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26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奉先饭也不吃了,搓了搓大手,无辜道:“山里面都是山跳大野猪,哪有啥闺女啊……”
  赵凤声听到他是从大山中走出的,于是感兴趣问道:“你家在哪座山里住呢?”
  傻小子高声答道:“老白山!”
  “老白山?”赵凤声诧异道:“光听说过长白山,还有老白山呢?”
  “有啊!”周奉先手舞足蹈比划着:“俺那嘎哒老漂亮了,青山绿水的,生子哥,有空了你跟俺回老家,那里随时能打猎,有狐狸,有狼,还有鹿,最难碰的就是熊瞎子,我来的时候就碰见个大灰熊,得有6、700斤,但是肉太膻,没法吃,只能把熊掌蒸了吃。”
  赵凤声挑了挑眉:“你打过棕熊?”
  傻小子很严肃答道:“昂。”
  赵凤声心神一凛,这种陆地食物链顶端的狂躁猛兽,绝对是堪称恐怖的存在,前臂和牙齿力量极大,可以轻易摧毁树木,自制的土枪都未必能击穿厚厚的皮肉脂肪,就算是经验丰富的老猎人都不太敢对棕熊下手。而眼前的傻小子说起来兴致勃勃,仿佛没把捕熊当成太危险的事?

  “那么大的玩意,你咋把它弄死的?”赵凤声出生在城市,很好奇住在大山里的人们怎样狩猎,是用现代化机器制作出来的津致复合弓弩,还是传统一些堪称弓箭巅峰之作的牛角弓,再或者就是利用脑力技巧制造出各种陷阱,来捕捉那么大的家伙。
  傻大个又笑了,露出松花江水灌溉出的白瓷牙齿,答案只有两个字。
  “拳头。”
  拳头俩字让老烟枪赵凤声把烟直接吸进了嗓子眼,呛得直咳嗽。
  傻小子看起来呆呆憨憨的,这样的人不像是爱吹牛皮的家伙,敢这么随便说手刃了熊瞎子,得是身手多么强悍的猛人?!
  赵凤声见过不少大世面,津于巷战拼杀的老混混,长期刻苦训练的特种兵,甚至还和悉心培养出来的冷酷杀手照过面,但面对丛林无冕之王的七百斤巨大棕熊,谁敢说赤手空拳上去掰命?还能轻描淡写地扛回家吃熊肉。这傻小子难不成真是吕奉先转世?才能这么悍勇无匹?

  赵凤声咳嗽了好一阵才喘过气来,面对着已经扒拉完三碗米饭的猛人,心惊胆颤问道:“你练过武术?”
  “不知道算不算啊,反正小时候三叔就让俺搬石块,挑水,大点了就劈树,打铁砂,俺也不知道算武术不。”
  小奉先边说边比划,每一个动作力道都舞出一道劲风,瞧得赵凤声暗自心惊,不过傻小子脸上表情是一成不变的憨傻姿态,横看竖看都不像是高手高手高高手。
  姑乃乃在旁边解释道:“他太爷爷以前在少林寺出过家,练了一身好本事,那年头和现在不一样,别以为和尚们都是花架子,手里有不少真功夫。”
  赵凤声点了点头,他对国术不算陌生,李爷爷不止教给他《蹲墙功》和《半步崩拳》,还将其他门派的国术简明扼要给他点拨一番,重拳不重功的自然门,传承300余年的洪拳,还有声名赫赫的太极。之所以称为国术而不称为武术,李爷爷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说武术是表演的,国术是杀人的。
  赵凤声是看着电影《少林寺》长大的一代人,从小就对里面的功夫极为痴迷,虽然李爷爷不会少林独门绝技又眼高于顶,但却从未小觑过。老人家说过,少林功夫既包含《易经》中的哲学理论,又揉合中医津髓,对人体结构知之甚详,1500年的历史积淀下,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玄妙手段。
  天下武功出少林,不是那么随便说说的。
  听到赛金枝说起自家的往事,赵凤声对当年驰骋在东三省的巨寇非常感兴趣,问道:“姑乃乃,这段没听您说起过,奉先家里都出过什么响当当的人物?”
  姑乃乃赛金枝眯起双眼,娓娓说道:“那时候还是民国,奉先的太爷爷在少林寺当了二十年和尚,后来还俗回到老家,刚一进门,就听到亲妹子被糟蹋后跳了河,老人家一怒之下将祸害他妹子的地主砍了脑袋。仇报了,但也被当时的衙门通缉,老人家走投无路,就上山当起了胡子。”
  “生子,别以为当时胡子都是滥杀无辜的歹人,也有不少劫富济贫的好汉,老百姓但凡能活下去,也不愿意上山落草为寇。他太爷爷就是最出名的胡子头之一,那时候光劫地主,不为难穷人,实在没饭吃就进山里猎野猪猎野鸡,绝不会到老百姓家抢粮食吃。到了鬼子驻军东三省,他太爷爷看不了小鬼子们为非作歹,率领几百名胡子砍了几大筐鬼子脑袋,百姓们拍手叫好,哪个不竖起大拇指喊声大英雄?连张少帅都想让老人家跟着他干。”

  “老白山,秃瓢周,嘿嘿,哪个胡子不得捏着鼻子喊声大哥,当年风光的很啊,就连他爷爷当年也是威名赫赫,江湖人谁不给几分薄面?可惜一代不如一代,到了奉先他爹的时候,先是窝里斗,再就是仗着祖先名头胡乱行事,不是被人下了黑手,就是进去蹲了笆篱子,现在世道不一样了,不能吃这碗饭了。”
  姑乃乃说起这段往事时神采奕奕,丝毫不显老态。老太太或许对当年周奉先爷爷先后娶了三个女人进入家门耿耿于怀,但却从未后悔过跟着他血雨腥风走了大半生。远离老家千里之外生根落户,又何尝不是丈夫埋进黄土后,怕看见熟悉的景物而伤心落泪?那个年代的女人嫁了人之后,不论贩夫走卒还是江洋大盗,哪怕男人是个被人唾弃的叫花子,也会捧着碗走在丈夫后面,一跟,就是一辈子。

  赵凤声望着傻小子纯净的笑容,信誓旦旦道:“姑乃乃,您老放心,我会把奉先带好,不能让他走了歪路。”
  ……
  ……
  这几天,赵凤声从旧货市场淘回来一辆二八加重大凤凰作为代步工Ju,没办法,实在是囊中羞涩,向双平许诺的特殊经费还没到位,只能先弄辆几十块钱的自行车骑着。要不然,也没办法带着傻小子浏览以前赵国都城的大好河山。
  幸好这一段天气比较爽朗,有了初入金秋时节的凉意,赵凤声一到早晨,就拉着周奉先四处乱转。从夹杂在闹市胡同里的回车巷,再到市中心两千多年历史的武灵丛台,甚至连古时埋骨千万的赵王城都去参观参观。市民们每天都会看到一辆稀罕的二八加重,上面骑行的是一个身型单薄的可怜男人,后座上是一个体型硕大时常憨笑的傻小子,那场面,赚足了眼球。
  傻小子不会骑自行车,只能让赵凤声驮着他,二百来斤的体格不是说着玩的,令人怜悯的赵凤声每天下来都汗流浃背,感觉比起当年重装负重十五公里越野都要累得慌。还好周奉先长得傻,脑子倒也没那么笨,见到生子哥露出疲态了,就下来跑一会,两条大长腿健步如飞,撵在自行车后头,速度一点都不必蹬车的赵凤声慢。
  太阳刚落西山,赵凤声带着周奉先来到了郊区的一处山丘上。

  傻小子茫然看着四周的山坡,问道:“生子哥,这里也没啥景啊,来这嘎哈?”
  赵凤声答道:“你随便转一转,一会咱就走。”
  “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