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42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地下室出来,小朵看起来轻松了很多。她一直在谢我找人帮她报仇。我问她什么时候回华辰风的家去工作,她说经过这次事件后,她不想回去了。她想先回老家一趟,然后再找其他的工作。
  我把我身上的几千块钱给了她,然后送她到汽车站,看她上了车,我才离开。
  在回去的公交车上,我电话响了,是华辰风打来的。

  我直接摁断,我对这个男人失望透顶,我不想和他说话。
  他也就没有再打过来,但过了一会,蒋轩龙的电话又打过来。我担心他们找我是因为和孩子有关。而且不接蒋轩龙的电话好像显得也不礼貌,我只好接了。
  “你在哪里,四哥让我来接你。”蒋轩龙开口就说。
  蒋轩龙和其他的佣人不一样,他和华辰风的关系,不像老板和随从的关系,更像是兄弟,所以他也不像其他的佣人一样叫我‘太太’,而是直接称呼‘你’。不过这种朋友似的相称,倒也让我更舒服一些。我本来也不想当什么‘太太’。
  “有事吗龙哥?”我问。

  “四哥让我来接你。”他只是重复他的话,却不解释。
  “我不想见他。”我直接说。
  “有话你当面对四哥说,他让我来接你。”蒋轩龙说。
  他的意思很明确,他只负责接人,至于我和华辰风之间怎么扯皮,与他无关。但华辰风吩咐他的事,他要完成。

  我也不想为难蒋轩龙,我说那好吧,地点在哪儿,我自己打车过来好了。
  他说就在枫林别苑。
  赶到枫林别苑,华辰风却不在。珍姐拿给我一套衣服,说是先生说了,今天夫人过生,下午我要陪华辰风去‘白宫’赴宴,让我准备一下。
  我问珍姐过生的是哪个夫人,珍姐说是冯湘。
  我心里当然是不乐意去赴冯湘那个老女人的寿宴的。我也知道华辰风他也不愿意带我去。但我现在名誉上还是华辰风的妻子。华家有寿宴这样的公开活动,我是必须要陪着他去的,不然他没法交待,也会被视为对冯湘的不敬。
  有些事就是这样,你不想做,但身在其位,也必须要做。

  下午的时候,华辰风回来了。我们相互不理,我换好衣服,坐在外面等他。
  他洗澡后出来,换上一身白色西服。不一会发型师也来了,先给我弄了一下,又给他弄了个造型,这才算正式收拾完毕。
  这时司机也把小峰接回来了。小峰见到我开心得不得了。给他收拾一番后,小峰也变成了小王子。然后我发现华辰风和小峰的小西装是一样的颜色和款式,分明是亲子装。连领结都一样。
  上车后,小峰坐在我和华辰峰之间,一会看看我,一会看看华辰风。观察我们之间的交流互动。

  但事实上我和华辰风几乎全程零互动,自从他知道是林南唆使人纵火后还和林南在一起,我就对这个男人彻底失望。他对林南念旧情我能理解,但也不能因为情义就是非不分。这是我无法容忍的。
  “小峰,妈妈的这身衣服漂亮吗?”华辰风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主动和小峰聊天。
  沉默的尴尬被打破,小峰这才高兴了一点,“妈妈的衣服很漂亮。华爸爸的西服也漂亮。”
  “以后别叫华爸爸了,就叫爸爸吧。”华辰风说。
  小峰看向了我,用眼神征求我的意见。
  我不想在孩子面前鄙视华辰风,但我也不想支持他。我把头扭向窗外,转移了话题,“小峰,你看那边的灯好漂亮。”
  小峰扭过小脑袋跟着我看外面,但他小,看不到窗外。但话题倒是成功转移了。“妈妈,这几天你去哪儿了,我好想你。”
  我心里疼了一下,“妈妈要工作,要出差,知道出差是什么意思吗?就是到外面去工作,所以妈妈不能经常陪小峰,小峰长大了,要独立,明白吗?”
  “哦。”小峰弱弱地应了一声。明显听得出他很不情愿。
  我心疼小峰,但又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因为就现在我和华辰风之间的关系来说,我不可能像其他父母一样每天陪着小峰。我不可能天天住在华辰风的家里,我也不可能把小峰接走,因为华辰风绝对不会同意。

  一路上我和华辰风轮流陪着小峰说话,但我们之间,几乎没有直接的交流。以前是他鄙视我,我现在也鄙视他。我觉得他没有原则,是非不分。两个相互鄙视的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的交流。
  到了华家门口的草坪,车停下,有人过来把小峰接走。这样的场合,是不许小孩子在现场窜来窜去的,小孩子不懂太多礼仪,不可能像大人那样虚伪地彬彬有礼,稍不注意,就会冲撞了贵宾。
  我和华辰风往里走去,我跟在他后面,他脚步稍慢了一些,等我并排,然后示意上我挽上他的胳膊。
  我当然不愿意。就把头扭向一旁。
  “你如果不和我表现得亲密一些,这里的人会更加欺负你。别给脸不要脸。”华辰风冷冷地说。
  这算是他今天第一次正式跟我说话,虽然说的也不是什么好话。
  “你倒是带林南来啊,那个女人做什么你都可以原谅她,你怎么不带她来?”我没好气地说。
  “南南对我有恩,她现在想不起以前的事。我当然要原谅她的过错。更何况她也是受人胁迫的。”华辰风说。
  我冷笑,“所以你就没有原则地纵容她的所有恶行?甚至她找几个民工污辱了小朵这样的事,你也觉得是应该的?”
  “你说什么?”华辰风的脸色变了变。“南南不会做出那样的事!”
  “我也认为一个女的不可能做出那么狠毒的事,但事实上她就是做了!华辰风,你真是鬼迷心窍,被这个女人完全给迷惑了!她的狠毒,远远超出你的想像!我还是那句话,你早晚死在她手里!”
  日期:2018-11-22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