市井里厮混出来的小津明,会来事,和谁都能称兄道弟,在道上也吃得开,虽然没能成为顶级枭雄,也算是痞子圈里耳熟能详的一位大哥。
  关于他佛哥的绰号,还颇有来历。
  当年他二十出头的时候,老佛跟在一位响当当的大哥后面混,听说县里有笔烂账收不回来,就拍着胸脯打了包票,说这事包在他身上,丝毫没把对方放在眼里。带了几个心腹小弟驱车赶到了欠账的老巢,准备来一出赵子龙浑身是胆七进七出。
  对方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轮柿子,更何况有人胆敢来自己家中闹事。等佛哥刚一下车,迎接他的就是几十位如狼似虎的猛汉,外加开了刀刃的西瓜刀,人头攒动,刀影重重。由于人数悬殊太大,形势没有任何悬念的一边倒,还好老佛那时候身手不错,开车的小弟也是个机灵的家伙,驾驶车辆撞出一条血路,几人才算没横尸他乡。
  老佛人虽然囫囵回来了,但挨了十几刀,两只手臂手筋都险些砍断,用石膏吊了三个月才算把两条胳膊保住。养伤期间,他只能手臂端在胸前,两手掌心合在一起,见了谁,都像是庙里的和尚施礼在喊“阿弥陀佛。”
  从那之后,因为鲁莽的行为和二百五的作风,佛哥的绰号就在道上声名鹊起,广为传颂。
  佛哥将赵凤声拉到自己座位旁边,眼力价不俗的小弟赶紧腾开地方,两人依次落座后,佛哥情真意切问道:“生子,这几年你是去哪了?想的哥哥觉都睡不着觉,问大刚,他也说没你的消息,你要是再不回来,我都准备给你竖块长生牌坊了。”
  日期:2018-01-12 07: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