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个女贼做老婆——我与女贼姊妹的生死之恋。》
第34节

作者: 木尧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了,不哭了,乖噢。”姐姐哭着轻轻拍我的背劝慰着我。
  终于,我哭完了,身心都感觉轻松无比。嗯,还是不闹矛盾的好,这样的感觉真好。
  我乖乖的任由表姐的清洗,表姐却对我第一次这么乖不习惯了,主动抓住我的手,引导着我占她便宜,我自然乐得如此,很快,卫生间里传出我们俩银铃般的笑声,一切都回归原位了!
  “姐姐,你这些天做什么去了?”躺在床上,我边无意识的对上表姐下其手边问。
  “唉~既然你都把你自己的秘密毫无保留的告诉我了,我也把我自己的事告诉你吧!”表姐轻轻的叹了口气,把我拥入她的怀里,给我讲述了一个让我吃惊到爆的故事,她的故事,她和一个男人的故事。
  日期:2017-11-30 08:20:32
  “你说什么?”允儿这个小妖精大声问。
  “没什么。没什么,今天的饭真好吃。”我赶紧端过肉粥来,稀里哗啦几大口就喝了精光。
  “有没有烤肉,我来几大块。”肉粥一下肚我就觉得身体发热,出了一层细汗,顿时轻松了起来,食欲大开,想赶紧吃个大饱。
  “不行,你三天三夜没有好好吃东西了,第一顿只能吃这么多。”杜鹃走过来收走缸子。
  “喂,哪一家的小狗狗啊,怎么还光屁股?”允儿过来坏笑着说。

  我没敢搭话,知道她肯定有阴谋。
  “穿衣服吧,乖啦。”允儿把我的衣服拿了过来,乖巧的在一边半跪半坐,好像要伺候我穿衣服似得。
  “你,你看着我穿?”我意外的说。
  “是啊,很害羞吗?这三天来我早看过无数次了,还摸了无数次,现在看看怕什么?”允儿说完还用粉 舌舐了一下粉唇。抵死的诱 惑啊!
  如果不是从杜鹃的眼里看见幸灾乐祸,如果不是从允儿的背后看到一根棍子,我绝对会上当的。

  “这个,允儿啊,咱们还没有圆房,还是避讳着点好一点。男女大防嘛,男女授受不亲嘛……”我赶紧一本正经的讲大道理,拿过衣裤在毛巾被里面穿。
  “哥哥,来嘛,允儿看着你穿。”允儿开始扯毛巾被,但此时我已经把裤子穿上了。
  “哼,算你识相,以后要是再让我看见他那么大……”允儿说到这里自知失言,马上害羞了一下,捂住了小嘴,但立刻就柳眉倒竖,凶悍至极的挥舞着棍子大声说:“要是再让我看到他那么丑,我就一棍子打死他。哼!还有你,一起打死。”
  日期:2017-12-01 13:13:07
  “是,是,是。谢谢允儿饶命之恩。谢谢,谢谢。”我忙不迭求饶,穿上了衣服。

  脚步还是很轻浮,头也有点晕,身上还是觉得没劲,看来还得养几天了。匆匆去洞口放水,看到雨已经停了,但天色还是不好,这个贼老天难道下了这些天还不放晴吗?
  对了,这几天我怎么上厕所的呢?难道……,她们两个大姑娘,不避嫌不厌脏的伺候了我三天三夜,这是多大的恩情啊,这得有多深的爱才做的到呢?
  也不怪她们俩生气,我中蛇毒之前她们才说了爱的意义,我在晕倒前才领悟了爱的真谛,怎么身体刚有点起色就犯这个毛病呢?我真是允儿说的用下半身思考的吗?对,我得抛弃这些龌龊思想,要做一个有道德、有理想、纯粹的高尚的人。我要提高思想素质,对了,还有文化知识,还有乱七八糟,既要征服得了娟的高雅冷艳,还得斗的过允儿的古灵精怪。对,出去后就……
  “宝儿,蛇!”杜鹃大声惊叫。

  蛇?又是蛇!这个破山林里什么都不多,就是蛇多。老子刚被蛇咬,气还没处撒呢,现在报仇的时候来了。我本能反应的转身一个大跨步,却忘了我的身体还没恢复,动作幅度太大,竟然眼冒金星,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靠,在老子最虚弱的时候搞偷袭?我心里怒火中烧,身体却没有了往日雄风。不过我对这种冷血动物却没有一点点的恐惧,哪怕是刚刚被咬还没恢复。我往姊妹俩身边摇摇晃晃的走去,顺手拿了一根棍子。
  一条一米五左右的灰色黑花蛇正对着姊妹俩吐信子。由于在这个山洞呆的时间太久了,因为野猪的余威造成的安全让我们都放松了警惕之心,造成武器都随处乱丢,不放在手边了。杀伤力最大的柴刀放在墙边,斧子在洞口,杀猪刀应该是作为厨刀用,放在火堆旁边,现在离我最近。我边走边在地面敲打着棍子吸引蛇的注意,慢慢过去捡起杀猪刀。老子今天就带病杀蛇,做顿蛇羹给成爷我补一补。

  正当我捡杀猪刀时,蛇动了。其实这条蛇根本不算什么,放到平日我一把就抓了,甚至敢把它绕在脖子里玩。看着它那缓慢的动作和肥园的身体,平日见了肯定口水大流的喊,真是一道好菜啊。可是我现在动作也慢了,力气也小了,头晕眼花,四肢酸软,对付这家伙可得费点心思了。
  “宝儿,快点到我后面来。”杜鹃坚定的说道。
  日期:2017-12-01 18:38:51
  杜鹃此时手里拿着一根棍子,怒视着逐渐向我蜿蜒而来的蛇,跟一只老母鸡护仔似的护着身后的允儿,还要叫我也躲在她的身后,她应该是看到我踉跄的脚步和额头已经冒出的汗珠了。
  “没事,娟,等着吃蛇羹吧。”我故作轻松的说,再次不停的用棍子敲击地面,让这条冷血动物快点过来,好快点结束战斗,我怕我坚持不了多久。
  如我所期盼的,蛇很快过来了,它没有理会棍子,直接朝我发动袭击,我用棍子挑它,它敏捷的躲过,朝我扑来,关键时刻我使尽全力一刀砍下。砍是砍中了,不过我速度不快,并且几天没磨刀,杜鹃估计也不会用刀,所以也不锋利了,杀猪刀也不重,没有什么惯性,所以这一刀并没有给蛇造成多大伤害,仅仅只是把它砍到地上打了一滚。它暴怒了,再次朝我扑来,速度比刚才快了一倍有余,刀是指望不上了,棍子在这么近的距离已经成了累赘,我心下一怒,直接赤膊上阵,看你病成爷怎么赤手斗长虫。

  我把全身力气集中到右手,用比平常慢几倍的速度抓去,还好,抓住了,但却比预期的部位往下了一点。这畜生转头就咬,又是上次受伤的部位,这是给竹叶青报仇来啦?我可不管你是不是报仇,我也没时间想这些,赶紧用左手去捏它的七寸,动作慢到让我悲凉,不过还好,总算捏住了,没有被咬。要是平时,这个时候把蛇像甩皮鞭似得重重的在地上摔一下就可以了,然后就剥皮吃肉了,可现在呢?第一是我抓蛇的动作太别扭,两只手抓着,想摔也甩不起来,第二是觉得这条十几斤重的蛇我竟然提不起来了。

  日期:2017-12-02 04:39:26
  蛇可不管我是不是病人,身子盘住我的右胳膊,越缠越紧,我的右手快抓不住了。蛇口大张,毒牙毕露,信子血红,好像不一口吞了我就对不起它蛇族八百口似的。
  “娟,把它的头剁下来。”我一个人是肯定斗不过它了,不得不呼叫支援。
  我滚倒在地,把蛇头尽量搁在地上,就等着杜鹃过来要它的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