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2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哭腔非常真实,眼泪也是真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华辰风已快步走了过来,拿起纸巾,给她擦拭。然后将身上的西服脱下来,挡住了她身上的污渍。“没事,我马上让人送套衣服过来。”
  我冷眼看着这一切,不知该如何反应。林南真是下得了手,烫的咖啡,直接泼向雪白的裙子,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堪。如果我是华辰风,我也会心疼她的。更何况人家本来就有难于忘怀的旧情。
  这时华辰风看向我,眼里没有太多恨意,只有厌恶。厌恶其实比恨更可怕,因为人家都不屑于恨了。
  “不管你信不信,这咖啡就是她自己泼的。”我和他对视,并无畏惧。
  事情都到这一步了,也没什么好畏惧的,反正他都会帮着林南。
  “她胡说!她不知道做了什么,幼儿园以我会威胁到学生安全为由把我给辞退了。我找她想问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她就对我发火,然后就把咖啡给泼在了我身上。”林南在旁边哽咽着说。

  华辰风看向我,又说了那个字,“滚!”
  我冷笑,“华辰风,你早晚死在这个女人手里,这个女人,远比你想像的可怕得多,他不是你记忆中的那个人了,她变了!她只是在利用你对她的旧情而已!”
  “滚!”华辰风提高了声音。
  我拿出两百块扔在桌上,对着林南说,“继续演吧,继续演给这个愚蠢的男人看。我不占你便宜,咖啡钱我自己付了。”

  华辰风脸色铁青,我形容他为‘愚蠢的男人’,他当然很愤怒。
  我心里明白,他也不是愚蠢,他只是被一些沉重的情感给彻底蒙蔽。在他记忆中的林南一定是很美好的,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现在的林南会变成戏精。
  从心理而言,一个人认为美好的东西。就算是他发现变质了,他也会选择性忽略,因为他们潜意识里不能接受美好的东西变坏。这就是像华辰风这样聪明的男人在林南面前也会变愚蠢的原因。
  我没有再说话,乖乖地从二楼‘滚’了。
  来到一楼,我找到了老板。我说我希望调看二楼的监控录像。
  老板不同意,说监控录像关系到客人的隐私,只有丨警丨察在合法手续的情况下才能调看。
  我说你们在角落装摄像头,本身就是侵犯客人的隐私。这一点我就不说了。现在楼上有一个人叫华辰风,他有个绰号叫四哥,他的包不见了,他需要看录像,如果你要让他找丨警丨察来帮忙,他也能做到,不过他脾气不好,最好还是不要这么麻烦。
  我只是试一试,但没想到经理真的听过华辰风的名字,说既然是四哥要看,那请便就是。我们装这个摄像头也是警方要求的,是为了防止客人被盗无从查起。
  于是我又返回了二楼,在华辰风在喊我滚蛋之前,我对他说,下面有监控录像,可以看清楚到底咖啡是谁泼的。有兴趣,你就自己去看,不过如果你不想破坏这个女人在你心目中的地位,那还是不要看了。
  林南的面色变得更加苍白了,眼神也露出了不安。

  华辰风站了起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林南。然后往楼下走去。
  “唉哟,我肚子好疼,唉哟……”林南忽然大叫起来,
  然后高跟鞋一歪,整个人重重地就摔倒在了地板上,她是直直地倒下去的,所以真是摔得很重很重。
  本来要去看监控录像的华辰风,只好折了回去,“南南,你怎么了?”
  “我肚子疼……哎哟……”林南叫道。
  “她是阻止你去看监控录像,因为那会证明咖啡就是她自己泼的。你要是担心她真的生病了,你可以先带他去医院,你放心,我会把监控录像给复制下来给你留着,随时观摩林小姐的精彩表演。”我微笑着说。
  正说着,咖啡厅老板却抱着个笔记本电脑上来了,“华先生,为了节约您的时间,我把监控录像给您铐上来了,您坐下慢慢看,我给您上咖啡。”

  我从咖啡厅老板手里接过笔记电脑,迅速将画面快进,调到林南自泼咖啡那一段。
  华辰风弯腰抱起林南正准备离开,我强行将电脑屏幕对着他,“华先生,您看一眼,到底是不是我泼的她?”
  华辰风的眼睛看向了屏幕,为了让他看得清楚,我又反复拖动进度条,让他看林南是如何把咖啡泼在自己身上的。
  确定他看清楚后,我就不说话了。他是聪明人,会有自己的判断,我没必要一直聒噪惹他烦。
  华辰风不再抱着林南,而是将她放了下来,脸色变得很难看。忽然一伸手,将那笔记本电脑打翻在地,然后头也不回地往楼下走去。
  “华先生,不是这样的……”林南还想装。
  “情况是怎样的,他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别再演了,没有观众,你还演给谁看?”我冷声说。
  林南却不管我的嘲讽,突然肚子也不疼了,向华辰风追了上去。
  我也追了上去,我倒要看看林南如何解释自己演的戏。
  “华先生,不是你想的那样,因为我什么也不想起,所以我害怕。我那样做,只是想在你面前刷存在感。我想用这种方式让你记住我,我希望你给我时间,让我想起来以前的事,呜呜……”林南一副悔过的样子,哭得很伤心。
  华辰风木然站在那里,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我从他们身边掠过,像个路人一样离开。目的达到了,就没必要这穷追不舍,他们的事,本来也与我无关,如果不是林南招惹我,我也不会去惹她。
  离咖啡厅最近的公交车站也有近五百米,我反正也不赶时间,就慢慢地走过去。
  刚走到公交车站附近,一回头,就看到华辰风的保时捷缓缓地开了过来。他的车在我身边明显停顿了一下,车窗摇下,他却没有叫我上车。

  我把头扭向了一旁。我可以自己坐公交,不用搭他的车受他的羞辱。再回过头,看到保时捷突然发怒了一下轰鸣着向前冲去,很快消失于车流之中。
  我心中竟又有些怅惘。
  回到家后,休息了一下。我打开电脑,开始在网上投简历。
  既然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那就得找工作了。首先我至少得先养活自己再说。
  看着网上那些动辙要求本科以上学历的工作,我很心虚,感觉自己有被社会淘汰的感觉。
  其实我当初考上的,也是知名的财经大学。只是在大三那年,我意外怀孕,打乱了我的生活。
  当时不是没想过流掉孩子,但考虑再三,终究是舍不得。因为我是一个没有根的人,我想在这个世上有一个真正的亲人,所以我不顾一切,放弃了学业,生下了孩子。

  之所以说自己没有根,是因为我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在我十几岁那年,海城到阳城的海阳高速上发生十车连坏相撞,我当时就在其中一辆大巴上。
  我在医院昏迷达半年后醒来,记忆全无,想不起自己是谁,也想不起自己从哪里来。警方查过那辆大巴,是从阳城驶往海城的,但所有在车站买票的乘客信息中,都没有和我匹配的。警方怀疑我没有在车站买票,是在半路上车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