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21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伙子,挺上道啊!”辉哥不屑笑道,他对于送上门的财神爷来者不拒,反正崔亚卿这朵漂亮的牡丹从头到尾就没想放过,在她男朋友面前蹂躏她,正是辉哥特殊的嗜好,前两天的命案,就是因为用相同手段杀了一对小鸳鸯,没想到今天还能再享受到一次同样艳福。

  辉哥的打算就是不留活口,包房里的几个人再加上下面的服务员,一会全都得葬身火海,附近没有摄像头,只有KTV里面有几处画面模糊的监控,一把大火下去,什么证据都要灰飞烟灭。就算善于侦查的丨警丨察发现蛛丝马迹,那时候自己已经逃之夭夭了。
  等到赵凤声离自己只有两米左右距离时,辉哥猛然感到一股危险的味道,就像以前被人拿斧子劈开嘴角的前兆,这种压抑感令他非常难受,汗毛都陡然乍起。赵凤声佝偻的身子仿佛更低了一些,左腿微微下降了几厘米,最令辉哥察觉到异常的是,赵凤声的布鞋鞋底猛然塌陷,本来有着两公分的白色鞋底前端陡然消失不见!
  他在蓄力!
  经常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亡命徒很快分辨出赵凤声进攻的架势,愤然大怒,右手匕首划出一道闪亮弧度,朝着胆敢戏弄他的年轻人胸口狠狠扎去!
  赵凤声面对着足以让他毙命的一刀,身体只是微微倾斜,左脚向前蹚而进,右脚随之跟步,两脚一蹚一蹬,右拳奋勇挥出,电光火石般砸在辉哥心口!

  赵凤声顾不上寒意森然的匕首,不算强壮的右手突然青筋遍布,就像是李半仙家那棵上百年老槐的盘虬树皮,骨节苍白的拳头实实印在辉哥心口,壮硕身子刹那间倒飞出去,落在一丈开外墙壁上,轰然巨响,令在旁心惊胆颤的三个女人觉得耳膜剌痛。
  半步崩拳,莫撄其锋,挡者必飞丈外!
  这是上世纪武林名宿评价半步崩拳的话语,短短十四字足以证明半步崩拳的强悍杀伤力,生于清末的形意拳巨擘郭云深功力深厚,罕逢敌手,将半步崩拳名号传遍大江南北,有“半步崩拳打天下”之美誉。
  赵凤声在少年时就被李爷爷传授此拳法,那时候为了练拳遭了不少罪,随着年龄渐渐增长,半步崩拳的威力逐渐体现在与人交手中。十六岁的赵凤声能一人干翻比他打几岁的一厂七少,不仅仅凭借着一股视死如归的冲劲,也要得益于练习崩拳给他身体带来的强悍之处。作为功夫巨星李小龙的成名绝技寸拳,其实和半步崩拳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依靠惊人的爆发力进行摧枯拉朽式攻击,只是后者更加博大津深,鲜有人能修炼到高深境界,传承几百年的国术,绝不只有养生功效。

  赵凤声是穷苦家的孩子,他很小就懂得珍惜二字的道理,每次得来不易的东西都倍感珍惜,所以他像是个干燥的海绵,默默吸取世界给予他的充足养分。《蹲墙功》《半步崩拳》,别人家孩子看都不看一眼的国术,他却每天都勤奋练习,李爷爷也是看中他这一点,才不厌其烦的对他进行指点教导。
  赵凤声在读书时看到伟人说过的一句话:天才就是无止境刻苦勤奋的能力。
  他的勤奋,帮他安然渡过几次鬼门关。
  辉哥被巨力锤击心脏后险些昏厥,呼吸都极为困难,本以为赵凤声是个弱不禁风的家伙,没想到出手如此彪悍!多次走在生死边缘的辉哥并没有束手待毙,昏昏沉沉中准备将旁边的张云燕挟持作为人质,但没等他触及张云燕的手腕,一个硕大鞋底就印在他的面门,导致脑袋急速磕在墙上,这下是真的昏了过去。
  赵凤声伸出鲜血泊泊的左臂,向余下的两名匪徒勾了勾手指,轻笑道:“一起来。”
  刚才辉哥离崔亚卿距离太近,赵凤声为了不让他有伤害二妮的可能性,不得不挨上一刀来换取一击制敌。以小博大,这和他战场上的作风很相似,他喜欢用最直接的战术击倒对手,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哪怕以身犯险也不管不顾,每一次,都像是一只为了给窝里饥肠辘辘幼崽寻食的猛兽。
  赵凤声干翻辉哥只是风驰云卷之间,两名匪徒还有些呆滞,向来勇猛无比的老大竟然瞬间被眼前的年轻人撂倒?俩人也是穷凶极恶的歹徒,没有因为赵凤声的勇猛就拔腿开溜,对视一眼后,掏出腰间的匕首,一左一右冲将赵凤声进行包围态势。
  意想不到的是,孤单影只的赵凤声竟然先行发难,右腿踹向墙面,借着腿部带来巨大的推动力,朝着离他最近的匪徒飞身扑去,一拳镶嵌在对方的咽喉处。
  歹徒被拳劲余力带了几个滚之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种专攻人体最脆弱的地方,是赵凤声在部队学来的技巧,出手后没有观赏性,但很实用,他在侦察连时就专门学习过一击制敌的诀窍,然后把半步崩拳的发力方式融入其中,可谓相得益彰。
  吱!
  这是布鞋剧烈摩擦大理石带来的声响,赵凤声身弓如虾,朝着另外一名悍匪冲去,如灵猫闪躲掉扎向心口的匕首,一拳砸在对方肋部后并未停顿,两拳,三拳,拳拳到肉!直到匪徒口中喷出鲜血,赵凤声揪住他的头发,将他额头和自己膝盖来了个亲密接触。
  咚。

  匪徒浑浑噩噩躺倒在地。
  赵凤声擦了擦流淌在脸颊的汗水,长出一口气,击倒三名身手不错的歹徒让他身心俱疲,对方都是亡命之徒,而且手里握着凶器,一个不慎就得命丧当场。还好,多年来的搏杀经验让他做出了最正确和有效的对敌方式。
  赵凤声气息喘匀后,笑了笑,道:“还有一个漏网之鱼,我去收拾掉。”
  四位劫后余生的女人望着他不算巍峨的背影,犹如泥塑。
  李石接完电话后带着手下灰溜溜的走掉,没有说什么“请阁下留下大名,来日李某定当讨教”之类的场面话。他和李岩出自偏僻的农村,在钢铁都市里没什么强硬的靠山,迈入这个阶层实属不易,毫不起眼的赵凤声一个电话把他顶头上司都搬了出来,让李石再也生不出别的心思,他知道,再做任何反抗都是徒劳,自己的一毛三肩章保不保得住还是两说,也就不再管沦为鱼肉的亲哥哥,来得迅猛,走的干脆。

  罪魁祸首李岩被赵凤声放下后,彻底瘫倒在地,眼神空洞,先前彬彬有礼的形象荡然无存。他熟悉法律制度,辉哥这位煞星是他请来的,自己怎么也逃脱不了干系,所面临的,将会是板上钉钉的牢狱之灾。
  警笛声很快响彻在楼下,除去需要进医院处理伤情的肌肉男和赵凤声,其他人都被丨警丨察请进警车,此事牵扯太大,警方必须得知每一个环节,所以把目击者挨个带回去做出详细笔录。
  在医院缝合伤口之后,到了东桥分局,赵凤声把情况一五一十描述清楚,没有遗落如何打倒四位匪徒的情节,但对警卫连的出现只字未提,毕竟还要顾忌军旅的声誉问题。
  负责记录的丨警丨察听得暗自咋舌,辉哥他们是道上有名的亡命徒,这几天局里为了抓捕他们费了不少津力,没想到眼前清瘦的年轻人能够以一敌四,左臂只是受了轻伤,居然把四个悍匪全部打成重度昏迷,乖乖,不得了。让他这个从业十几年的老干警发自肺腑的钦佩。

  笔录用了两个多小时才做完,老干警刚刚走出屋门就进来了两名男子,领头是赵凤声熟悉的向双平,后面紧跟一位相貌普通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