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8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这几日里,我也一直在思索,如何帮助张坎文恢复修为的问题。但思来想去,我也没有其他方法,我的修行,主要是从《死人经》上而来,进入识曜境界之后,更是遇到诸多奇遇,方才迅速突破天师。
  这些方法都不适合张坎文,而且这家伙性子倔,哪怕有什么好的修行方法他也不愿意尝试。原因无他,只因他是文山一脉最后一个人了,他不可能放弃文山一脉的修行之法,去修炼别的法诀。这跟修行快慢根本没有关系,只是他自己心中的坚持。
  所以,我能做的,也只是心里默默祝福他。
  至于小王励这边,我能做的也不多,只有多陪陪这个小家伙。这可怜的小家伙,从出生开始到现在。几乎每天都在遭受折磨,如果我的陪伴可以让他舒服一点,我自然愿意这么做。
  当然,陪伴的同时,我自己也随时做好了应对那邪物反扑的准备。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那邪物在小王励身体里作祟的时候,我总会忍不住想起祭祀亡灵。虽然至今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或者说什么东西,但从以前的事情中,却知晓他是存活已久的老怪物,面对这样的情况,他应该会有解决的方法,而不是如同我和张坎文这般,只能拖延时间。而且从以前经历的事来看,他也愿意帮我,只可惜,如今我跟他彻底断了联系,想找他帮忙,也不知该往何处寻找。

  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十天,这中间。胖子那个家伙甚至没有出过房门一次,要不是偶尔送到门口的饭会被他拿进去,我都忍不住冲进去找他了。
  如果光是研究传音符箓的话,以我对胖子的了解,他绝对不会用这么长时间。就算中间出了什么问题,他也不会如此疯狂。
  唯一的原因就是,他抛开了传音符箓,继续回到先前让他变得抑郁的占验之中。
  我用传音符发了数次信息,他却一次都没有回复,我心里十分担心,但好几次我冲到门口,准备破门而入时,感受到房间之中传来的气息,最终还是没敢敲门。
  占验一道,最忌讳的便是旁人干扰,特别是在占验道之人施法时,一经打扰,轻则一番努力前功尽弃,身受反噬。重则经脉受损,再无感应天机之可能。
  我虽担心胖子的安危,但还不至于做出这种蠢事来影响胖子,只能把自己全部的担心都收回到了心里。
  时间又过去两天,距离我们与陆振阳约定的日期越来越近,胖子那边依旧没有丝毫消息。
  这两日,我几乎连觉都不敢睡,心里总有种不妙的预感,每日也不出门,有时间便徘徊在胖子的门口,只等有什么动静,便第一时间赶过去。
  至于陆振阳那边,我已经想好了。只要胖子这边没有结束,我便不能离开,陆振阳若是催促。让他等待便是。
  不管是炼妖壶还是《死人经》的下篇,都没有胖子的性命来的要紧。
  本以为还要等待多日,却不曾想,我刚下定决心之后的第二天中午,我下楼跟张坎文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沉寂多日的传音符箓中,突然有了响动。
  传来异动的是我自己制作的传音符箓,这符箓制成之后,我只给了胖子、张坎文和谢刘两人,如今张坎文和谢刘两人都在我身边,唯一有可能传来消息的,只有胖子!
  我连忙把传音符箓拿了出来,注入真元之后,胖子的消息便在光幕上显现了出来。
  他的讯息极短,只有寥寥四字。

  “来我房间!”
  胖子出事了!
  看到这几个字,我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就是胖子那边出了问题。也顾不得一旁的张坎文等人,我拔腿便往楼上跑去。
  胖子这几日的表现,不仅我为他感到担忧,张坎文等人也是如此,看消息的时候。我并没有避讳张坎文他们。看到了信息,再加上我的反应,张坎文他们也迅速追了上来。
  到胖子门口的时候,他们才追上我,张坎文凑到我身侧,对我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我摇摇头,心里如同一团乱麻,也没回答,抬手敲响胖子的屋门。

  连续敲门足足半分钟。屋里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让我更加焦急,心里也愈发确定,胖子肯定是出事了,否则的话。他不可能一边通知我过来,一边却又不给我开门。
  现在的问题是,我想直接闯进去,但又担心闯进去会不会给胖子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正犹豫间,张坎文却是替我做了选择,他直接一把将我拉他的身后,抬腿一脚,重重踹到了紧闭的房门之上。
  随着一整钝响,胖子的房门被张坎文一脚踹开。
  正所谓关心则乱,这一声钝响。倒是让我清醒了不少。胖子既然遇到了问题,还给了传了消息,那自然是从占验的状态中出来了,我进去并不会影响到他。而且,哪怕他此时依旧在占验状态中。我也必须得进来,两害相权择其轻,这是最基本的道理。

  心思清明之后,我也不再多想,迅速冲了进去。
  同我前几日进来的时候不一样,今日胖子的房间里阴沉沉的,外面是阳光明媚的天气,屋里却没有开灯,而且窗帘也都关了起来,一点光线都没有进来。
  我运起真元,将天罡九步之中的洞明之力用了出来,顿时,房间里的阴暗消失于无形。
  举目四顾,胖子不在床上,也不在沙发上,四下搜寻片刻,我和张坎文才在窗台前发现了胖子的身影。
  他扑倒在地上,传音符箓落在他手边不远的地方,因为看不到面容,所以我一时间也无法断定胖子的情况。

  我顾不上多想,连忙往胖子冲了过去,等我冲到胖子跟前的时候,张坎文则是打开了房间的灯。与此同时,我将胖子身体翻了过来,迎着透亮的灯光,胖子的脸浮现在我面前,顿时让我脑子一懵。
  首先是脏乱,很明显,过去的十数日里,胖子从未收拾过自己,头发乱糟糟的盘在头上,脸上胡须横生,看起来似乎凭空苍老了二十岁。
  如果只是这样,我也不会担心太多。更让我惊恐的是,胖子的嘴角,鼻孔,眼角,就连耳蜗处都有鲜血的痕迹。
  七窍流血。非重创不能致。

  头脑发懵的情况下,我连一些最基本的常识都忘了,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声音有些颤抖,一个劲儿的拍着胖子的脸,使劲喊着他的名字。
  实际上,胖子现在的情况很不妙,最恰当的方法是先确定他是否还活着,然后为他灌输真元温养。
  可我这时候早忘了自己的一身真元,脑子里只有一件事,胖子是我兄弟,是我从小到大的玩伴。自我开始修行,自我父母双亡之后,我身边除了姽婳,就只有一个胖子了。
  而且跟姽婳不同的是。胖子是从小跟我一起玩到大的玩伴,前些日重回故乡,我脑子里仔细思索过,老家的整个村子里,我只能模糊的记起一些名字和面容了,前前后后,只有胖子和林叔是我从小到大的见证,是与我同根同源的故乡人。
  胖子怎么能死!怎么能死!
  日期:2017-12-08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