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8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心情激荡之下,我摇晃胖子的力度越来越大,这对胖子此时的情况来说,显然是很危险的举动,可我浑然不觉,整个人都几乎魔症了。
  所幸还有张坎文在,他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我身旁,猛地伸手,抓住了我的两条手臂。
  于是我摇晃胖子的动作停了下来,发懵的脑袋里,传来了张坎文的声音。
  “你别着急,他的情况还不确定,等我检查一下!”
  说着,他不容置疑的把我从胖子身边推开,自己则是凑了上去。

  以我如今的修为,莫说张坎文此时境界跌落到了点穴,哪怕他全盛时期,祭出《正气歌》古本,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但心乱之下,只剩下了身体的本能反应,被张坎文推到一旁,呆呆的看着他。
  张坎文俯下身去。在胖子身上一阵摸索,不一会儿之后,他转过身来,冲我道,“胖子没死。我先给他灌输道炁,你也来灌注道炁给他!”
  胖子没死!这几个字如同天籁一般,让我全身一个哆嗦,脑子也从方才发懵的状态里清醒了过来,愣了一下之后,赶忙冲上前去,抓住了胖子的手臂。
  张坎文此时抓着胖子另一条手臂,正在往他体内输送道炁。但他只有点穴修为,体内道炁有限,好一会儿了胖子也没什么反应。
  等我开始往他体内灌注真元之后,胖子的情况却是一下子有了好转,青黑的脸色逐渐恢复了几分红润,原本细若游丝的呼吸也粗重了几分。
  我这才长吐了一口气,不过依旧不敢掉以轻心,小心控制着真元。继续往胖子体内输送。
  又过了足足半刻钟,等胖子的呼吸平稳之后,张坎文停止了灌输道炁,轻轻放下胖子的手臂,自己抬手擦了把汗。对我道,“应该问题不大了,你也先停一下,咱们把他抬到床上。”
  我这时候也平静了许多,知道胖子起码性命无忧了,于是也停止灌注真元,没让张坎文跟我一起抬,而是伸手推出一道真元,包裹着胖子,轻轻把他抬起来,放到了一旁的床榻上。
  待胖子躺好之后,或是见他还未有清醒的迹象,张坎文又对我道,“你先在这里照看着,我去拿水和毛巾过来。先把他脸上的血污处理一下。”

  我抬头看了看,胖子此时脸上的污垢血渍的确惨不忍睹,于是便点点头。
  张坎文去了之后,我自己则是一边看着胖子的面容,一边心里思索着到底怎么回事。
  从收到胖子的信息,到我和张坎文来到他的房间,前后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胖子便七窍流血的躺在了地上。这段时间里,必然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原本以为是胖子遇到了什么危险,紧急呼叫我过来救他,但从房间里的情况来看,根本没有其他人出现过。而且我已经动用洞明之力探查过来,这房间里也没有隐藏的东西,更没有道法的波动。
  我的实力不算太高,但早在识曜境界时。我动用洞明之力,已经能探查到天师境界的一些东西。如今我已有天师修为,祭出洞明之力,自阳神天师以下,我自信没人能逃出我的探查。
  我没有察觉到任何东西,这就证明了,要么胖子的危险并非来自外敌,要么这个敌人实力远远超过了阳神。
  不用多想,我就排除了第二种可能。若是敌人实力超过了阳神,又何必潜入胖子房间对他不利,或者说,伤害了胖子之后,根本没必要着急离开。唯一的可能就是,没有外敌。
  基于这个判断,再加上胖子这些天一直在占验某种东西。所以,我大概能确定,胖子是在占验的过程中出了问题。

  可这样一来,胖子匆忙叫我过来,又是为何?
  我脑子里闷闷的思索着,十余天前。胖子说他占验到了一件大事,虽然看不明白,但却十分恐怖,以至于他只要脑海中冒出这个想法,全身就开始颤栗,充满了心悸。
  胖子此时的情况,一定与占验这件事有关。而从他匆忙召唤我过来的举动来看,我有理由相信,他一定是占验到了什么东西,需要迫不及待的告诉我。所以才急忙通知我来他房间。
  胖子以前跟我说过,占验一道与其他法门不同,修的便是窥探天机之术。天机本就难觅,这比我们玄学之人,寻龙点穴。修炼自身,以求白日飞升,要逆天得多。往往一不留神,窥探到了天道所不愿显示,或者极力掩饰的东西,那等待他们的结果,便是天谴。
  若果真如我猜测一般,胖子遭遇了天谴,如今这般情况,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若是他所占验的东西再深一分。或者说他再往前走一步,那么他的结局,便只有一个,天谴而亡。

  心悸的同时,我也好奇胖子究竟占验出了什么。才会导致这种结果。还有,他占验出东西之后,为什么那么着急的呼叫我来他房间。
  仔细想来,可能性只有两个,其一是胖子卜测到天机之后,自知要受天谴,而这天机又与我有关,所以只想临死之前,让我过来,将他所探测到的事情告诉给我。
  其二则是,胖子只是单纯的唤我来救他。
  胖子这家伙平时一贯胆小如鼠,但我十分确定,加入他真处于一种极其危险的境地,他绝对不会把我拖进去的,所以,第二个可能性可以直接排除,惟一的可能就是第一个。
  而从第一个猜测出发,胖子当时急忙想告诉我的事,一定非常重要,重要到他甚至顾不得自己的性命。所以,即便在那种情况下,胖子肯定也不会轻易放弃,哪怕是死,他也一定会告知我一些事情。

  所以,他绝对会留下一下东西。
  如此想着,我再次在房间里搜寻起来。
  这里的一切都跟我上次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床上、沙发上都是乱糟糟的,看不出任何出奇的地方。
  左右探视许久,最终,我的目光停留在了窗边,也就是胖子最后倒下的地方。
  地板上还有胖子的血迹在,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扎眼。
  看着地上的血迹,我闭上眼,推测胖子之前受伤的过程。
  胖子并非阴郁之人,占验之时也没有躲在暗室里的习惯,所以,这窗帘很有可能是胖子受伤前,匆忙过来关上的。
  结合我先前的猜测,胖子急忙过来关窗帘,唯一的原因就是,他要避免自己占验出来的东西,被天道发现。
  所以他当时心里还是存了几分侥幸的,以为关窗帘可以躲避天道制裁,而等他发现自己最终还是受伤时,这时才会拼命留下东西。
  如此说来,胖子如果留下了什么。一定会在这窗台附近。
  心里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在窗前来回踱步搜寻,窗帘,窗台,甚至靠近窗户的沙发都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但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时张坎文已经回来了,他手上端着水盆,身后跟着闻讯而来的谢刘二人。他们见我在窗边愁眉紧锁,也没上来跟我打招呼,而是围在胖子身边,帮着张坎文一起给胖子擦拭脸上的血渍。
  胖子有他们照顾,我也更放心了,便没过去,而是站在窗台边,继续搜寻。
  日期:2017-12-08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