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7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辰风已经安排人找来了施工队,应该是要重新装修三楼了。其实烧得也不厉害,所以修复难度并不大。

  华辰风下班很晚,回来看到我和小峰在院子里玩。眼神有些惊讶,他应该是想不到我还会厚着脸回来。
  但她也没有理我,只是过来摸了摸小峰的头,问了几句,然后把我当空气一样从我身边掠过。
  我知道他心里讨厌我,只是看到孩子的面上,没有直接撵我滚蛋,要是我不把孩子接来,他肯定是不会让我呆在这里的。
  吃晚饭的时候,小朵也在的,言谈中我打听到,今天她是出去买菜。但只有我知道,她除了买菜,还见了林南。

  毫无疑问,这件事是林南设计的。林南什么时候买通的小朵,我不知道。有可能是上次家访的时候趁机认识的小朵,也有可能是早就认识了的。她不出面,然后指使小朵纵火,不需要很大的火,只要能达到陷害我的目的就行。
  放火不像其他的小误会,我放火烧了华辰风珍爱的东西,这个性质是极其恶劣的。只要我找不到证据证明自己,华辰风是不会原谅我的。换作谁也不难原谅一个放火烧他家的人。
  所以这一招也算是林南的狠招,最狠的是她不用自己出面,所以华辰风再是聪明,也联想不到这件事会和八杆子打不着的林南有关系。
  至于我能联想到,并不是我比华辰风聪明。那是因为我也是女人。而且我知道林南是个戏精,我知道一个戏精一但嫉妒,那是什么样的手段都能使得出来的。
  晚餐沉闷,华辰风吃完饭后,又开车出去了。可能是看到我就心烦,又不好当着孩子的面撵我,所以自己避去了。
  次日我送小峰去上学后,又回到别墅,和珍姐聊很久的天。
  华辰风虽然认为是我做的,但好在他从来不在佣人面前收拾我。所以我和他之间有什么矛盾,佣人一般是不知道的。所以我问什么,珍姐倒也没有防备,聊来聊去,我就把小朵家的住址给问到了,然后还问到了关于小朵的一些情况。

  小朵的母亲瘫痪,哥哥是个赌徒,从来不管家里,父亲在村里一边干农活一边照顾小朵残疾的母亲,小朵高中没毕业,就被迫出来打工。每个月的工资,几乎全部都寄给了家里给母亲买药。
  知道这些情况后,我心里大概也就有了个数。
  晚些时候,我瞅了个机会。让小朵陪我出去买点东西,她有些犹豫,但她不敢违抗,还是答应了。
  出了别墅,我在小区共公绿化带带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示意小朵也坐。
  “太太,不是要买东西嘛,为什么又不走了?”小朵眼神闪烁,她已经开始紧张了。

  “小朵,放火的事,我可以不告诉先生,你也知道先生的脾气,要是他知道是你放的火,恐怕不仅是你的工作没了,腿也会断的。”我冷声说。
  小朵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太太,你说的什么意思?”
  “你也不要否认,我知道这件事是林南让你做的。你家里艰难,需要钱,这我能理解。可是小朵,你还年轻,你不能为了钱什么事也肯做啊,就拿这事来说,我要是告诉先生了,你自己都废了,你还能管你妈妈吗?”
  小朵的脸更加苍白,长了几颗痘痘的额头,已经开始冒出汗来。
  她并不知道我掌握了多少证据,内心应该是在挣扎,到底是要承认,还是死扛着。
  现在只需要我再最给她一根稻草,她就崩溃了。

  我拿出手机,“好,我给过你机会了,你要是冥顽不灵,那我也没办法。我现在就打给先生,让龙哥来处理这件事吧。”
  小朵一听,扑通一声跪下了,“太太,求求您饶了我吧。”
  我伸手扶她起来,“只要你告诉我实情,我就假装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但你得听我的。”
  “我一定听太太的,那件事,是林老师让我做的。她说她和我是老乡,还说是太太抢了她先生,所以她想要找回自己的爱情,她说只要我帮她做事,她给我介绍最好的医生,给我妈妈治病。我鬼迷心窍,对不起您,您饶了我吧,我不能出事,我要出了事,我妈妈也会死的。”

  她声泪俱下,不像是演的,是真的害怕了。
  接下来,她对我讲了她和林南接触的过程。
  林南很厉害,要了她的微信后,经常发微信和她聊天,还自称是老乡。然后有事没事,给她发一个一百元的红包,很快就取得了小朵的好感和信任。
  她对小朵说她很痛苦,说华辰风本来是她的未婚夫,但被我抢了,每次在幼儿园看到我和华辰风去接小峰,她的心就像刀割一样。
  小朵年轻心软,加上对林南的好感,自然也就信了。后来林南说让她帮忙办一件事,办完后给小朵一万块钱,就是放火的事。
  小朵开始不敢答应,后来经不起林南的再三请求和利诱,也就答应了。
  在小朵看来,她做的事不仅是为了钱,也是帮朋友的忙,而且林南一直都是在扮演的被抢了男人的弱者形像,作为同是弱势群体的小朵,当然更加同情林南。所以她就按林南说的做了。

  林南昨天拉着小朵在街上转了一圈,兑现了一万块钱的承诺,还给她买了一身衣服,让小朵随时报告我和华辰风的情况。
  “太太,我知道自己该死,请您饶我一次,以后我都听你的。求求您放了我吧。”小朵又跪下了。
  “好,那你得也答应我一件事,我给你一只录音笔,你和林南再见面的时候,一定细细地聊放火这件事,然后把录音给我带回来。如果你背叛我,我就让龙哥处理这件事,你纵火烧家,到底是断手还是断脚,那可就不好说了。”
  “好,我按太太说的去做。”小朵应道。
  我是三天以后才从小朵那里拿回录音笔的。小朵显得很紧张,一直叮嘱说不能让华辰风知道是她放的火,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我其实也有些为难,因为这件事如果要让华辰风知道真相,那势必得把小朵的事给供出来。不然以华辰风的性格,他是不会相信的。
  可是如果把小朵供出来,华辰风会对小朵怎样,我也是没有把握。我既然答应过小朵,那就不能伤到她,她虽然有过错,但她毕竟不是主谋,我答应过不追究她的责任,就不能失言。
  我打开录音笔,林南的声音很清楚:“朵,都出了这样的事,为什么姚淇淇还能住在华辰风的家里?”
  是小朵的声音:“林姐,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先生和太太也没有交流,互相不理的。”

  “你不要在我面前叫那个人太太,就她那样,哪里配当华辰风的太太?这个华辰风也真是,姚淇淇都放火烧了他的东西,他竟然还让那个贱人住在家里!”
  从林南的声音语调就能听出她的恨意。
  “林姐,可那火明明就是你让我放的。”
  小朵其实也蛮聪明的,插这一句太重要了,直接把整件事情就给挑明了。如果少了这一句,这录音就不能成为直接的证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