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个女贼做老婆——我与女贼姊妹的生死之恋。》
第40节

作者: 木尧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是说这个,其他的。”
  “真的,现在我就这一个愿望。”

  “那原来呢?”
  “原来?小时候就是想奶奶别再那么辛苦,能有读书的钱,能饱饱的吃上肉就是最幸福的。”
  “我帮你实现吧…”杜鹃轻轻的说道。
  日期:2017-12-11 15:30:34

  “小时候跟着奶奶,虽然没有真的饿过肚子,可也仅仅是能吃饱罢了,只有逢年过节才能饱饱的吃顿肉。那时候就想,每天能饱饱的吃顿肉就好了。”
  “唉……”杜鹃轻轻的叹了口气。
  “虽然那个时候很艰难,但却是那么快乐。后来毕业进了社会,才明白了那些时光的可贵。”
  “一博,你最快乐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杜鹃抓过我的手,和我十指相扣,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问。
  “就是现在。”我看着杜鹃深如寒塘的眼眸轻声回答。
  “那你现在想做什么?”杜鹃嘴角微扬,轻轻的问。

  “想,想,想亲你。”我被她迷醉了,结结巴巴的说出心里所想。
  “想做什么就做吧。”杜鹃说着又闭上了眼睛,轻轻仰起头。
  日期:2017-12-12 08:08:54
  我脑海一片空白,本能的吻了上去。那温柔软的唇那么甜美,瞬间就让我迷醉了。但我真没吻过女孩,根本不知道接吻的技巧,只是粗笨的吸吮着她的唇。突然,一个颤抖的小舌过来了,我就像突然明悟了一样,舌尖贪婪的纠缠了上去……
  良久,快到窒息的两人才分开粘在一起的唇舌。看着面若桃花的杜鹃,那微闭的双眸,那微翕的朱唇,那娇媚的双颊,那起伏的耸胸,我不能自持了……

  “宝儿……”杜鹃一声呢喃,主动躺到了地上,如同一朵绝美的花朵,等着我去采摘。
  “娟……”我用自己都陌生的声音从胸腔发出一个字。
  “想做什么就做吧,我今晚是你的。”杜鹃闭上眼睛轻轻的说。
  “娟……”我好像只会说这一个字了。幸福来的太突然了,我就像一个穷了一生的人突然中了大奖,拿着奖票却不知所措。
  我颤抖着手拉下她早已破烂不堪的运动服拉链,露出了早已看到过无数次的火红色文胸,但却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了。
  伸出手颤颤抖抖去后面解搭扣,杜鹃轻轻一弓身子配合我,但我笨手笨脚的怎么也解不开。杜鹃睁眼瞄了我一下,微微一笑,自己动手去解。
  我顾不上管罩罩了,趁她弓着身子,直接一把拉下她的运动裤,连带着那个熟悉的红色小内内也一起扯到了腿弯,顿时,我日思夜想,梦寐以求的一切都呈现在了眼前。
  无边美景任攀登
  胭脂似玉雪如峰
  杨柳坦腹方驰骋
  兀现寸许寂寞林
  旖旎风光多沟壑

  花瓣轻遮怎看清
  分开眼前云与雾
  待我前去辨分明
  …………
  日期:2017-12-12 12:32:36
  我心里一团火汹汹燃烧,烧的我口干舌燥,烧的我头脑发懵,我伸手去感触那让我魂牵梦绕了四十多天的一切,绵柔似锦,温软如玉,玲珑翘弹,梦幻神秘……
  突然,我发现一滴清泪从杜鹃眼角浸出,慢慢汇聚,在月光下如同珍珠,如同宝石,发出微弱却刺眼的光芒。

  泪珠滑落了,划出了一个长长的惊叹号,无声的跌落在地,在我的心里跌出惊天巨响!她不开心!她心不甘情不愿!她在嫌弃我吗?
  “娟,你是不是嫌弃我穷?”我停下来问道。我不能这样占有她!我要让她心甘情愿的给我。
  “贫穷和富有,与爱情无关。”杜鹃轻轻的带着鼻音说出已经说过了一遍的话。
  “你是嫌弃我没有给你风光的婚礼?”
  “婚礼是俗世的仪式,与爱情无关。”
  “那,你爱我吗?”我满怀担心,小心翼翼的问。
  “宝儿,你是唯一让我动了心的男人。”杜鹃说着眼泪又从紧闭的眼睛里涌出。
  “娟……”我感动了,这个女孩太好了,她不管我一贫如洗,不管我上无片瓦,地无寸席,不管我无媒无证,无花无宴,仅仅因为爱情,就愿意把自己毫无保留的给我,我怎么忍心让她伤心呢?她说这一切都跟爱情无关,真的无关吗?她的泪珠便是最好的回答。

  “我要给你风光的婚礼,我要让你做最幸福的新娘,我要让你高高兴兴的把一切给我。娟,我们马上就出去了,出去后……”我从心里心疼她,我要为她发出永不悔改的誓言,但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我明白我在现代社会的无力和无能,就凭我,怎么能闯出跟她们相配的成功呢?
  “宝儿,你那么着急的出去吗?”杜鹃声音低囔颤抖,眼泪更加汹涌。
  “当然,出去了我才能风风光光的娶你。娟,我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让你跟了我,你起来吧,我要让你嫁给你心目中的王子,我要做那个完美到让你心无芥蒂的王子……”我说着给她拉上了裤子。此时的我真正理解了爱的含义,爱不是索取,而是责任,是为了你我可以等候,可以对眼前的诱惑选择放手。
  “宝儿,希望你别恨我。”杜鹃坐了起来,打断我的话,直接吻了上来。一个缠绵到极致的吻,吻到我血脉膨胀却心如佛境。
  日期:2017-12-13 08:29:40

  “唉……”一声叹息传来,分开了窒息在爱的海洋里的两人。转头看去,洞口一个若有若无的身体闪了进去。
  “那小妖精又吃醋了。”我苦笑着说。
  “一博,你爱我吗?”杜鹃看着洞口,轻轻的问。
  “爱。”我肯定的回答。
  “有多爱?”她依旧看着洞口轻轻的问。
  “比爱我自己还爱。”我说的是真心话。
  “娟,你爱我吗?”我试探着问到。
  “你爱允儿吗?”杜鹃看着我,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喜欢她吗?”杜鹃嘴角微微颤抖着问。
  “喜欢。”我低声说到。
  “哈哈哈哈。一博,我没告诉过你,爱是自私的、排他的吧?”杜鹃说完直接站起来去山洞了,看都没回头看我一眼。
  她也吃醋了吗?可是是你们说的要一起跟我啊,怎么俩人都吃醋呢?从没有恋爱过的我考虑不清这个恼人的问题,就一直在池边月下深思着。

  等我回到洞里,姊妹相拥坐在火堆前,火光映着两张绝美的脸庞,如同一副中世纪油画,美艳绝伦却忧郁深邃,让人怦然心动,却不敢轻易触碰。
  “唉……”又是一声轻叹,不知道是姊妹俩谁发出的。
  “明天就要出去了,你们怎么还唉声叹气的?你们不高兴吗?”我装做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似得,微笑着问。
  “哥哥,你很高兴吗?”允儿看着跳跃的火苗问。
  “当然啦?出去后我才能风风光光的跟你们在一起啊。”我坐到她们对面,兴奋的说。
  “你认为怎么样才是风光呢?”允儿看着我问。
  “你们给我找个机会,我赚他个几百万,咱们不就有钱了吗?有钱不就风光了吗?”我毫不犹豫的说。
  “几百万?哥哥,你能不能出息点?我给你几千万,你能给我风光起来吗?”允儿又表情落寞的看着火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