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法很简单,挣钱,还债,守住那层膜》
第74节

作者: 落云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机车上的男人,穿一身黑色皮衣,戴着一顶黑色的头盔。商务车的车灯照射在他身上,只从装扮上,我一眼就认了出来,他是齐阳。
  司机才刚骂完,齐阳就以最快的速度,直接把他从车窗拽了出去,而后,从车窗探入手来,开门,进车,所有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
  他手中握着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我身旁的壮汉。
  “下车。”他对我说,声音从头盔里面传出来,不太清晰。
  我顾不得思考太多,拉开车门就跳下车。
  “骑车,跑!”齐阳大声喊道,此时,车内的大汉们已经有所动作,开始跟齐阳打做一团。
  我真得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下午还说那种决绝伤人的话,现在又跑来救我
  如果说洛云川是抑郁症的话,齐阳就是津神分裂!
  我觉得我永远看不透他!
  他让我骑车走,无异于是将逃跑的机会让给我。他自己怎么办 他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打过对方三个人。

  而且,我们不是说过,此生再不相见了吗
  我不想再欠他什么,一咬牙,直接往路旁的芦苇荡跑去。
  “你自己骑车,快跑!”我把两只手放在嘴边,围成喇叭的模样,冲他喊。
  公路两旁是绵延数十公里的原生态湿地,长满了两人高的芦苇,人一旦跑进去,就很难会被发现。
  我拼了命地往芦苇深处跑,越是往里跑,脚下的泥地越是松轮泥泞。

  不停地有芦苇叶从我的脸上和手背上刮过去,叶边很锋利,一刮就是一道口子。
  虽然我是靠脸吃饭,但也顾不得管那么多了,只是快速往里跑,多往里跑一步,就多一分活命的机会。
  芦苇荡里很黑,什么都看不到,也根本分辨不出方向。
  我闷着头往前跑,跑着跑着,忽然听到岸边传来“砰”的一声枪响。
  我猛地顿住脚步,心脏也随那枪响,不由得咯噔一下,随后便是不由自主的狂跳。
  这个时候听到枪声,无异于是听到死神宣判:有一个人死了。
  我听着自己的心跳声,脑子里一片空白,唯一的想法就是,齐阳还在那里!

  我调转方向就往回跑,心里不停地念叨,保佑齐阳千万不要出事。
  下午的时候,我还恨他恨得牙痒痒,但是,一旦他真得出事,我比谁都要紧张。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他在我心中“住”了太久的缘故,让我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但是,他这次是为了我才会身陷险境,我不能没有良心地不管他。
  从芦苇的缝隙中,我隐约能看到商务车的灯光,就冲着灯光往前跑。然而,跑了没多久,那灯光忽然熄灭了。
  整个芦苇荡,都陷入一片死寂的黑暗之中。
  我只能凭着直觉往前跑,双脚在湿地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
  跑了好久,都没能跑到岸边,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迷路了。
  人在黑暗之中,就会失去方向感。我以为自己是在不停地往前跑,其实只是在原地兜圈圈儿而已。

  这种认知让我无限惶恐,明知道马路近在咫尺,却完全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我恨得狠狠地掐了自己大腿一把。
  我摸着黑,继续往前走,希望下一次拨开芦苇,就能走回路边。
  走着走着,忽然脚下一陷,我忽然陷进了一块特别轮的泥里。
  沼泽
  以前看过一些影视剧,人陷进沼泽里,越挣扎陷得越深。那时,我觉得这样的设定很扯。可是,此刻我却真正地感受到了那种一点一点被泥土吞没的绝望感。
  “救命啊,救命!”求生的本能让我不停地扭动身子,拼命抓住周边的芦苇,想要从沼泽里爬出来。
  但是,我现在手心里都是湿湿滑滑的泥,根本就抓不住芦苇杆儿。
  越陷越深,不过一小会儿就已经没入腰部了,我再也不敢动。

  我想起来手机就在包里,赶紧掏出来,想要打求救电话。但是,手机一拿出来,我就傻眼了。
  因为之前把手机留给周芸,所以,一直没有充电。竟然在这个时候没电了 !
  “救命救命”我期待有人能来救我,但是,叫得嗓子都快干了,还是没有一个人出现。
  现在,我一边为自己担心,同时也为齐阳的安危感到焦虑。

  虽然他手中有枪,但是,他才刚从医院出来,身体特别虚弱。
  对方可是三个身材壮硕的彪形大汉,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齐阳都处于弱势。
  一想到刚刚那声枪响,我的心就立刻揪了起来。
  然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我的体温慢慢被沼泽吸收,身体慢慢变得冰冷,意识也渐渐抽离。

  江风在芦苇荡里肆虐穿行,发出荫森恐怖的“呜呜”声。
  女生都怕黑、怕鬼,我也不例外,这种环境是对我神经的极大考验。
  周边一有点儿风吹草动,我就能吓得一哆嗦。
  我现在整个人被冻得瑟瑟发抖,眼皮越来越沉,好想睡觉。但是我知道,如果我就这样睡过去了,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我拿手指甲使劲儿掐自己的胳膊,剧烈的疼痛让我不至于昏死过去。
  意识越来越迷糊,恍惚之中,我看到天空忽然亮了起来,一群白色的丹顶鹤如神鸟一般,身姿优雅地从天空中飞落下来,偏偏然落在我四周的芦苇上

  我惊奇地看着这些丹顶鹤,耳边忽然响起了那首一个真实的故事。
  “走过那条小河,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女孩她曾经来过”
  恍惚之中,我仿佛觉得自己就是歌中那个名叫徐秀娟的女孩儿。
  奇怪的是,有那些丹顶鹤围在身边,我竟然莫名地感到平静和幸福。
  有一个成语叫做“驾鹤西归”,莫不是,它们是来“接”我的
  我不受控制地伸手想去触摸它们,但是,就在指尖要触到它们洁白的羽毛时,一只丹顶鹤忽然仰天尖叫一声,随后,所有的丹顶鹤就都拍动着翅膀,飞到天空中去了。
  随后,明亮的天空瞬间暗了下来,四周依然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死寂。
  我这才惊觉自己是产生幻觉了,这种情况很不好。
  我用力地摇摇头,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就在这时,忽然听到远处隐约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听了一会儿,我确认不是我的幻觉,那边真的有人在往我这边走。他们打着强光手电筒,灯光剌穿芦苇的缝隙,照到我脸上。
  我心中大喜,刚想开口求救,却忽然听他们说道。
  “嘿,你听说了吗 有些老大怀疑齐阳是条子的人。”
  另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说:“你小子不要乱说,齐阳哥现在接任了强龙的位置,以他的凶狠手段,你这话要是传到他耳朵里面,小心你小命不保!”
  “我就跟你,咱哥俩说说。”那人显然很忌惮齐阳,声音明显小了下去。
  从他们的谈话中,我听出他们是齐阳的手下,但是,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说,这齐阳哥的机车就倒在公路边,他人能去哪儿呢 ”
  “少废话,慕姐让咱们搜芦苇荡,咱们就好好搜。如果真能搜到齐阳哥,咱们就立了大功啦!你想想,他刚上位咱们就立功,到时候,还能少了咱哥俩的好处吗 嘿嘿”
  两人一阵奸笑,显然是沉浸在日后飞黄腾达的幻想之中。
  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我的心砰砰乱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