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8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通讯问题。是目前来说,我最需要解决的问题,经过我和胖子昨夜的实验,我已经确定,绘制出来的传音符箓能够正常使用,所以通讯问题已经告一段落。只待谢成华他们将黄纸和朱砂弄来。我就能大批量的绘制,再将这些符箓分发到谢成华他们的手上,这件事情,就算是完美解决。
  用过早餐后,我去看了一下小王励,小家伙精神比前两日好了许多,我却的时候,正在喝奶,虽然是王坤媳妇在喂,但一旁的张坎文一直柔柔看着,眼睛里的慈爱,一点也不比王励的母亲少。
  小王励没有什么异样,这让我安心不少。而胖子那家伙,依旧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该做的我也都做了,剩下的只看胖子能不能走出心魔吧。
  就这样过了两天,谢成华他们先后买回来足量的朱砂和黄纸。我迫不及待的拿着那些黄纸,一连绘制了十数张传音符箓,这才停手。随后便将这这些符箓一一分发张坎文和谢成华他们手上,又好生教授了他们使用之法。
  张坎文有文山一脉的传承,虽然没用过传音符箓,但却有所耳闻。并未太过惊奇。而谢刘二人虽有识曜修为,但传音符箓这东西,便是一些俗世天师也不一定听过,他两人更是根本不知晓,待我告知作用之后,顿时惊异非常,等到亲自体会其妙用之后,俩人眼底更是冒出了金光,告诉我说,他们觉得此符很有商业价值,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这俩人现在一门心思扑在生意上,生出这种念头也不奇怪,只是我心里有些想不通,问他们说,这种符箓虽然神奇,但实际上只是削弱版的聊天软件,甚至代替不了手机的作用,能有什么商业价值。
  听我这么说。谢成华却是一笑,开口道,“东家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普通人拿着这种符箓自然没用,但普通人里面又有几个买符箓的?实际上,来买咱们符箓的,更多是一些修行中人。这些人中一般又分两种,一种是修为颇高之人,这种人醉心于修行,发现这种神奇的符箓之后,肯定要买回去研究一些。当然,这种人实际上也不是很多。更多的是另一种修为不高之人,这种人天资有限,修为更加有限,早就知道自己在修炼一道上没什么前途,所以与世俗走的更近,也更加有钱,咱们售卖符箓,主要还是从他们身上赚钱。”

  听谢成华说的新奇。我不由问道,“那你说说,这种人为什么要买传音符?”
  谢成华一笑,继续道,“我说的这种人,他们之所以与世俗走得近,自然有其目的,东家这种符箓,千里传音在我看来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催动之后,凭空出现一种光幕,光幕之中又能记录文字,这种手段,看起来远比烈阳符那种引发火球的符箓更加厉害,也更加像是神仙手段……那些与俗世走得近的风水师们拿去可有大用。”
  我目光一滞,这才瞬间明白过来。原来谢成华关注的地方跟我关注的地方完全不一样。在我看来,传音符箓可以让我在进到一些手机信号无法涉及的地方,依旧可以跟外界保持联系。但谢成华的眼中,传音符箓更大的作用却是使用时候的景象神异,可以让那些底层风水师们展现自己所谓的“仙家手段”,继而依次牟利。
  果然是在商言商,我算是见识到了谢成华的商业头脑,不由苦笑的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跟金光符不同,这传音符箓的制作之法,完全是我自己从王灿给的传音符箓之中悟出来的,根本不用担心其他人的惦记,所以,我心里略一思索,便决定把这符箓的绘制之法,教授给谢刘两人。
  虽然到了我现在的修为,很难对俗世财货产生兴趣,但谢刘两人毕竟跟我多年,他们既然喜欢赚钱,那就任由他们赚去。也算是我付给他们这几年辛苦的酬劳了。
  传音符的制作实际并不困难,我之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消耗了那么多时间,只是自己不得其法罢了。如今我已经完全搞明白制作之法,传授给他人,却是再简单不过。
  谢成华和刘传德修为不高,但在玄学界里却是浸淫日久。符箓绘制一道上,比半路出家的我更要熟练几分,再加上我的教导,不过一日功夫,他们二人便将此法学了过去,绘制起来,甚至比我还要熟练几分。
  唯一的问题是,两人修为太低。我绘制传音符时,动用真元,只需一丝,便可完成。而他们两人绘制时候,耗费的心力和道炁却极大。一天最多制作一两张,否则的话,便要影响正常经营店铺了。

  不过他们两人也不在意,说是一天一两张的出货量已经足够,绘制太多也没有什么意义。
  他们既然没问题,我也就不再操心此事。完全放手给了他们。
  接下来的几天,我彻底闲了下来,我每天除了上午修炼之外,下午和晚上的大部分时间,都放空自己,或是去逗逗小王励,或是在古玩城里走走转转。
  上次在火神庙之外产生的心魔,时到今日我还十分忌惮。修行至今,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我本就是心思谨慎之人,而想在修行路上越走越远,也必须得谨慎。所以,目前我的修为虽然已经可以突破印章天师后期,但我却一直压制,确保自己心境跟修为到达一致,也确保不会再次出现先前的情况。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我每日在古玩城里闲逛,心境有没有进步,自己也无从体悟,对古玩城的了解倒是到了了如指掌的地步。而小王励那边,则是应证了我之前的猜想,寄生在他身上的那个东西,的确对我十分惧怕。

  这几天小王励又有几次身体不舒服的情况,反应倒是不大,只是偶尔哭泣,面露黑气。在他犯病之时,只要我一出现,他就会迅速安稳下来。
  这种情况,无形之中,给了我很大的压力。
  小王励的情况显然没有我们预计的那么乐观。他胸口黑斑里的那个东西,随时都有反复的可能,只要彻底将其根除,小王励才能保住性命,我也才能放心。
  按照我之前的想法。小王励这边只要暂时没事,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能放松一下,张坎文也不比把自己所有精力都放在他身上,我自己也能放心的去做自己的事。
  而现在,我只能庆幸小王励这边发病时候问题不算严重,应该不至于影响我去做自己的事,但想放心,却是根本不可能的。张坎文那边,也不可能松口气,更无法将心思全部放回到自己的修行之中。

  唯一利好的是,我顺利把传音符研究了出来,以后我若不在这里,凭借传音符,张坎文也可以随时找到我。不至于像上次那样。让他一边全力压制小王励病情的同时,还得耗费大量心力,催动师门法器来通知我。
  我曾问过张坎文,催动阴阳阎罗笔时需要的条件,虽然他含糊其辞,但我也大概明白了,阴阳阎罗笔催动一次,代价绝对不菲。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张坎文体内道炁星辰全部崩碎,也有我很大一部分责任。
  日期:2017-12-07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