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5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孩子面前,我没有和他抬杠。他这样说,原因也是因为爱小峰。
  孩子非常聪明,知道我和华辰风的意见不合,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华辰风,却不说话。
  吃过晚饭,我在别墅的小花园里散步。脑子想里一些最近发生的事。这时小峰跑过来,说妈妈我有话要对你说。
  我蹲下身,摸他白嫩嫩的萌脸,“你说,妈妈听着呢。”
  “华叔叔说,他误会你了,你受委屈了,对不起。”
  我顿时听愣了,这算是什么意思?道歉?那为什么不自己来说,让一个小孩子来说。
  我四周看了一下,看到华辰风穿着泳裤站在泳池边,看到我往他那边看,他扑通一声跳下了水。还整个人潜进了水里。
  所以他这是认为把自己潜在水里,就可以保住他的脸面了?那天我失了孩子,痛不欲生,他却不问青红皂白抽我耳光,还把我赶走。凶狠得不像个人。

  现在知道错了,一声道歉也不肯当面说。这个男人是太爱护自己的颜面,还是不要脸?
  我抱起小峰,走到了泳池边。
  你不是潜在水里吗,你丫有种,你永远也别上来喘气!
  他确实很能潜,很长时间,他都没有浮上来。但最后还是憋不住了,忽的一下冒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喘气。

  “华叔叔好棒!”小峰大力喝彩。
  “小峰,你刚才对妈妈说什么来着?”我大声说。
  “嗯?”小峰竟然已经忘了。
  “你刚才在花园里,对妈妈说什么来着?”我再次大声提醒。
  小峰乌黑的眼睛转了转,终于想起来了,“是华叔叔要说。”
  “他说什么?”我再次把声音提高了几个度。
  “华叔叔说……”
  小峰的话还没说完,扑通一声,华辰风又潜到水底去了。
  我不禁冷笑,真是不要脸的男人,我还你潜得了几时!
  我抱着小叔就守在他泳池边,他一冒上头,我又问小峰,“峰儿,华叔叔说什么来着?”
  小峰很无奈,“妈妈,我不是说了两遍了吗,你怎么还是记不住啊?”
  “妈妈是担心你记错了,所以想确定一下。你再说一遍呗。你要说快些,不然有些人又要当缩头乌龟,躲到水里去了。”我大声说。
  “华叔叔说,他误会你了,你受委屈了,对不起……”
  “你肯定说错了。”我说。
  小峰委屈,看向华辰风,“华叔叔,你就是这样说的,妈妈偏不信!”
  华辰风这一次没有潜到水里,冷冷地看向我,“你这女人折腾小孩子,有意思么?”
  “哟,华先生听到了?我以为您又潜下去呢,泳池底有王八吗?只王八才喜欢潜在水里。”
  小峰可能是听到王八两个字好玩,咯咯笑了起来。

  华辰风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冷哼了一声。
  “小峰,别笑了,去让珍姨给你洗澡。”华辰风说。
  “不嘛,我还想要玩一会嘛。”小峰不乐意。
  “去吧,先洗澡,妈妈一会陪你玩儿。”我轻声说。
  小峰这才去了。
  “那件事是我不对,我不该不弄清楚就怪你。让你受了很多委屈。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放过陈木那个混蛋。”
  他总算是当面表达了歉意,真难得。有太阳从西边出来的感觉。我要不是盯着不放,他恐怕是不会认的吧?
  见我没说话,他游了过来,手扶在我站的泳池边。“我既然和你结了婚,我就有义务保护你。我没做好,是我的失败。”

  他说的是他的‘失败’,但他并没有说是他的错。
  “我并不认为,是陈木做的。”这是我一直心里的想法。
  “你真是被猪油蒙住了眼睛?竟然还相信他?”华辰风的声音更冷了。
  “我不是相信他,我只是认为。如果是陈木做的,那他完全没有必要出现在现场,更没必要把我送到医院,然后把自己暴露在我面前。而且那个施暴的人一开口就说是陈木,并没有丝毫的犹豫,本身就让人奇怪。而事实上当天在现场,他们是一看到陈木就跑了的,如果陈木要他们配合演戏,那至少假装打一架什么的,事实上他们分明很惧怕陈木,但又知道你和陈木不和,所以把罪名加给陈木,看起来合理,其实并不合理。”

  灯光下华辰风的眸底又冷了一些,但却说出一句我意外的话,“你比我想像中的聪明。”
  我不知道他是在夸我还是损我。没有接话。
  他再次入水,结实的身子像条大鱼一样划了过去。
  游到对面,又游了回来,“你说的,是有些道理。不管是谁,我一定会把他揪出来。不管这次的事是不是陈木做的,你都要离他远一点,不许你再接近他。”
  他说话的语气没有商量的余地,说完又游了过去。然后就再也没有理我。
  我站着无趣,也就自己回屋。

  次日早餐的时候,我跟华辰风说,我想出去工作。我不能像金丝雀一样无所事事,只知道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你的工作,就是照看小峰。”他冷淡地说。
  “小峰两岁的时候就去幼托了,他是个非常独立的孩子。所以我不用陪着他。更何况他现在在上幼儿园。认识你之前,我也是一直工作的,你知道的。”我辩解说。
  他拿过牛奶轻轻喝了一口,用纸巾轻轻擦了擦嘴唇,“那是因为,他养不起你,但我养得起你。而且会养得很好。”

  这话其实也不假。以前当我晚上要带孩子,白天还要上班,累得快吐血的时候,我一度想过,要是有一个能养我的男人,让我不用上班那么累,那该多好。
  但当我真的过上这种日子,我才发现。这种生活不但没有给我安稳的感觉,相反让我更加惶惶。因为我知道,这一切并不真正属于我。别人施舍的,随时可以停止施舍,甚至把之前施舍的也拿回去。
  当我被华辰风赶出去的时候,我甚至没有地方可去。最后我回了原来的住处,那其实也是他施舍的。不然我就得露宿街头。
  我不要过这样的生活,我不能成为别人豢养的宠物。高兴时给块肉吃,不高兴时一脚踢开,完全没有自主的能力。
  “你在想什么?”华辰风的话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我不要你养,我需要工作。”我坚定地说。
  他沉默了一会。
  “养一段时间再说吧,等身体好了再说。如果你要工作,必须是我指定的工作,你不能随意去任何一家公司工作。”华辰风说。
  “我和你之间,只是有个结婚证。你不能凭那一纸证书,限制我所有的生活,你没有那个权利。当然了,我会听你的意见,但不会完全服从。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傀儡,以后也不想当一个傀儡。”
  华辰风喝完最后一口奶,放下了玻璃杯。放杯的动作有些重。
  然后站了起来,“小峰,下午妈妈去接你,我今天会晚一些回来。”

  “好,华叔叔再见。”小峰挥手说。
  华辰风回转身来,亲了小峰一口,他眼里的温柔,让我心里又暖了一下。
  华辰风走后,过了一会,专门接送小峰上学的人也来了。然后家里又只剩下我和三个佣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