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第63节

作者: 皮唐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1-10 20:35:57
  [139]
  枯燥乏味的攻城战终于开始了。
  王世充缩进洛阳城之后,唐军便在李世民的督促下大举攻城,这是一种全天候、不间断、立体化、车轮式的围攻,据说最紧张的时候,一连十多个昼夜都不停息。我甚至有种感觉,唐军将士一定都是每天排好了班儿。
  但是这围攻好像并没有达到预计的效果。因为郑军退回城内之后就似乎没那么好欺负了,洛阳高高的城墙赋予了他们失去的勇气,遇到来攻城的都会殊死还击。除了利用丰富的守城经验布防以外,他们还使用了两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大炮和弩箭。这里的大炮是一种抛石机,抛射的石头最重可达五十斤,能够飞出二百步,所到之处无不化为齑粉,威力十分巨大。弩箭也特别厉害,其中有一种带有八个弓的强弩,箭杆像车辐条一样长,箭镞像斧头那么大,拨动弩机发射,可以射出五百步以外,如果射中了人.估计可以直接穿成串儿给丘行恭这种人烧烤了。

  洛阳城内的王世充本来已是一只瓮中的鳖。但是现在,这只鳖的外壳上却好像长出了刺,成了一只让人无法下手的刺猬。这只刺猬可能不会主动攻击你,但你若胆敢触碰他,就会被刺的鲜血淋漓。
  在这种情况下,唐军将士渐渐感到疲惫了。他们或许相信自己终会取得胜利,但他们却无法预知胜利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到来。
  不可预知的事情总是让人疲惫。既然这样,还是先回关中老家休整一下吧。大家已经出来半年多了,也都想念家里的老婆孩子了。
  第一个了解到将士们心情的人是刘弘基,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也一定是个特别顾家的人。还是像追击宋金刚时的那样,他直接找到了李世民,劝说道。
  “大王,回家吧。将士们,都累了。”

  这建议听起来在情理之中,先回家休整一下,改日再来,反正唐军将士有打败王世充的能力,也不在乎这一朝一夕。但李世民突然瞪住了他。
  “刘弘基!我军大举而来,应当一劳永逸消灭敌人。现在河南州县多半都已经归附了,就剩洛阳一座孤城在死守,他们必然不能持久,怎么可以前功尽弃?这不是临阵退缩吗?”
  “我.”
  “你不要再说了!洛阳不破,决不回军。”
  “大王.”
  “敢言班师者,斩!”
  李世民转过身,不再看他。
  听到主帅这番杀气腾腾的话,刘弘基向后退了两步,沮丧的退出了大营。他已经跟随李世民多年,也从来不是一个临阵退缩的人,他之所以提这个要求,其实有体谅将士们的良苦用心。但刘弘基或许没有明白,比起李世民他还少了一样东西,一样战争中最重要的东西—决心。
  在所有的战术、谋略、勇气都已用到极限的时候,胜利的因素就只剩下了一个—决心。你想让将士们回家休整,那你休整的时候王世充就不会休整吗?等你休整完再回来的时候,你面对的也将是一个以逸待劳的王世充啊?那么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一鼓作气,下定决心,就在此刻消灭他呢?
  是的,这样将士们可能会很疲劳,可王世充就不疲劳吗?在双方都身心俱疲的情况下,胜利终将属于那个能坚持下来的人!
  王世充的洛阳城是一只刺猬,但李世民已经下定决心消灭这个刺猬,他要把它身上的刺一根根拔起。

  得知刘弘基的遭遇之后,将士们都明白了李世民的用意,再也没有人敢提撤兵的事。
  但话说回来,李世民做事还是非常人性化的,对大家身心疲惫的状态,他其实也非常体谅并且理解。因此,对那些归心似箭的将士们,他并没有一味用军法恫吓,而是转而使用了安抚的手段。
  他下令暂停攻势,放了几天假,让将士们稍作休息。
  然后,他给王世充写了一封信,晓以祸福利害,劝他出城投降。
  如果王世充肯答应,这也无疑是个让人振奋的好消息。
  但王世充没有回复。
  王世充当然不会回复,因为他并不想轻易屈服。他的郑国,他的皇位,都是经过无数阴谋诡计和腥风血雨才得来的,他怎么可以轻易屈服呢?
  此时此刻,他正一边在城里硬撑,一边偷偷找了个帮手,这个帮手其实早已经答应了他,只是家里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还没顾得上过来。但是王世充无比确信,只要这个人忙完了,就一定会过来的!因为对这个人来说,救王世充也是在救他自己。
  这个人就是窦建德。
  日期:2018-01-10 20:38:34
  [140]
  窦建德
  作为隋唐之际举足轻重的英雄人物,其实窦建德同志已经出场很久了,但是因为他戏份不多,所以一直没来得及介绍他,现在,他都开始主动抢戏了,我也到了该介绍他的时候了。
  窦建德,河北漳南人(河北故城),是一位老资格的农民起义家,从大业七年就走上了武装反抗隋王朝反动派的革命道路。
  遍历隋唐之际大大小小的割据政权,除了李密之外,窦建德是公认的最有资格和唐朝争夺天下的人物。
  他家里世代务农,从来没有学过什么四书五经、诗书礼易,所以知书达理这个字从来与他无缘。但他却无师自通,非常讲究礼节,为人宽厚侠义,史书上说他“少尚气侠,胆力过人”,比那些读书人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后来,他当了一名乡镇基层干部(里长)。和那些鱼肉乡里的土皇帝不一样,他从来都把自己的胆力用在为人民服务上,而且坚持原则,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有次,村里一个年轻人父母双亡,却没钱安葬,只能在自己那片小小的田地上,自顾自的唉声叹气,感慨自己怎么会如此不幸。但既然他的事迹上了史书,我们就可以肯定,他的运气并不会太坏。事实的确如此,他的事正在旁边干农活的窦建德听到了,窦建德二话没说,撂下锄头就回了家。几天之后,年轻人家里突然收到了门类齐全、款式新颖的丧葬用品,一同前来的还有一支专业送葬的服务团队,说要把他的父母好好安葬,年轻人当时就被惊的目瞪口呆、喜极而泣。

  这一切自然都是窦建德一手操办的。那天回家后,他没顾得上歇口气,就打开家里的保险柜,拿出了钱财,和有关人员多方联络,为年轻人家料理了后事。
  类似这样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姓名的事迹还有很多很多。
  所以窦建德的人缘非常好,好到他父亲去世时有一千多人来送葬。
  隋唐时期一百户为一里,五里为一乡,按一户五口人来算,即便每家每户全员出动,一千多人至少也需要两个整里。我们据此估计,当时十里八乡的人可能全都过来了。
  一个普通的乡镇干部能混到这份上,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窦建德起义之后,前来归附的人很多,其中就有大批对他仰慕已久的粉丝。靠着这些铁杆粉丝的支持,当然也有自己的辛勤努力,他打出了一片天地,至少在河北南部成了说一不二的人物。
  夏王
  武德元年(618年)冬至那天,窦建德在乐寿称王(河北献县),建国号为夏,在登基那天,天空出现了罕见的祥瑞之兆,有五只大鸟降落在宫城上,后面还有几万只鸟雀跟着飞来,整整过了一天才飞走。
  因此窦建德为这一年取年号为五凤。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窦建德虽然反抗隋朝,自己也称了王,却始终把自己当成隋朝的子民。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称这个王的时候还得到过皇泰主杨侗的批准,同时他也特别不待见宇文化及,还公开打出替杨广报仇的旗号攻打他们。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