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6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要帮着佣人做事,她们死活不干,苦苦哀求我不要插手。我这习惯了为生活奔波的人,变得这样无所事事,感觉越来越烦躁。
  我从一楼到二楼,又从二楼到一楼。感觉自己像被困到了牢笼之中。

  百无聊赖之中,我看向了三楼。华辰风的秘密花园。
  只能说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魔鬼。我竟然又有一探三楼的冲动。
  当初我打碎了一个水晶相框,被华辰风狠狠抽了一耳光,然后赶了出去。闯禁地的代价我已经付出了,那我为什么不看个明白?
  而且当初是禁地,那是因为林南没有出现。现在那个人回来了,关于她的一切,也就不是秘密了,也不应该像神物一样被供奉了。
  于是我心里的魔鬼就给我找了几十条我可以再上三楼的理由。而且我又顺利地找到了钥匙,然后上了楼。

  钢琴还在,相框被修过,虽然能看出明显修补的痕迹,但其本上已经恢复完好。
  我眼前浮现出当时华辰风单腿跪地拾碎片的样子,他那种沉重的悲伤,真的让人有震撼的感觉。他一言不发,但都能让人感觉得到,他内心对那个女孩深沉的爱。
  如果不是爱得那么深,不会有那种沉重的悲伤溢出来。那种东西,完全是演不出来,而是由内而外爆发出来的。
  想到这些,我心里忽然酸酸的,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吃醋。可是转念一想,我有什么资格吃醋?
  虽然我和华辰风有个结婚证,是法律上的夫妻关系。但我有自知之明,他之所以和我结婚,那完全就是因为孩子。现在他已经成功地拿到了孩子的抚养权,我就成为他随时可以扔掉的旧拖鞋。
  我缓缓退出房间,走向另一个房间。
  这一个房间,有更多东西。桌上放着很多的盲文书。
  我想了华辰风的医生姐姐对我说过,华辰风曾经有两年看不见东西。这些盲文书,应该就是他当时阅读的吧。
  我没有当过盲人,但我见过盲人,我知道他们的艰辛。在一个人最失意的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别人的关心和爱护。据说林南就是那两年一直精心照顾着华辰风,所以华辰风才对她有那么深沉的爱。
  抛开我心里的醋意不说,我是真的理解的,人心都是肉长的,换我要是瞎了,谁照顾我两年,我也会感激他一辈子。

  这房间里也有一个相框,相框里照片上的华辰风穿着白衬衫,戴着黑色的墨镜,帅得惊艳。
  但从他的姿势形态来看,他当时应该是看不见的。他的身体微微往左侧倾,像是有人扶住他,也或许是他偎依着某个人。但奇怪的是,照片的另一半被剪掉了。连华辰风的左手都一齐剪掉了。
  假设这是华辰风和林南的合照,以华辰风对林南的感情,绝对不可能舍得剪掉合照的另一半。那这照片是谁剪的呢?
  我看了半天,看不出名堂,小心地把照片放回原处。这一次,可不能再弄出什么岔子。
  又看了房间里其他另外的几样东西,这时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吓了我一大跳。
  一看到来电号码,我更加慌了。
  电话是华辰风打来的。我紧张地接起电话,他在电话里问我,有没有记得喝药。

  我说喝过了,他说那一会司机会来接我,去接小峰放学,我说好。
  挂了电话我心里还砰砰跳个不停。这三楼不能再呆了,万一要是让华辰风再发现了,那我就真完了。
  我匆匆下楼,锁好三楼的那道门,抬头看见一脸惊惧的珍姐,“太太,您怎么……”
  “好像有个风筝飞上到三楼上去了,我去找,没找着。”我随口胡诌道。

  “先生是不让任何人去三楼的,太太以后可别去了,不然……”珍姐欲言又止。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上去了。这一次,就不要告诉先生了吧?”我暗示珍姐。
  珍姐点头,“我知道的太太,我们当佣人的,只希望主子和睦美满,我们也跟着有好日子过。”
  “好的,那你去忙吧。”我对珍姐说。
  珍姐应了一声,下楼去了。
  我换了身衣服,这时司机过来了。我上了车,去往幼儿园。
  因为在路上塞了一会车,到幼儿园的时候,晚了半小时。大多数的孩子,都已经被接走了。幼儿园门口只有小峰站在那儿等,一个苗条的女子正在和小峰说话。那女子背对着我们停车的方向,看不清楚面容,但从服装来看,应该是幼儿园老师。
  我下车,叫了一声小峰。小峰欢快地向我跑了过来。
  那女子也转过身来,我看到那张精致漂亮的脸,我瞬间惊住。
  她是林南,那个华辰风念念不忘的女孩。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微笑着向我点了一下头,我看到了她胸前挂着的工作牌,她果然是这里的老师。
  “妈妈,这是林老师。”小峰很懂事,见我一直盯着林南看,赶紧介绍。
  “您好,姚小姐。”林南礼貌地向我点头微笑。“原来您是华小峰的家长。这么巧。”
  华辰风什么时候把小峰的名字从吴小峰改成华小峰了,我都不知道。
  “您好,真巧,原来您是这里的老师,以后请多多关照。”我也点头微笑着。
  虽然在微笑,但我心里却涌上一阵不安。

  “小峰很乖很懂事,比其他的孩子都要懂事很多。是您教得好。”林南温和地笑着说。
  她容颜精致,眼神清澈,举止得体。真是一个漂亮的人儿。我告诉自己,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这一切也许只是巧合而已。
  “那我先走了,您辛苦了,小峰,和老师再见。”我揽过小峰。
  “老师再见。”小峰乖巧地挥手。
  “姚小姐再见,小峰再见。”林南轻轻挥手。
  我把小峰安排到儿童座椅上坐下,给他系上安全带。我自己坐好,摇下玻璃再次和林南挥手。
  她一直立在那里,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但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她的微笑里有些异样的东西。让我心里砰的跳了一下。
  车驶远,她还在站在那里没动。我心里那种不安更加强烈起来。
  “小峰,林老师对你好吗?”我问小峰。
  “很好啊。妈妈,你为什么这样问?”小峰问我。
  “没什么,妈妈就随便问问,那你在学校有没有调皮啊?”
  “没有,我很乖,今天华叔叔回家吃饭吗?他为什么不来接我?”小峰问。
  “他有工作要忙,不是每天都能来接你的。”我心不在焉地说。
  后来小峰就和我说学校里的事,到底说了些什么,我也没能记住。脑海中一直在想着林南的事,她出现在幼儿园,真的只是巧合吗?

  回到枫林别苑,佣人给小峰洗澡换衣服。我去厨房帮着准备晚餐,然后一整晚,华辰风也没有回来。
  次日中午,华辰风才回来,但行色匆匆。好像是在书房拿了什么东西,就又要走。
  我在楼梯口叫住了他,想说说林南的事,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还要赶时间。”华辰风问我。

  “我昨天去接小峰放学了。”我迟疑着说。
  “你今天继续去接一下吧,如果累,就让司机接也行。家长亲自去接嘛,会让老师觉得家长重视孩子的教育。”华辰风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