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个女贼做老婆——我与女贼姊妹的生死之恋。》
第24节

作者: 木尧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声咆哮自远处传来,野猪!这货没走远,又冲回来了!允儿吓的瑟瑟发抖,杜鹃也脸色大变,不知所措。
  再上树吧,没其他办法。三个人手忙脚乱的上了大树,野猪及时赶来了,咆哮撞树瞎闹了一会,三个孩子也来了,四个家伙又悠闲自在的吃食游戏开来。
  我们特么躲野猪窝里了!我突然惊醒过来。怪不得这家伙晚上不走,早上肯定是去喝水,现在喝饱回窝来了。
  我考虑了一会,看到杜鹃和允儿无奈、焦急、恐惧的脸色,我决定了。

  “鹃,我一会下去引开野猪,你们趁机逃走。”我沉声说道。
  “不行,你跑不过它。”杜鹃马上否决,关切的表情溢于言表。
  “没事,我找个大树绕圈子,一会就把它绕晕了。”我安慰着她。
  “我也不同意,我们再等等,一会它就走了,我们下去直接跑,不耽搁了。”允儿也否决道。
  “不能等了,这里是野猪的窝,他们不会离开太久。我们现在还有点体力,如果再等,恐怕下了树我们也跑不远了。我决定了。”我不想再犹豫,如果我再犹豫下去恐怕就会被姊妹俩说服了。这样虽然危险,但却切实可行,因为如果我们再等,体力消耗是一方面,对野猪的生活规律我们可是一无所知,万一猜错了它们出去饮水的时间,那时恐怕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拿起杀猪刀的矛,整理好弓箭,除了一个打火机,把身上的所有东西都留给她们,在姊妹俩的惊呼中跳下了树。

  “一博,不要啊!”杜鹃凄厉的喊了一声。
  “哥哥。”允儿带着颤音喊我。
  “记住,一直向西,太阳落山的方向。不用等我!”我趁野猪愣神的时候,飞步往东跑去,野猪咆哮着跟了上来。
  跑,拼命地跑,拐弯跑。我脑海里命令着,腿机械的跳跃着,野猪在身后咆哮着,追逐着。
  不知跑了多远,野猪到先不追了。不行啊,虽然我现在快累死了,可是也没跑多少时间,野猪很快就会跑回去的,姊妹俩还是不安全啊。我喘着粗 气停下来,转身等着这头蠢货。
  “喂,你成爷在这里。来啊。”我挥舞着胳膊喊了起来。
  它再次被激怒了,发疯般朝我冲来,我赶紧转身就跑。没多久,我腿软筋麻,实在跑不动了,野猪却是越跑越勇,大有不咬死我不罢休的气势。这蠢货是被我给绕曲线绕的火大了,不把我干死难解他心头之恨吧。
  唉,我恐怕是要喂了这头蠢货了。想成爷我光辉一生,不想却葬身猪口。
  呸,光辉个屁,一辈子一事无成,穷到底掉,除了奶奶没一个人关心你的死活,喂猪正好配你。
  不对,我有两个深爱我的女人,她们一个面冷心热,一个古灵精怪,都是人间少有的绝色美人,我这就是为了她们而死,我死得其所。唉,就是没有能好好享受她们,要是能一百遍啊一百遍,那我成一博就死而无憾了。

  野猪已经离我很近了,我甚至能感觉到那股臭熏熏的气味了。唉,鹃,允儿,再见了。
  正当我准备放弃时,突然,前面一条深沟,足有七八米宽,野猪再牛也没老子丨弹丨跳力好吧。我心下一喜,潜力顿时被激发,加快速度上前,拼命一跳,感谢老爸的沙袋,感谢平日的锻炼,感谢老天爷,我跳过来了。
  刚一落地马上就地一滚卸去冲劲,前腿弓后腿蹬,握紧杀猪刀矛,准备等野猪不落地就给丫一刀,以解成爷被追到如此狼狈的心中怒火。
  我猜的没错,野猪身宽体胖,腿又短又细,平常又不绑沙袋训练,所以它确实没有我弹跳力好,况且它到了沟边还本能的慢了一下,等它起跳时冲力已经大减。它过是跳过来了,就前蹄过来了,后蹄子却没跟上,轰然一声吊爬在沟边,前蹄扒着后蹄乱蹬。
  趁你病要你命,港片的经典名言,小的成一博不敢不用。我不顾自己浑身脱力的颤抖,赶紧过去,持矛就刺。第一刀竟然没有刺进去,麻蛋,刺到颅骨上了,胳膊抖的失去准头了。拔刀再刺,目标眼睛,就是眼睛,让你瞪成爷我!我咬紧牙关,使出最大力气和最快速度,噗嗤噗嗤就是数刀,最后一刀竟然深至刀把,在野猪眼窝卡住拔不出来了,野猪嘶吼着掉了下去,我软软的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再有意识时,太阳正当空,抬起酸软的胳膊一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这一觉竟然睡了几个小时?赶紧起来去沟边查看。刚才恐慌之下没有注意,原来这个沟仅仅只有三米来深,野猪已经死在了下面,那把刀还插在眼眶,木头把却断了,丢在在一边。
  你追成爷一程,成爷也送你一程吧。我念叨着爬下沟去,拔出刀来,开膛破肚,准备大吃一顿。
  我必须吃点东西,我必须恢复体力,因为我不知道我刚才跑了多久多远,更不知道现在在哪里,我必须吃饱喝足了再去找姊妹俩。在这深山老林里,要找两个人真是大海捞针,我要没有足够的体力,只是赶时间跑回去找她们,恐怕没找到她们前我就先死了。
  掏出猪心猪肝猪腰子,生火,切片,烤个半熟胡乱塞进嘴里,吃了个大饱。把猪后腿带猪臀割下一条,丢进大火里,烧至表皮焦黑,拿出来用灰抹了一遍,简单处理防止腐烂变质,等找到姊妹俩再用烟熏吧。用树藤捆好背上,足有三四十斤,要是找到姊妹俩,足够我们吃到走出大山了。
  “猪兄,成爷少陪了。”我大吼一声,爬上沟来,往来的方向快步走去。
  一路找着来时的痕迹,回到猪窝的大树下时,竟然已经天黑了。姊妹俩这会应该早在十数里以外了吧。白天找人都不好找,别说晚上了。没办法,生火,烤肉,休息一晚,明天再找,急不得。
  三个小猪哼哼唧唧的回来了,四处找着老母猪,本想一个个宰了泄愤,想了想算了,本就是我们闯进人家的地盘,被人家追杀也是应该的,况且他们已近死了妈妈,我就饶你们一命吧。
  这里是野猪的地盘,现在野猪死了,这里应该是很安全的,我放放心心的躺了下来。不知道姊妹俩吃了什么?那一点点腊肉够她们吃吗?她们找到睡觉的地方了没?我不在她们害怕吗?胡思乱想的担心着,疲惫的睡了过去。
  早上起来吃饱喝足就出发,找寻着姊妹俩的痕迹,找到快中午了都没有发现,不得已,返回来再找。再找还是没有,奇怪。难道她们没有往西走?难道……我心里一惊,这俩傻丫头不会是去找我了吧?
  我赶紧往我跑的方向找,果然,没多远就有刀在树上砍的痕迹,这是留的标记啊。这俩傻妞,真是……我的泪涌了出来。
  隔不了多远就有一个记号,我快速的追赶着,着急的找寻着,太阳下山了都没找到。我的杜鹃,我的允儿,你们到底跑那里去了?
  森林里的夜晚来的早,太阳落山一会就黑了,不能找了,明天吧,明天一定能找到。我给自己打着气。
  吃饱了靠在一颗树上,想着三个人在一起的这些天,心里一酸,已经习惯了三个人一起睡的日子,现在一个人睡,顿时觉得恓惶凄凉。唉,你们在哪里啊?咱们一起睡多好?我真不放心你们俩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