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5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辰风多要面子的人啊,这下脸上真挂不住了,“我就是点了自己吃的!我怎么会点菜给她吃,她谁啊?”
  “哦?你点了自己吃的,那你自己倒是吃啊!吃。”华莹也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
  华辰风哪受得了这鸟气,他是打死也不会承认给我点菜的。他夹起一大堆豆腐,往嘴里塞去,几乎不经过怎么嚼,就直接吞了下去。脸上露出一种很奇怪的表情。
  华莹爽朗地笑了起来,“有趣有趣,接着吃,我就看你怎么把这一盘自己最不喜欢吃的菜给吞下去。”

  看着华辰风那尴尬的表情,开始有些幸灾乐祸,然后就觉得有些愧疚了。如果他真是为了我点的,那让他受罪,好像也真是有点不厚道,他虽然讨厌,但也不应该受这种罪。吃自己不喜欢的东西,那种难受,是可以想像的。
  我伸手把那盘豆腐端到自己面前,“这豆腐是我点的,凭什么给他吃。”
  华辰风似乎舒了口气,为难的表情舒缓了一些。
  “呀,这是在替他解围呢?所以这是在我面前撒狗粮呢?还说不喜欢,明明都想着对方,还装什么高冷?都省省吧,一个被窝里睡的,互相什么情况还不清楚?”华莹说。
  “姐,在小孩子面前用词这么糙,不太好吧?会教坏小孩子的。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野呢?”华辰风不满地说。
  华莹忽地捂住自己的嘴,吃吃地笑,“失言了,失言了。不过这是男孩子,又不是女孩子,怕什么。”
  被华莹这么一逗,气氛才又活跃起来。大家也轻松了许多。
  小峰的嘴很甜,一会叫姑姑,一会叫华爸爸,大家围着孩子逗笑,恍然间竟有一种家人团聚的幸福感。
  十六岁以后,我就一直有一种缺爱的焦虑。当这种焦虑被缓解时,我真的有一种幸福感。
  饭吃完后,华莹意犹未尽,提出带孩子再去溜溜。小峰和华莹也是天生投缘,两人竟处得非常好。
  终于玩累后回家,华莹自己开车回去,我看在小峰的面上,也就上了华辰风的车。

  没想到他一上车,就把手伸过来,“拿来。”
  我一愣,问他拿什么。
  “那个镯子你不能留着,还给我。”
  我去,华莹送的东西,他竟然背后要要回去?还要不要脸了?
  他要收回镯子,我当然不干,这是华莹给我的,凭什么要给他?
  “拿来。”他还是伸着手,不过这一次他看了看一旁睡着了的了小峰,声音降低了些。
  “不给!这是莹姐给我的,我凭什么要给你?”

  “这个东西不好。”他说。
  “不好那是我的事,也不给你。”
  他瞪了我一眼,发动了车。不再理我。
  我又被他拉回了枫林别苑,每次回来,我都预感着很快又会被他赶走。但其实我心里并不排斥住在这里,不是因为这里奢华安逸,是因为我的孩子在这里。

  把孩子安顿好后,我去洗澡,出来时,看到华辰风手里提着一瓶酒,坐在我卧室的椅子上。
  “我要休息了。”我提醒他。“虽然这是你的房子,但我现在住在这里,就是我的房间。”
  “那个镯子给我。”
  他竟然还惦记着这件事,简直太不要脸了,这东西到底值多少钱,让他如此念念不忘?非要收回付出不可?
  “不给。”我还是拒绝,“我说过了,这是莹姐给我的,不能给你。”
  “这是给小峰的,不是给你的。”华辰风冷冰冰地纠正我。
  “我是小峰的妈妈,自然由我来保管。”我理直气壮。不是我爱财,他越是这样,我越是不给。

  “还是小峰的爸呢。要保管也是由我来保管。”
  本来是镯子之争,一个说是小峰的妈,一个是小峰的爸。这气氛忽然就变得有些诡异的暧昧起来。
  “给我。”
  “不给。”
  “你到底给不给?”
  “不给。”
  这类似家长和小孩子一样的对话,让华辰风烦躁起来。他扬起头喝了一口酒。站了起来,逼近了我。
  我毫不畏惧,与他对视。我就是不给他。他给的东西,他随时可以收回,但这是别人给孩子的,我凭什么要给他?

  “你知道这个东西是谁的么?”华辰风冷冷地问。
  “小峰的。”我肯定地回答他。
  华辰风一弯头,一脸的无奈和鄙夷,“你这女人简直蠢到家,我是说镯子原来的主人。”
  “那当然是莹姐。”我答。
  他又摇头,“再往前的主人。”
  我摇头,表示不知道,然后补充,“我也不想知道。”
  “你不知道你还留着?”华辰风生气地说。
  “不知道我也要留着。”我肯定地回答。
  他伸手去拿我放在桌上的包,他知道镯子在那里面。我没去和他抢,因为我知道我抢不过他。
  “所以你就只会欺负女人。一个大男人动手抢一个女人的东西,不要脸。”我骂道。
  他嘴角抽动了一下,停了手,狠狠地把我的包砸在床上,冷哼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重重地要摔门的样子,但到最后时刻,门却是轻轻掩上的,他撤回手上的力道。
  孩子就睡在隔壁,他担心门太响,会影响到孩子。
  我呼了口气,总算是让他败退一次,忽然心里有点乐。看着他忘了拿走的酒瓶,我提酒瓶起试了一口,好辣的洋酒。
  次日一早起来,吃早餐时,小峰没睡够,一直说不想去上学。说得我都想向老师请假了,但华辰风不同意,说小孩子上学和大人上班一样,不是想上就上,不想上就可以不上的。
  最后在他答应亲自送小峰去上学后,小峰也高兴地同意了。
  他们走了没多久,我就接到一家公司的面试电话。我匆匆赶了过去面试,结果在知道我没有大学毕业证后,我当场被pass。

  这也在预料之中,倒也没有太沮丧。又去了海城人才中心转悠了一天,也没找到合适自己的岗位。
  瞎转悠一阵后,发现自己离幼儿园不远,也快到小峰放学时间,于是决定过去接他。
  到了幼儿园门口不久,接小峰的司机也来了,我们一起等他放学,然后一起回到枫林别苑。
  上二楼时,我感觉好像哪里和平时不一样。仔细观察后惊讶地发现,二楼和三楼之间那道一直锁着的门不见了。
  不是不锁了,是整道门都被拆掉了。墙上还有明显的拆除痕迹还没来得及修复。
  我去问珍姐怎么回事,珍姐说是先生叫的师傅来拆的,旧门都已经被搬走了。
  不知为什么,我心里竟有些小小的开心。明明拆掉的是一扇门,但却好像拆掉的是我心里的一道让我不适的一道墙一样。
  既然门拆了,那也就相当于是解除了三楼禁区了吧?人应该是可以自由上下了?
  好奇心一向是很要命的,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就顺着拆了门的楼道往上而去。

  房间里的东西还在,但都已经被打包,看样子是要准备搬走的样子。
  我不禁心里疑惑,华辰风这是要放下了吗?
  是因为看到林南表演自己泼咖啡这样的戏后,对林南失望,所以放下了?
  还是有些事一直放在心里太久了,心也会累,所以放下了?
  我没有欣喜若狂,但我确实心里轻松了一下。我没有多在三楼停留,很快下了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