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24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是一百大几十斤的富态女子,赵凤声还觉得情有可原,那么多肉也有地方下手。但像崔亚卿这样侧面如纤细杨柳的身段,咋搓?
  而且当年偷窥女浴室的时候,没发现搓三面啊……
  潺潺水声终于停止,崔亚卿却又待了一刻多钟才打开浴室大门。
  女人每次嘴里所说的时间,远远比实际花费的时间要少很多,相信不少热恋过的男人都深有体会,如果能把等待的时间积攒下来,再去泡两个妹子都绰绰有余。崔亚卿从进入浴室的门算起,已经超过了一个半小时,是她刚才口中提到的时间三倍。
  赵凤声从窗户反光中隐约看到了美人出浴图,还好崔大美人没有强悍的光着身子出来,而是裹了一条比齐臀小短裙还要窄短的浴巾,这样的犹抱琵琶半遮面,更能剌激某人的肾上腺素分泌。
  “洗漱用品都放在浴室里了,赶紧去洗吧,一身臭汗。过来,我用浴帽把你伤口盖住,要不然得感染了。”崔亚卿说出的这番话,就像个体贴入微的居家小女人。
  赵凤声走过去,不敢留恋娇躯上的羊脂美玉,脑袋呈45度,目不斜视望着天花板,神情肃穆,像是头一次在京城看见升国旗的庄重表情。
  崔亚卿瞧见他的模样,可笑又可恨,愤愤道:“太阳岛玩6P的时候你也这样?”
  赵凤声笑的那叫一个尴尬,包好伤口后灰头土脸钻进了浴室。
  崔亚卿望着他狼狈身影,眼神里都是幽怨,边往毫无瑕疵的美腿上涂抹护肤品,边想道:自己是腰不够细?还是腿不够长了?哪次穿显身材的衣服不得赚足男人们的回头视线?这个爱逛风月场所的家伙连胭脂俗粉都能看得上,为何面对自己屡次勾引却如老僧入定?难道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可也见过他一柱擎天的场景啊……
  这家伙嫌自己魅力不够?

  咣当!
  想到这里,崔大美人越来越气,咬牙切齿地将价值几百块的润肤汝扔到墙上,和男人某个地方类似的汝白色液体洒了不少粘在那里,若是现在有人进来,肯定会浮想联翩到邪恶画面。
  赵凤声匆匆忙忙洗完了澡,探头探脑出来,见到崔亚卿荫沉着俏脸,茫然问道:“咋了二妮,谁惹你了?”
  “除了你还有谁!”

  崔亚卿双手环胸愤怒喊道,看见赵凤声依旧穿着短袖长裤,更加怒不可遏:“装什么正人君子!光是我看你逛洗浴中心就见你好几次了,现在道貌岸然演给谁看!知道我屁股后面有多少人在追吗?不下一百个!我店里每天都有送花堵门的男人,怎么单单看上你!在你眼里,我比那些卖肉的还不如?就那么对老娘没兴趣?!”
  怒火中烧的崔亚卿从库上跳起,伸手去抓赵凤声的上衣,身形灵活的赵凤声急忙闪躲,一下蹿出老远,这下惹得崔大美人更加愤懑,长牙五爪冲着他不停围追堵截,浴巾都险些滑落。
  赵凤声身手不错,可房间就这么大的地,哪能让他逃出生天,二妮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终于把他堵在了墙根。
  “还敢跑!我让你跑!”崔亚卿一边捶着赵凤声的肩头,一边撕扯他的上衣,哪怕赵凤声左右阻拦,价值20元的劣质T恤也抵挡不住两人大力拉扯,变成了数个碎布条。
  “这是?!!!”

  崔亚卿瞧见赵凤声后背五处深凹进入的伤痕,瞬间呆滞。
  她以前不止一次看过赵凤声后背,清楚记得只是几处刀伤,而眼前深凹进去的五处疤痕,是……枪伤?!
  以前她在电视电影中见过有人拿着枪进行火拼,也见过演员身体呈现出枪伤的疤痕,赵凤声后背的五处印记,和枪伤极为接近。目睹深爱着的男人身背五处催命符,她的心犹如刀绞。
  崔亚卿眼泪夺眶而出,左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痛哭出声,右手颤颤巍巍抚摸着触目惊心的枪伤,泣不成声道:“还疼吗?”
  赵凤声见到被她发现一直隐藏的伤口,干脆将支离破碎的上衣全部脱去,故作轻松道:“好几年了,早不疼了。”
  崔亚卿用脸颊紧紧贴住不算壮硕的后背,泪水从疤痕之间不断穿过,低泣道:“三年前你究竟去哪里了?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赵凤声轻轻道:“都过去了,不提了,就当是一场梦,既然我能活着回来,就再也不会回到那个鬼地方。二妮,别哭,你一哭,哥心疼。”
  崔亚卿哽咽问道:“你今天说把命交给别人,是什么意思?会不会还要回到那里,是不是还要去卖命?”
  赵凤声转过身,将她拥入怀中:“是件小事,没有生命危险,放心吧,哥的命谁也拿不走。”
  崔亚卿蜷缩在最坚强的港湾,不再说话,只是抽泣。
  窗外皎洁的月光倾洒而下,穿过了灯火阑珊,穿过了人声鼎沸,照射在一对相识二十多年的男女身上。
  赵凤声抚摸着崔亚卿青丝,缓缓道:“二妮,你的心意哥知道。但李爷爷说过,我的命太硬,克六亲。一开始我不信,但随着爷爷父亲母亲都相继离我而去,才觉得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真的挺玄乎,所以我怕了,真的怕了,不敢和最亲近的人在一起。”
  崔亚卿声若游丝道:“是不是因为这个,你和她才最终分手?”
  她,两人都一直在刻意回避的女人,终于被崔亚卿说了出口。

  赵凤声望着灯光照射下的车水马龙,黯然道:“有这个原因,但也不全是。你知道,她家里是大门大户,我这种在社会最底层的小混混,终将入不了她们家人法眼,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何必强行要绑在一起互相折磨,最后会让两人遍体鳞伤。”
  崔亚卿感受着他火热的体温,坚毅说道:“那正好,我也是老百姓,你也是老百姓,咱们俩最般配。”
  赵凤声棱角分明的脸上呈苦涩状,道:“你哪里是什么小门小户家的闺女,你爸身家几千万,怎么都算是大富之家,我要是和你在一起,你父母不得天天埋怨你?”
  崔亚卿俏脸上写满义无反顾:“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我兄弟姐妹四个,又不指着我给老崔家传承香火。再说我现在自己赚钱,不靠着他们养活,他们再有钱是他们的事,和我没关系。”
  赵凤声摇了摇头,无奈道:“哪有那么简单。”
  崔亚卿死死抱住他,“就这么简单,是你想复杂了。就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你宁愿去洗浴中心找小姐,也不碰我一下?”
  赵凤声沉默不语。
  崔亚卿猛然挣脱他的怀抱,一把将浴巾扯掉,露出白玉无瑕的身体,摆出一往无前的彪悍气势,脸上浮现出一抹坚韧味道的春意:“那我先给你生个孩子。”
  赵凤声和崔亚卿第二天下午赶回了武云市。
  昨天俩人折腾了半宿,赵凤声直到现在还头晕眼花,腿酸脚麻。

  这个“折腾”不是说俩人在大库上颠鸾倒凤,而是崔大小姐像打了兴奋剂的母老虎要霸王硬上弓,来回躲藏犹如惊弓之鸟的赵凤声宁死不从,直到佛晓时分,累的没有一丁点力气的崔大美女才肯放过他,躺在库上沉沉睡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