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38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红皮小猪摇头晃脑,先哼哼唧唧一番,突然对着白无瑕喷了一大口口水,又对着身上的怪蛇嘴巴伸出舌头,被那毒蛇咬了一口后,似乎精神为之一振,然后破口骂道:“呔!你就是那没脸皮的白门妖女吗?”
  搜神异志中记载:山犿以火炼蛇毒为嗜好。意思是这东西吃蛇毒成瘾,就如同人之于丨毒丨品。这东西的舌头被火炼毒蛇咬了之后就会变得格外灵活,巧舌如簧,唇枪舌剑。
  白无瑕随手一挥,那些口水便化作白冰散发着寒气落地,道:“据说这小东西是上古奇兽,很善于窥人心之暗,以口舌诛心,历史上诸葛孔明便养过一头,可谓是喷子鼻祖,今天正好让我开开眼界。”
  玄尘轻哼了一声,道:“往昔白云堂神技化水结冰,被江湖人传说的神乎其神,其实不过是液氮作祟而已,白无瑕,你今天是来挑战老夫头上那四个字的,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把戏还是不要拿出来贻笑大方了。”

  红皮小猪附和道:“雕虫小技,贻笑大方,白门妖女专门爱做这些不登大雅之堂的勾当,弑父屠兄,罔顾人伦,类如禽兽,枉披人皮!性邪行婬,巧言令色,搬弄权术,为祸天下,似你这般无德无行,黑心黑肝,行止丑陋之辈怎么好意思活在这世上?”
  “骂得好!”白无瑕嘻嘻一笑,道:“继续,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如你的祖先帮着诸葛村夫诛心杀人一般,把我也骂死,你若骂不死我,却要当心我把你这小东西给看死了。”说着眼中异彩闪烁,对着红皮小猪俏皮的挤了挤眼睛。
  玄尘横身一拦,道:“人无耻则无敌,先贤诚不欺老夫也,鬼丫头,你是来砸牌子的报仇的,有什么手段尽管冲着我老人家招呼,我这小虫可受不起你这目击神打,你可知道这一点灵性培养出来耗了老夫多少心血?”
  白无瑕道:“老头儿,大家彼此彼此而已,你企图用这小东西乱我心境,也不是什么高人作为。”

  玄尘道:“高人都上天了,老夫凡夫俗子而已,贪恋红尘,沽名钓誉,再活八十年也成不了高人,只求能保住头顶上这块牌子,什么样的手段都无所谓啦,你正当青春盛年,又是重塑道胎之身,根基深厚胜我十倍,今天来势汹汹,老夫自当全力以赴,才对得起你白云堂一千三百年之后的第二天才。”
  “哼!”白无瑕鼻子轻轻哼了一声,道:“玄老怪,趁早收起你这上不得台面的心理战吧,武曌千古第一,我白无瑕如何成色还要留待以后检验,今天先摘了你头顶上的四个字,拿了当代第一再求千古虚名。”
  “嘿嘿。”玄尘道:“鬼丫头,你就这么有把握吗?”
  红皮小猪藏身玄尘身后,骂道:“恬不知耻,无耻之尤,你所谓的道鼎藏真性,证道白云间,其实就是睡男人换来的入道境界,以人为鼎,损人利己,恩将仇报,大德者不为,大道者不屑,迟早有你被反噬的一天。”

  这话说的十分诛心。
  “虫鼠之智,妄窥人心,米粒之珠,也敢放光!”白无瑕冷笑道:“玄老怪,你养的这腌臜货倒是一盘好菜!”说着,手上突然多了一颗白色的珠子,内含水光灵动。托在手上,不停的转动着,看上去极其剔透讨喜。白无瑕把珠子托起在唇边,对着玄尘吹了口气过去。
  隔着挺远的距离,玄尘已经感受到那珠子上惊人的寒意,面色一变,道:“寒毒珠?”
  万山有性,死活不一,活者草木芳菲,百兽兴旺,死者穷山恶水,草木凋零,死气沉沉。地寒之山,孕珠而死,名曰寒毒,有此珠者,寒澈山阴,寸草不生,必定僻壤穷乡,苦寒绝收。就是说,这山也分死活,活的山风灵水秀,草木百兽都兴旺,而死的山则死气沉沉,有一种死山是因为处在地气阴脉上,久而久之孕育了一颗冰珠,叫做寒毒珠,孕生了这珠子的山上不会长一棵草,也没有野生动物能栖居,这样的地方更不适合人类居住。

  玄尘学究天人,自然之道这寒毒珠的来历,之所以面色一变,却是因为他知道这寒毒珠内含寒煞精华,散出的寒气威力比液氮还可怕,以人类体魄根本没可能直接用肌肤接触。除非是修养高深通达大道,身怀相生相克的异宝,能精准利用物感生克的现象,令二者威能在自身体内形成平衡达到相互抵消的作用,才不至于受到损伤。
  这样的道行,其实已经超过了玄尘所能企及的境界。
  玄尘随身取出一只白玉葫芦来,嘴对嘴喝了一大口,面色腾的一下变的通红,身躯微微摇晃,迎着白无瑕吹过来的寒气往前迫近,只见他头顶上冒起白色蒸汽,全身露在外面的皮肤都变的通红,简直像一块烧红的烙铁。
  白无瑕见此情景,不由赞道:“玄老怪,真有你的,你那葫芦里装的是龙息辣酒吧,一般人喝一口就得七窍生烟而亡,你居然能控制全身的体液流向,借经络筋肉运动摩擦将这酒的火性完全释放出来而不伤损内脏,这体术修养,自我控制力精准到你这程度也真是跟神术差不多了。”
  玄尘咧嘴一笑:“世人多无知,才喜欢造神,却往往忽视自身的潜能极限,世间只有人法哪来神术,老夫这些年潜心钻研,总算对人体构造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也钻研出一些特别的体术来,只可惜这粗苯功夫的卖相比你就差多了。”
  白无瑕托着白色珠子,她的手一直在以极高的频率微微抖动,这是一般人用肉眼看不到的。
  玄尘当然能看到,沉声道:“鬼丫头,即便是你也很难让寒毒珠脱离你身上那与之形成阴阳平衡的宝贝太久吧。”他面色开始泛起青白,忙举起玉葫芦又喝了一大口,才又道:“收手吧,老夫认怂了,那四个字送你了,难不成你还真想跟老夫拼个两败俱伤?”
  白无瑕闻言后退一步,翻手收起寒毒珠,道:“玄老怪,你不如让那小东西滚远些,咱们各凭本事斗个痛快!”

  玄尘道:“这又是何苦来哉呢?老夫已认怂,你还想怎样?在我这西宁村再来一场血洗玲珑域泄愤吗?”
  白无瑕有点意犹未尽,皱眉道:“你刚才若不是为了护住那多嘴物,也不会这么容易就陷入被动。”
  玄尘道:“你内外通玄,气机敏锐无双,即便不借助外物,老夫恐怕也奈何不得你了,这比试到此为止,老夫心服口服。”
  白无瑕道:“玄老怪,你少在我面前装怂,我为了今天准备了这么久,你想凭这几句话便把我打发了?”
  玄尘叹了口气,道:“斗不过就是斗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结果,又何必心怀侥幸自讨没趣呢?臭棋篓子才会做这种自不量力破裤子缠腿的勾当,老夫顶了那四个字五十年,也是该换个人了。”

  日期:2018-05-12 0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