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个女贼做老婆——我与女贼姊妹的生死之恋。》
第31节

作者: 木尧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允儿说完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翻身躺下,看到杜鹃好像在想着什么没有动,直接拉倒杜鹃抱住她,用毛巾被捂住了两人的头。
  日期:2017-11-25 22:48:51
  “姐姐,我爱你,一生一世,至死不渝。”

  “允儿,姐姐也爱你,生生世世,无止无休。”
  唉,两个老婆又生气了。不行,出去之后一定要多读书多学习,绝对不能把光阴浪费在游戏和小电影上了。我暗暗下了决心,倒头睡去。
  第二天在炸雷声中惊醒,老天爷不仅仅没有把雨停下来,反而电闪雷鸣、狂风大作了起来。杜鹃已经起来了,坐着抱着允儿。
  “一搏,允儿好像又有点发烧,还咳嗽。”杜鹃担忧的说。
  “昨天不是好多了吗?”我说着赶紧过去,一摸额头,就是有点烧。

  “昨晚她出了汗,我要上厕所她非一起,回来就有点咳嗽......”杜鹃满怀歉意的说。
  “怎么办啊?也没有药?”我着急了起来。简单感冒着凉硬抗可以,这样反复感冒,没有药可是大麻烦。
  “是啊,没有药,这可怎么办?”杜鹃急的开始掉泪。
  “姐姐,我没事,就是个感冒咳嗽,怕什么......”允儿说着又咳嗽了起来。
  “药?好,我出去找药。娟,你给允儿煮吃的。我去去就回。”我想起来了,一路走来,好像有不少草药,多的不认识,柴胡、远志、野菊花什么的我还是认识的,记得奶奶总是在地头种一点这几种药,感冒发烧就拿来煮了喝,有时候还是很管用的。

  “一博,外面打雷闪电、风雨交加的......”杜鹃担心的说。
  “没事,我不走远。”我把背包做了个简单的雨披带在头上,拿上柴刀,别上斧头,头也不回的冲向雨里。
  风是刮的厉害,雨却不大,我得快点,要不然一会就下大了,我心里想着,低着头寻找着这几种药。越是想找什么越是找不到,赶路时不时就看到的小草,这会却遍寻不见。
  风停了,雨大了起来,我却什么都没找到,我心下焦急不得已再往远处走。到了一个小山包,总算功夫不负苦心人,一片野菊花开的正好,就是被风雨吹的东倒西歪。不管三七二十一,大把揪下塞进袋子。哟,这不是柴胡吗?不多,但够用了。甘草,嘿嘿嘿,意外发现啊。没有板蓝根,没有远志,不完美,再往远处走一点。
  终于,找到了远志,板蓝根确实没有。雨越来越大,快点回去吧,这应该也够用了,打定主意马上飞跑着往回赶。
  前面一根树枝挡在半空,跳不好跳,钻不好钻,真真让人讨厌,心里一动,直接一柴刀砍了过去。突然手腕钻心一疼!靠!树枝底下竟然藏着一条二尺来长的蛇,随着我砍断树枝它直接扑过来咬了我。跟树枝颜色差不多,绿色的蛇,大名鼎鼎的竹叶青!
  这些年吃了这么多蛇没事,今天却阴沟里翻船被你这小东西咬了老子,去死吧。一柴刀结果了它,忍住疼痛,抽出斧子,赶紧在两个牙印处割了十字刀口放血。
  日期:2017-11-26 18:24:17
  使劲的挤出黑色的血,就着雨水冲干净再挤,直到挤出来的血液成了鲜红才罢手。割断背包带子,牙咬着扎住伤口往上十来公分,这才往回跑去。
  我知道竹叶青的毒性猛烈,才把几种急救办法一起用上,但还是有点低估了这畜生的实力。没跑多久我就觉得身体的力量在快速消失,眼睛有点模糊,脚步开始飘忽起来,毒素在血液里循环了!我心下大惊,但也没有办法,在这里,感冒都没有药,别说治疗竹叶青毒素的血清蛇药了。快点回去,快点回去把药给了姊妹俩,也算我没白出来一趟。
  咬紧牙关拼命的跑,终于,看到山洞了,回家的感觉瞬间温暖了我。咦,那是什么?是杜鹃!她在洞口探头张望着。她还能张望什么呢?除了我,除了这个她深爱着的男人,她还能张望和期盼什么呢?

  “娟,我回来了。”我叫了一声,觉得浑身力气回来了一些,脚步更快的飞奔上去。
  此刻我才明白了杜鹃话里的意思,爱是沉重的责任,爱是无私的付出,爱是无怨无悔,爱是至死不渝。我这会就是这样想的,为了她们,我可以做一切,哪怕是付出生命我都愿意。
  “一搏,你总算回来了,让我们等的好辛苦。”杜鹃娇嗔道。
  日期:2017-11-26 18:26:27
  我被拉进了厕所,放到了墙角,胖子还从怀里给我拿出来一个床单。我蜷缩在墙角里,考虑着我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考虑我现在的处境和困难,我要报仇就得先出去,要出去就得先活着,可现在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个问题,现在迫切需要解决的就是如何活下去……
  接下来的几天里,韩昌安排的人每天“揍”我几次,我也在厕所冰凉的地上享受了几天安静的日子,直到那个送我进来的狱警过来把我提了出去。
  “这几天过得还不错吧?气色不错啊。”他第一次跟我说话,一说话就吓了我一跳。
  “这,我……”我急忙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哼哼!你们的那点小把戏还能骗的了我?我是看你可怜才装不知道的。现在好了,被发现了,你有的受了。我说你怎么还不找人托关系啊,你姐夫快被折磨死了。走!”那个狱警说着推了我一把。

  “我出不去,也联系不上外面,也不知道该找那个关系啊。”我无奈的说。
  “政府,我姐夫怎么样了?”我说完又赶忙问。
  “能怎么样,想想你这几天的日子吧。”他说完叹了口气。
  “别说这些了,有关系就赶紧用,没有就等死吧。”他说完突然站住回头看了一下摄像头,悄悄说:“要是有关系我可以给你打电话联系。”
  他的话让我很意外,我疑惑的看着他。
  “别怀疑了,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我也想让他们死。”他悄悄的问:“到底有没有关系啊,快点说。”
  “真没有啊,我一时也想不起来。”我再次站住无奈的回答。
  “那你慢慢想,想起来就找机会告诉我。”他说完又推了我一把,让我继续走。
  “一定要坚持下去,千万别绝望自杀,他们要的就是你自杀。”说完就打开一个牢房的门把我推了进去。
  如我所想,一进去就是挨打,这次可没有人帮我,我实实在在的被打了好久直到真的晕了过去。
  我在肛、门剧烈的疼痛中醒了过来,我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人在我身后动作着,丨肛丨门火’辣的撕裂的痛,我马上被吓的清醒了。这,这,我这是被强’奸了吗?是的!现实告诉我,我一个四十岁的男人被人鸡’奸着。
  我双腿吊在床下,身体爬在床铺上,被不知道是谁在身后强’暴着,身后那粗重的喘息和一次次的冲击让我羞愤欲死。我挣扎着想起来,才发现我的双手被绑在床铺上了,我哭了,我奔溃了,我觉得活着没有丝毫意义了。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在那牲口的一次次冲击中淡然无存。我没有再挣扎,我想着,死了吧,死了吧,死了这一切就结束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