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个女贼做老婆——我与女贼姊妹的生死之恋。》
第23节

作者: 木尧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天依旧眷顾我们,十几天都滴雨未下,允儿和杜鹃也都习惯了这种高强度的跋涉,我们痛痛快快赶了大半的路程。从水流方向可以看出,我们已经过了最高处,从爬山改成了下山,希望就在前方,我估计再有十天就可以出山了。
  小二十天里,姊妹俩学会了辨识蘑菇和野果,杜鹃爬树掏 鸟蛋的技术也进步了,允儿自走了大姨妈,走路也跟的上了,三人虽然都衣衫褴褛,但精神却还是不错的。
  储存的食物都吃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半包盐和小小的一块腊肉,酒还有一点,灌进水壶,酒壶被用来储存水。
  好运气在这天中午被用完了,多日未见的危险动物出现了。不是猎豹野狼一类的大型肉食动物,那些动物在这里或许有,但也是很少很少的,从进山起就没有见到它们的粪便,或许这一片的保护动物早被人类给灭绝了吧。原来这里没有被划保护区,周边省市的人都在山上伐木卖钱,后来有人发现抓野生动物比伐木挣钱,一场浩大的捕猎活动过后,这里能留下什么就可想而知了。
  虽然豺狼虎豹没有了,但野猪漏网了。它们以极强的繁殖和生存能力,从人类的猎丨枪丨下得以幸存,并且逐年发展壮大。现在,四头野猪就在我们前方不远处觅食。
  一大三小,大的足有小牛犊大,小的到是不大,可以拿来烤了吃,但有那个牛犊在,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鹃,快上树,允儿,我送你上树,躲躲再说。”我没有犹豫,直接命令。
  杜鹃没有说话,用行动执行了命令,呲溜溜爬上了边上的大树。我抱起允儿的腿,一把把她举高,她抓住树叉就要往上爬。树上多年的苔藓滑不留手,她一下没抓住差点摔下来,不由惊呼了一声。
  野猪警觉的往这边看来,看到三个陌生的东西,嘴里开始呜噜噜的咆哮起来,这货在警告我们。
  警告个鸟啊,跑我们跑不过你,打我们打不过你,讲理你特么又不听,老子说我是过路的你信吗?我嘴里嘟囔的骂着,再次用力把允儿送上了树。
  野猪看到警告无效,跟我们东北大哥似得,脾气暴躁话不多,直接冲向敌人,就要展开近身肉搏。
  我头皮一麻,被这货撞上或者咬了,估计就得葬在这里了,赶紧双足发力,跳起抓住树桠,手忙脚乱的爬上了允儿所在的树枝。
  野猪呼啸而过,一个急刹车,掉头又冲了过来,高高扑起要咬我们。蠢猪,你能跳三米多高吗?况且树还有很高,成爷我爬到高处看你耍宝去喽。我轻轻一哂,看不起这个蠢货。
  我看不起,不代表允儿也看不起,野猪刚才那一扑,离我们也就几十公分,她被野猪的咆哮和血盆大嘴给吓坏了,手软脚麻,一下子没有抓好,竟然从树上滑了下去。

  我下意识一抓,只抓住她的衣袖,手一滑,她真的掉下去了。野猪一扑未见成效,此时正往远处跑,准备助跑后再来一次冲锋。这畜生听到有响动,转身看到掉下来个活物,马上掉头回旋。
  说时迟那时快,我根本顾不得想什么,直接跳下去,抱起连吓带摔早已神游天外的允儿就跑。
  是的,爷跑不过你个蠢货,可是转圈拐弯爷可是比你灵巧多了,看爷今天不绕晕了你个蠢货。我心里给自己打气,迈开腿就往边上一棵巨大树木后面跑去。
  野猪咆哮着追了上来,我绕着树跑,它绕着树追,果然有效。它身重脚小,转弯时哧溜打滑,方向感又差,总是得冲出一截子之后才转向回来,一时之间还真没有追上我。
  嗖的一声,一支标枪般的东西飞了过来,准头极高的插到野猪身上,不过力道太小,野猪皮又厚又硬,根本没有扎进去,跟打了一下似得滑落在野猪身后。
  野猪被激怒了。应该在这一片它就是土皇帝,也许从小就没有被什么东西欺负过,今天这几个奇形怪状的东西,不仅仅闯入了它的地盘,还屡次挑战它的威严,如今又把它打了一下,顿时,这位土皇帝大发雷霆,咆哮声音响彻山林,恨不得把我们全部撕裂。

  “啊!过来啊,蠢猪,过来啊,你姑奶奶在这里。”杜鹃在那边的树上叫喊着,挥舞着胳膊吸引野猪的注意。野猪暴怒之下冲了过去,给我和允儿留下了宝贵的逃命时间。
  “快,爬上去。”我把刚刚清醒过来,还在瑟瑟发抖的允儿往大树上推去,她颤抖着,总算爬上了一个大枝桠,我捡起我们杀猪刀做的矛,快速爬上去陪允儿。
  “允儿不怕,哥哥在。”我把她搂在怀里轻轻的安慰到。
  “我们安全了,这蠢货不会爬树。”我揉着她的头发说。
  “我,我,我不怕。”允儿的声音颤抖到让我听不清。
  “来,喝口酒。”我取下水壶给她灌了口酒,她好了一些。
  此时野猪正咆哮着撞杜鹃所在的树,把那棵腰粗的树撞的簌簌做响,杜鹃恐惧的看着野猪,抓着树桠不敢乱动。
  “鹃,别怕,没事,它撞不倒树。”我对杜鹃喊到。
  “嗯,我知道,我没事,你们俩小心点。”杜鹃回话道。
  我不想杜鹃受太多惊吓,拿起弓箭,冲着野猪就是一箭。杀伤力为零,但挑衅值爆表,野猪又冲我们来了。哼,就这么几下子罢了,懒得理你。
  “鹃,你再往上一点,用包带把自己绑树枝上,别让掉下去。”我喊着吩咐杜鹃。
  “知道了。”杜鹃很快执行了命令,我心里轻松了下来。
  “哥哥,它什么时候会走?”允儿在我怀里轻轻问。
  “过一会它没意思了就走了。它还能跟咱们耗多久啊,它也要吃饭不是?”我肯定的说道。
  但我猜错了,我低估了野猪的耐性,它不咆哮撞树了,而是心平静气了下来,悠闲的带着三个孩子在树下觅食,直到太阳落山。这货要在这里过夜?
  我和允儿在树上坐的腿都麻了,看来一时半会这家伙是不会走了,我们得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了。

  “鹃,你那边有吃的吗?”我问。
  “没有,不过水壶在这里。”杜鹃回答。
  “看来这家伙今晚不会走了,咱们得提前打算了。”我无奈的说道。
  “好的。我不饿,能坚持,是你们没水,恐怕不好过。”杜鹃总是贴心的替别人着想。
  “没事,怎么也能坚持到明天早上,也许半夜它就走了。”我肯定的说
  “哦,你们小心点。”杜鹃嘱咐道。
  “你把自己绑结实了吧?”我不放心的问。

  “结实了,你放心。”杜鹃肯定的回答。
  我放心了,把我跟允儿也绑在树叉上,准备跟这个蠢货耗一夜了。
  “哥哥,你的怀里好温暖。”允儿轻轻的呢喃了一声。
  日期:2017-11-17 22:06:48
  心惊胆战的一夜过去了,第一缕朝阳来时,树下的野猪们已经不见了踪迹,我心了一松,总算送走了这尊瘟神。
  叫醒允儿,我解开自己,活动了一下麻木的手脚,先跳下去查看情况,野猪果然走了。
  接允儿下来后,杜鹃已经自己下来了,三个人都疲累不堪,我还是坚持着生了火,打了水,烤了点腊肉和蘑菇, 匆匆吃了点早餐,总算恢复了些许体力,三个人准备出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