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3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辆大巴的驾驶员当场死亡,其他活下来的乘客,也没有注意到我的,并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时候上车的。于是没有记忆,身上也没有证件的我,就像外星人一样没有了着落。
  后来一位在那场车祸中失去女儿和丈夫的阿姨收留了我,也就是我后来的养母姚沁女士。经过一系列的手续后,无根的我落户她家,跟随她生,起名姚淇淇。开始的时候,我一直处于狂躁和焦虑之中。因为我想知道自己到底从哪里来,到底是谁。但在养母的悉心照料和开导之下,我慢慢接受了自己失去记忆的现实。
  我继续入学念书,诡异的是,我记不起自己是谁,但我却记得我学过的功课,插班海城一中后,我迅速就成为一中最牛的学霸之一,几乎每次考试都没排在前三。尤其对数字非常敏感,数理化成绩好得惊人。
  当时我的老师都认为我有望冲击名校,但最后我选择了海城财大。理由很简单,财大的学费低,还可以留在海城,照顾已经没有亲人的养母。
  养母身体不好,在我大一下半学期时去世。给我留下一笔五十多万的存款和一套小户型房子,也是我后来和吴浩结婚时住的那套房子。
  养母去世后,我再次成了没有任何亲人的孤儿。平时和同龄人一样上学放学,有说有笑。但当周末一个人孤零零的回到家时,那种可怕的孤独会排山倒海地袭来。感觉自己像蒲公英,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会到哪里去。
  我开始疯狂去寻找自己的来处。利用假期时间跑遍了海城邻近的所有城市,也差不多花光了养母给我的存款。但最后还是一无所获,因为我没有任何线索可寻,就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自然是不会有任何结果。
  这时吴浩闯入我的生活,他是来自农村的学生,是大我一级的学长。他疯狂地追求我,给我细微到变态的照顾。没有亲人的我很快沦陷,终于在圣诞夜被他灌醉,带到了酒店。
  后来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吴浩也支持我生下来。没有亲人的我,突然有了一个离自己最亲最亲的人,我当然不忍失去。于是我办了休学,准备把孩子生下来后,再完成学业。
  但等孩子生完后才发现,生活并不如我想像中的那么简单。我根本没法抛下孩子继续去上学,吴浩的妈妈根本不帮我带孩子,吴浩的收入也不足于养活我和小峰。于是我只能放弃再入学的想法,一边打工,一边带孩子。从名校学霸沦为在商场卖手机的小职员,没有毕业证书,大公司根本不会给我机会,更何况在人家看来,一个大学没毕业就忙着去生孩子的人,肯定是个没追求没出息的人,这样的人,大企业根本不会给表现的机会。

  “呜呜呜……”
  桌上的手机忽然震动,将我从遥远的思绪中拉回来,我看了来电的备注姓名,赶紧接起电话。
  电话是华莹打来的,她让我一起吃晚饭。
  华莹现在算是我在海城唯一的朋友了,也是唯一会帮助我的人,她邀我吃饭,我自然要去的。
  高峰时期的公交,像乌龟一样慢慢地爬行。周围全是人,一个挨着一个地挤,不用拉扶手,也不用担心会摔倒,因为四周全是人。
  终于到站,好不容易突破重重包围挤下了车。发现自己被挤得一身是汗。
  走进餐厅,华莹远远向我招手。她换上了黑色的裙子,长发披肩,雪白的肌肤,加上精致的五官,非凡的气质,是整个餐厅里最靓丽的风景。
  不得不感叹华家的基因是真好,华辰风那个恶魔帅得像男模,华莹则是漂亮得像超级女模。
  “快请坐。怎么一头的汗?”华莹关心地问。
  我不好意思说我是挤公交挤出一身的汗,笑着说天气太热了。
  “怎么样?搞定林南对你潜在的威胁了吗?”华莹笑着问。
  “莹姐,‘搞定’一词严重了,我没想过要和她斗的,只是她要招惹我。”我笑着说。
  “不管谁招惹谁,如果同时喜欢一个男人,势必是要斗的。而且是零和博弈,没有双赢,必须要有一个人输。这是没办法的。”华莹说。
  “我们也没有同时喜欢一个人。”我辩解道。
  华莹笑得意味深长,“你不喜欢辰风?这怎么可能。辰风从小就招桃花,我见过和他接近的女孩子,就没有不喜欢他的。辰风要是穿上女装,比很多女孩子都漂亮的。”
  我心里不禁自问了一下,我喜欢华辰风吗?然后好像没有答案,也或许是有答案,只是我不想承认而已。毕竟承认自己喜欢一个经常伤害自己,心里还放着别人的人,多少有些犯贱的嫌疑。

  所以我就算是喜欢,我也不会承认。
  可是华莹却不肯放松,还是盯着我问,“你真不喜欢辰风?”
  我只好违心地回答,“我和他的婚姻,没有喜欢不喜欢的,他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
  “先不说他喜欢不喜欢你,我现在问的是,你喜欢他吗?”华莹好像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一样。

  为了结束这个尴尬的话题,我一狠心一咬牙,摇了摇头,“不喜欢。”
  “谁要你喜欢了?自以为是。”
  我身后忽然传来冷冷的不屑的声音,我扭头一看,看到了华辰风冷着脸杵在我身后。
  这可就尴尬了。
  我的座位是背对着门口的,他什么时候来的,我完全不知道。但华莹却是知道的,她一直追问,原来是搞事情。
  “偷听别人说话,算是怎么回事。”我脸一红,尴尬地说。
  华辰风手一伸,动作很大地拉开椅子坐下,“你这女人背后说人坏话还有理了?谁偷听你说话了?我就站在你背后,又没有躲着藏着,是你自己瞎了眼看不到我,我这算偷听?”
  “我哪有说你坏话了?”我辩解,“我后脑又没长眼睛,我能看到你?在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听别人说话,就是偷听!”

  日期:2018-11-22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