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9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在哪里污辱你的,我们报警吧。”我抱着小朵,眼泪也下来了。
  “他们把我拖上面包车,拉到了郊区一块菜地里……我不想活了,可是我要是死了,我妈妈怎么办……”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虽然说是小朵陷害我在先,但我是答应过保全她的,现在她受到这样的伤害,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们报警,让丨警丨察把那几个混蛋抓起来。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我轻声安慰。
  “不要,要是传出去,我就没法做人了。而且他们说了,如果我敢报警,就去放火把我家烧了,他们知道我家的地址。”小朵哭着说。
  “他们怎么会知道你家的地址?你把你家的地址告诉过林南?”
  小朵哭着点头。
  果然是林南那个狠毒的女人。华辰风肯定是找过她了,然后她知道事情败露,就把帐算在了小朵的身上,小朵每天都会去那家菜场买菜,于是她就安排了几个农民工对付小朵。

  可怜小朵这么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被这样玷污了。
  “小朵,我对不起你,但请你相信我,我的本意没有要害你。如果你不愿意报警,那我想办法为你报仇。”
  “太太,你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我还得继续上班赚钱,不然我家里不知道怎么办……”
  “好,你不要叫我太太了,你要是不嫌弃,就叫我一声姐吧。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报仇!”
  安慰了好一阵,小朵才慢慢平静下来。因为考虑到小朵是被民工轮#奸了,**有严重的撕裂和感染,我决定先带她到医院去检查,进行一些治疗。

  到了医院,医生检查后,说小朵下#体损伤严重,必须要输液。
  小朵在病床上,一直在哭,我安慰了很久,她才慢慢平静下来。
  我让她先在医院呆着,然后出去给她买了一套衣服,等我回来时,哭得累了的小朵在病床上睡着了。
  输完液后,我把小朵接到我原来的家里住下,她现在一脸的伤,如果回了枫林别苑,珍姐和另外一个佣人问起,这件事怕瞒不住。小朵是很传统的人,她不希望她被强这事被外人所知。
  安顿好小朵后,我打了电话给华辰风,但他没有接我的电话。我本来是准备把小朵的事告诉他,让他知道林南到底有多恶毒。我要问他给不给小朵作主,如果他不管,那我自己找林南拼命,我一定要替小朵讨回公道。也要替自己讨回公道。
  他不接听电话,我决定回枫林别苑找华辰风把这件事说清楚。不管以前林南如何对他好,但现在林南是一个坏女人,他华辰风必须有个态度。

  打车经过中华路的时候,我看到街边停着一辆保时捷很熟悉,定睛看了一下车牌,是华辰风的车。这说明华辰风就在这附近。
  我让出租车师傅把车停下,我下了车,在附近转了一圈。正好看见华辰风和一个女的走进了一家咖啡厅。
  我的火顿时上来了,因为那女的就是林南。她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看样子是在这附近购物累了,在这里歇脚。
  小朵被害得那么惨,华辰风竟然还陪着这个女人购物!他真的是黑白是非一点都不分了吗?
  我冲了进去。华辰风和林南刚刚坐下。看到我来,林南腾地站了起来,警惕地看着我,脸上摆出无辜可怜的表情。

  我直接一耳光就扇了过去,林南结结实实挨了我一耳光,却不还手,只是闪躲。她是要在华辰风面前继续演可怜。
  我接着又一耳光抽了过去。我知道在公共场合打人影响形像,但我一想到小朵的惨状,我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的手被华辰风抓住,“姚淇淇你疯了么?”
  “这个女人有多恶毒你不知道吗?你竟然还和她搞在一起?你是非不分,算什么男人?两个贱人!”我骂道。
  此时我对华辰风真是失望透顶,所以也是口不择言。
  华辰风的眼里闪过冷芒,扬起了手。
  “你打啊,你和这个女人就是一丘之貉,同流合污!我鄙视你!”我毫不畏惧。
  不就是挨打么,又不是没挨过,我不信他华辰风能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把我打死。
  “算了辰风,不要和这种女人计较。”林南柔柔地在旁边劝道。

  “辰风,这样的场合,打女人不好看吧?”这时旁边一个男的悠悠地说。
  我扭过头去,看到说话的人竟然是陈木。
  陈木戴着金丝眼镜,文质彬彬,书卷气十足。但眼神坚定,淡淡地看着华辰风。
  我只知道陈木和华辰风是对头,但两人到底是怎么样对头,我却并不知情。但我知道以华辰风的脾气,陈木插手管这事,他只会更加恼怒。
  果然,华辰风的面色更冷,眸底寒意重重,看了我一眼,又看向了陈木。
  “我管我的女人,干你何事?你算老几?”华辰风冷声说。

  华辰风竟然说我是他的女人,我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他真要把我当他的女人,那他为什么总是护着那个坏女人?
  “她是你的女人,那这一个呢?”陈木指了指林南。
  他语气还是很淡,语气温柔,没有一丁点的戾气。
  华辰风没有正面回答,“我的事,不需要你管,你也管不了。”
  “她是我的朋友,我不会见她被人欺负。我不管欺负她的人是谁,我都会管。”陈木还是淡淡的。

  华辰风迷人的桃花眼危险地眯起,脸色又寒了几分。
  他忽然把右手放在我的腰上,用力一搂,左手拉住我的手用力一牵引,我整个人就不由自主扑到了他的怀里,他忽然低下头,猛地就亲在了我的嘴上。我猝不及防,睁大眼睛看着他,他眼里复杂的东西,我看不懂。
  这吻当然不是秀恩爱撒狗粮,我和他之间,哪来的什么恩爱。他不过是在陈木面前宣示对我的主权而已,陈木说我是他的朋友,他要告诉陈木,我是他的私有物品,他想要怎样就怎样,陈木就只能看着。
  这画风变得太快,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包括我自己。我的嘴被他堵得死死的,呼吸困难,有些胸闷。但在某一刻,我还是心动了一下。

  我偷眼瞥了一下林南,她已经停止了楚楚可怜的表演。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变故,眼里是写满了真实的恨意和不甘。
  华辰风终于放开了我,然后忽然手上用力一推,我站立不稳,被推得趴在了咖啡桌上。
  “我扔掉的东西,别人也不能碰。”华辰风冷冷地说。然后又用力钳住我的手,向外走去。
  “你放开我。”我挣扎。
  但华辰风死死钳住我的手,并无丝毫要松开的意思。他很用力,我的手腕被他捏得生疼。
  我回头去看,林南竟然跟了上来,她眼里似要喷出火来,不甘心地跟在后面。她的执着让我佩服,换作是我,一个男人拉着另一个女人走了,我再是缺男人,我的自尊也不会让我追上去。

  到了步行街口,华辰风终于放开了我。
  “我跟谁在一起,你无权过问。不要管我的事。还有,里面的那个人,离他远点,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我不禁冷笑,终于见识了什么叫蛮横不讲理了。这意思就是,他华辰风可以放火,但我姚淇淇点灯都不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