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44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辰风,你还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竟然帮着外人在这里和我作对,我要告诉你爸去!”冯湘说着就往外走去。
  “湘姨,我爸在陪着陈市长他们,我看您最好不要去扰,要是再把我爸惹生气了,您这生日恐怕就真是过得不愉快了。”华辰风冷声说。
  冯湘脚步果然停了下来,“华辰风,你是打算一直这样惯着这个女人是不是?”
  “她不是‘这个女人’,她是我老婆。”华辰风纠正说。
  “好,如果我盘点我房间里的东西,少了怎么办?”冯湘说。
  “只要是少了的,您列个清单出来,我赔就是。就当我送给湘姨的礼物了。”华辰风说。
  这话说的带劲,意思是你如果想讹我,我都懒得和你争辩,直接给你钱就是。

  “华辰风,你翅膀还真是硬了,你现在就带着这个女人滚!”冯湘没讨到好处,有些气极败坏。
  “把我儿子还给我,我们马上离开,我本来也不想来,只是爸爸一直要求我们来,我才给他面子。”华辰风冷声说。
  “把那个小子给带过来,让他们滚!”冯湘现在只能让我们滚,才能挽回一点面子了。
  不一会佣人把小峰带过来了,华辰风抱起小峰,往外走去,我也跟在后面走了出去。
  到了车上,我对华辰风说了声谢谢。
  “我只是照顾我自己的面子,不是要护着你。”他冷冷地说。
  “我知道,但我还是谢谢。其实你可以让他们搜我的身。我反正也没拿。”
  “愚蠢的女人,你的包里,一定有东西。那个布局的人,一定会想到冯湘会搜身。如果真是搜了,那我的面子不知道往哪里搁?”华辰风骂道。
  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点道理。赶紧将手往包里探去。
  结果包里其实什么也没有。

  我又找了其他的衣袋,也没发现有什么东西。我看了华辰风一眼,示意他判断错误了。
  “你不会是真的把人家的东西给藏起来了吧?”华辰风冷声说。
  “如果你是这样看我的,那我无话可说。今天谢谢你护着我,我非常感激。”我说。
  “我说过了,我是为了保住自己的颜面,不是为了帮你。”华辰风说。

  “不管怎样,事实上你也真的帮了我,我还是得谢谢你。不过我想不明白,到底是谁在整我?”
  “这就不好说了。这样家庭中的人,相互整是很正常的。只要在这个家庭中的人,都会想着华家的财产,少一个人,自然就少一个人分财产。”华辰风说。
  “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分你们家的财产。我只是一个外人而已。”
  “你倒有自知之明,不过我也奇怪,按理说要整,那也是整我,为什么会冲你下手呢?你在整个家庭中无足轻重,冲你来,就算是间接羞辱了我,那也构不成什么杀伤,他们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华辰风说。
  他这话虽然把我贬得很低,但其实我是认可的。我自己有几斤几两,我当然心里清楚的很。
  车内又陷入沉默。
  我们的谈话太过无趣,小峰听不懂,自己睡着了。
  就这样到了枫林别苑,我说:“麻烦你照顾小峰,我就不进去了。”
  华辰风看了看我,下车轻轻地抱起了小峰,随后说:“既然到这了,就进去吧,明早小峰看到你,也能高兴一点。”
  既然他这样说,我也顺势就跟着进去了。
  哪一个当妈妈的,都想离自己的孩子近一些,哪怕是短暂的也好。

  我晚上躺在床上,想着在华家发生的事,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然后再想到华辰风和林南的事,就更加的睡不着了。
  我隐隐觉得,这件事没有表面上看去的那么简单,但到底复杂在哪儿,我又说不清楚。
  此日起来,小峰说我和华辰风好久没一起送他上学了,表达了想让我们一起送他上学的愿望。

  华辰风答应,我也就答应了。
  小峰一路欢天喜地自不必说,到了幼儿园后,挥手说爸爸再见,妈妈再见,幸福得眼睛里全是笑意。
  看着小峰走进校园,扭过头来时,华辰风的脸色又习惯性地变得一脸冰霜。他一边整理西装,一边往停车的方向走去。在他掠过我的身旁时,人行道上忽然驶出一辆摩托车,向他冲了过去。
  我清楚地看得到,那个骑摩托车的男子,手上握有一把明晃晃的刀。
  那一瞬间我几乎没有犹豫,大喊一声,扑向了华辰风。
  华辰风反应极快,在听到我的喊声后,迅速回头。
  此时那人手里的刀砍向了我,因为我试图替华辰风挡下那一刀。华辰风迅速转身后,手竟然伸了过来,朝着那把刀挡了过去。
  随后我听到了一声‘兹’的响声后,那摩托车已经从华辰风身边飞了过去。

  这时不远处的蒋轩龙已经发动车,向那辆摩托车撞了过去。
  蒋轩龙先是撞到一辆轿车,但他并没有因此停下,将方向绕过那辆车后,继续撞向摩托车。
  摩托车迅速往人行道上跑去,在它快要从绿化树之间穿过去时,蒋轩龙的车撞到了摩托车的尾部,摩托车飞了出去。
  蒋轩龙把车停下,还没下车,那摩托车上的人竟然又爬了起来,扶起摩托车,迅速逃了。

  蒋轩龙也没有再追,而是向我们跑了过来,“四哥,你没事吧?”
  华辰风扬了扬手,我看到他手背上有血。
  他倒像没事一样,声音平静,“砍到手机上了,手背只是伤了一点,不碍事。”
  “四哥,这人什么来头,怎么会突然袭击你?手法看起来不太娴熟,要是专业杀手,你恐怕躲不过这一下,因为我们毫无防备,是我最近太大意了。”
  蒋轩龙眉头紧锁,一脸愧疚。
  “没事。”华辰风淡淡地说,“没死就行。我早上还有个会,送我去公司吧。”
  “你还是去医院包扎一下吧。”我在旁边说。
  我本来是关心,但华辰风却忽然翻脸:“你这个女人逞什么英雄?你以为你能保护我吗?遇到这种事,不自己先躲开,却扑上来,你以为我会很感动吗?真是愚蠢之极!”
  我没想到他会突然骂我,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管我是愚蠢还是怎么的,可我用心是好的呀,他竟然反过来骂我,真是太过份了。
  “还愣着干什么?上车啊。”华辰风还在对我吼。

  我看着他手背流血,心想算了,不和他计较。
  路过一家药店的时候,蒋轩龙将车停下,去药店买了些酒精和创可贴,给华辰风的手作了些简单处理。
  伤口确实不深,他也是运气好,用手去挡刀,只是划破了些皮肉。
  我心想他竟然骂我蠢,他不也是用手去挡,怎么就比我聪明了?
  到了华辰风公司门口,华辰风下了车,往公司走去。

  我也就下了车,准备再去市人才市场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再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
  说来也巧,我在附近等公交的时候。看到旁边一辆车停在那里,有个协警走过来,示意那司机赶紧将车开走。
  我对那车印像很深,是林南的红色轿车。
  我心想这个女人不知道又想搞什么?于是我拦了一辆租车,让师傅跟着林南的车。
  林南的车是红色,颜色比较显眼。虽然是高峰期,但跟起来并不困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