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个女贼做老婆——我与女贼姊妹的生死之恋。》
第21节

作者: 木尧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给你。”允儿从毛巾被里伸出小手,一块浸透红色的纸巾带着温度递到了我的手里,或许是她为了节省卫生纸,或许是她的量大,我拿到手里竟然觉得沉甸甸的。
  我抓起来朝着洞后使劲一丢,扑棱棱,蝙蝠好像被使了魔法似得,一大半随着纸巾飞了过去。
  “快点擦。”我直接命令道。

  “给。”允儿又递过来一团纸。
  我捡起一个木棍,用纸包起来使劲往刚才的方向一丢。
  “用缸子里的热水擦。”我说着又用木棒打死一条探头探脑的蛇,开始把火堆间的空隙往小的缩。
  杜鹃把缸子递给允儿,帮我添柴拢火,还得替允儿驱赶已经为数不多的蝙蝠,忙的不可开交。

  “好了。”允儿说到,声音颤抖嘶哑。
  我听后又含了一口酒,先往允儿身上喷了大半,驱走余下的蝙蝠,一把扯掉毛巾被,蹲下去把允儿推倒,用膝盖分开她的腿,一口烈酒就喷到她的腿间。当然,是没有着火的烈酒。允儿那里肯定还有血腥味,我不得不用烈酒味来掩盖了。
  允儿瞪着惊恐的大眼睛看着我,不过马上明白我的意思了,不仅没有反抗,反而扭捏了一下说:“再来一点,可能漏到裤子上了。”
  我赶紧含酒,转头时允儿已经爬在地上,翘起娇 臀,那动作暧 昧到我恍 惚了一下。
  “快点啊,坏蛋。”允儿娇呼道。
  “唔。”我从鼻子应了一声,赶紧喷去。
  杜鹃把火均匀的排成一道火线,蛇已经不敢进攻了,我回头手忙脚乱的把两条死蛇丢进火堆,掩盖血腥味。

  也许刚才允儿身上的血腥味重,也许是蛇靠近火堆,也许蝙蝠对蛇血有天然的某种厌恶,反正没有一只蝙蝠朝有些许血浸出的蛇飞来,也少了我们一些麻烦。
  我和杜鹃,加上已经缓过劲的允儿,三人齐心协力,把火堆燃的旺旺的,蛇已经开始退后了,我们三个人都长吐了一口气。
  我美美的灌了几口酒,把酒壶递给杜鹃,杜鹃迟疑了一下,接过去喝了一口,皱眉咽下,又喝了一口,过了几秒钟睁开眼睛,脸色好了一些。
  “我也要喝一口。”允儿拿过酒壶说。

  “你来那个了,最好别喝。”杜鹃担心的说。
  “呵呵,还不知道能活几天呢,还顾得了她?”允儿惨笑着,仰头喝了一大口,皱眉咽下,脸色瞬间红润了一些。
  没多久,蝙蝠抢光了纸巾,回到原地睡觉去了,蛇慢慢的退回去,享受他们迟到的夜宵去了,我们仨总算解除危机了。
  再次添了火,我发现死蛇并没有烧焦,而是落进了灰烬里面。我赶紧挑到边上,这可是我几顿大餐啊。
  蝙蝠到是打死不少,不过我没吃过,现在有这么多蛇肉,也懒得研究它了。捡起来丢到后面,喂蛇去吧。
  看了看表,已经五点了,这一折腾竟然折腾了两个多小时,累啊!不过累也不敢睡了,杜鹃搂着允儿在火堆边想着什么,我来回的拢着火,等着天亮。
  突然,一阵扑棱棱声音响起,我们仨都吓了一跳,蝙蝠铺天盖地的飞来,天呐,又来!

  “允儿,再抽出来给我。”我赶紧站起,拿酒拿火,命令着允儿准备战斗。
  “哦。”允儿没有扭捏,没有避讳,直接伸手进了裤子,略一动作便抽出一个条状的红色纸巾。
  我还没有去接,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蝙蝠理都不理我们,绕着洞口飞了一圈,直接朝洞深处飞去,刹那间无影无踪。回头看时,蛇也早已踪迹全无,我们安全了,因为此时第一缕朝霞出现了。
  “讨厌,讨厌,讨厌,成一博,你最讨厌。”允儿娇喊着,脸红成了个小苹果。
  “怎么啦?”我不解的问。
  “不理你了。”允儿说着往外跑去,杜鹃瞪了我一眼,抓起剩余不多的卫生纸跟了出去。
  哦。呵呵,原来是害羞了啊。这个小 老婆,真是脸皮薄。
  我笑了笑,捡起灰堆里的两条死蛇,还是热乎乎的,三下两下剥皮切段,收拾停当,去后面水池洗干净,准备早餐。

  她们俩回来都不理我,去后面洗漱完回来,依旧每人一副冷脸。
  “刚才谁知道那些畜生是要走啊,我还以为又闻到味了。”我讪笑着解释。
  “不许再说!”允儿怒叱道。
  “好好好,不说,不说。”我赶紧笑着说。
  “一博,谢谢你。”杜鹃看着我,轻轻的说了一句。
  “一家人,怎么这么说,保护你们是我的责任。”我说道。
  “姐姐,别被他骗了,他就是……”允儿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
  “唉,吃饭吧,吃完赶路,早回一天,爸爸就少受一天苦。”杜鹃叹了口气说。
  她们继续香肠腊肉,我烤蛇肉,吃了一条留了一条,略略烟熏火烤,收起来下顿吃。
  老天作美,又是一个好天气,路上野果多了起来,鸟窝也有几个,鸟蛋不说,有一窝还有四只不会飞的小鸟,在允儿的强烈反对下,我还是一把捏死装进了口袋。中午没有休息,一直赶路,但到了傍晚还没找到可以栖身的合适山洞。不得已,继续赶路。
  “我要上厕所。”允儿皱眉说。
  “姐姐陪你去。”姊妹俩招呼都没打就跑了。
  “唉,什么时候了还避讳我,天快黑了你们还乱跑,真是的。”我不由埋怨起来。
  姊妹俩没接话,钻进树后的草丛去了。我无奈,只有等着了。看到旁边一棵小树,寸许来粗,几片叶子半死不活,想着砍了做个手棍正好,没有犹豫就是一刀。小树应声而倒,我拿起来砍掉枝桠,试了一下,让我惊喜的事情出现了。这根棍子竟然韧性极佳,比我原来上山打猎时用的自制弓身韧性和弹性都强好多倍。好,就做个弓。即便没有铁东西做箭簇,射木棍也能打些小鸟吧。
  “一博,你过来。”杜鹃喊我。
  “怎么啦?”我问着往过走,过去后看到允儿得意洋洋的看着我,身后一棵巨大的树。

  “这棵树有个树洞,我们可以在这里将就一晚。”杜鹃说。
  我走近一看,果然,这个树洞用来过夜简直太完美了。洞口不大,仅能一个人钻进去,里面空间却不小,直径竟然有三米开外。并且很干燥,也没有动物活动的迹象。
  “很好,很好。就这里了。”我高兴的说。
  “哼,还嫌我们乱跑吗?要不是我们,你就得餐风露宿了。”允儿这个记仇的小家伙,撇着嘴丢了几个白眼过来。
  “哟,找个睡觉的地方就这么牛啦?”我见不用为过夜的地方发愁,就开始逗这个小妖精。
  “哼,就牛了,不服气?今晚不许你跟我们睡,自己睡外面吧。哼!”允儿说完钻进树洞。
  日期:2017-11-17 12:54:57
  “我捡柴,你去打水。”杜鹃微笑了一下,去捡树枝了。
  我们刚刚路过的地方就有一个小溪流,很近,我们还在那里洗了把脸。接到大老婆命令,我放下东西,拿着水壶和缸子去了。
  回来时允儿已经生了火,杜鹃还在往树洞搬柴。我把水交给嘟嘴不理我的允儿,出去和杜鹃捡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