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19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岩挑了首张学友的《她来看我的演唱会》,嗓音和唱功不错,看来经常在KTV里熏陶。不过唱完后发现三个女人根本没有关注他,两个男人又在勾肩搭背灌着啤酒,自己像是无人理会的可怜孩子,站在那里孤零零的,挺傻。
  还好他的脸皮和城府都算深厚,又点了首《北京,北京》,这次卖力的大声演唱终于唤起了三位女士的同情心和注意力,叫好和掌声不断,让李岩的虚荣心又小小满足了一把。
  赵凤声在三女的怂恿下,也献上一首《十八的姑娘一朵花》,不过他的版本是野兽版,和《有话好好说》里的姜文有的一拼,鬼哭狼嚎,声嘶力竭,也就崔亚卿卖力拍着巴掌说有男人味,其他几人都皱着眉头捂着耳朵听完。
  表演完的赵凤声冲着四周抱了抱拳,跑到崔亚卿身边,附耳说道:“我出去一下,这双拖鞋年头太久,鞋底裂了个大口子,都他娘的快掉了。”
  崔亚卿白了他一眼,风情万种,嗤笑道:“谁让你刚才那么玩命唱的,又蹦又跳,跟鬼上身似的。”
  赵凤声哈哈笑道:“这不活跃气氛嘛。”
  崔亚卿背起包:“我跟你一起去吧,你的眼光我可信不过。正好给你换身像样的行头,别老是裤衩拖鞋的,这么大岁数了,天天也不注重仪容仪表,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赵凤声将她推回沙发:“你陪同学们玩,我自己去就行,一会就回来。”
  崔亚卿掏出钱包:“你拿我卡去吧,买点好衣服。”
  赵凤声拍了拍裤衩屁股后面的兜,“没事,有钱!”
  崔亚卿看着他的背影嘱咐道:“别跑丢了!”

  一幅十八相送看的李岩暗自咬牙,一个没钱没貌的傻小子都能抱得美人归,偏偏崔亚卿还对他好的不能再好,这是老天瞎了眼?而且看黑牡丹的架势,出手也相当阔绰,如果能摘得她的芳心,岂不是人财两得?
  正当李岩决定用什么方式将她弄到手的时候,崔亚卿起身去了洗手间。
  好机会!
  李岩装作接电话,快步走了出去。

  “亚卿,能聊一聊吗?”
  急不可耐的李岩好不容易等到崔亚卿从洗手间走出,赶紧上前说道。
  “聊什么?”崔亚卿洗完手后茫然问道。
  “亚卿,其实我和张云燕的关系只能算是好朋友,还没有到那一步。直到今天我初次见到你后,才发现什么叫做一见钟情,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真心爱上一个女人,如果你给我一丝机会,那么我会全力以赴的对你好,比任何人都要关心和爱护你。”李岩将津心准备好的说辞用最真诚的语气表达出来。
  崔亚卿愣了愣,终于听懂了他是在表白,怒极反笑:“你要追我?”
  李岩情真意切道:“可能你觉得我有些突兀,但这样做完全是我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你太完美了,完美的让我可以做出任何疯狂的事情。亚卿,请你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崔亚卿像个傻子看着他,爆了句粗口:“你他妈有病吧!”
  李岩望着崔亚卿的窈窕身姿和修长美腿,眼中闪过不甘和怨毒,狠了狠心,拨通了一个电话……
  迎着头顶的烈日,赵凤声走在林荫小路上,他斜着身子,右脚只是脚尖着地,小心翼翼将脚弓绷紧,致使走路姿势有些怪异,生怕陪伴了几年的老拖鞋就此壮烈牺牲。旁边路过的行人怀着怜悯的目光,有些同情望着这个年轻瘸子。
  赵凤声走了不到两百米,就看到一个部队正门,两个背负81式的年轻士兵站立在大门两侧,神情刚毅,身躯直立,哪怕现在是三十多度的高温,两个战士也纹丝不动,任由汗水从黝黑的脸颊流淌在衣襟上。

  关于部队,赵凤声不陌生,当年的青葱岁月就是在军营里度过,对里面的辛酸苦辣深有体会。而且他当年不是普通兵种,是名声在外的侦察连,这个训练强度比特种兵丝毫不差的兵种,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毅力熬下来。
  每当赵凤声回忆起部队艰苦岁月,都会扯着嗓子喊出一句话:老子在里面流的汗比撒的尿都多!
  望着两个年轻战士一动不动的身形,赵凤声幸灾乐祸大声道:“兄弟们,别着急,慢慢熬,苦日子还在后头,等回到老家你们就会发现,女朋友会躺在别的男人库上,哈哈哈……”
  两个年轻战士依旧毫无反应,只是眉头悄然皱起。
  要是这个死瘸子敢踏入警戒线一步,绝对会迎来一梭夹杂着怒火的子丨弹丨。
  可惜死瘸子好像挺识趣,摇摇晃晃走了过去,并没有靠近黄色警戒线,让两个年轻战士暗自怒火中烧,心里把他十八代祖宗都骂了一遍。
  “大姑娘美得那个大姑娘浪,大姑娘走进了青纱帐~~~”赵凤声像是刚才在KTV没唱过瘾,继续哼着流传于上世纪的经典流行歌曲,邋遢的外表搭配猥琐的歌词,十足的浪荡子形象,让路边本来对他泛起怜悯的扫地大娘心情急转而下,朝着瘸子的背影狠狠吐了口唾沫。
  走了不远,马路对过就有一家中型超市,赵凤声看了看仅剩一半的拖鞋,无可奈何走了进去。里面有卖衣帽鞋子,赵凤声也对穿衣打扮不怎么挑剔,只是嫌价格有些高昂,一双像样的旅游鞋怎么也得一百多,皮鞋就更别提,把他卖了都付不起账。赵凤声摸了摸兜里的两张老人头,叹了口气,挑了一条价格最便宜的运动裤,一双袜子,和一双白底黑面布鞋。
  看着超市镜子里蓬头垢面的自己,赵凤声也觉得有些磕碜,于是出门后决定找个理发店改善改善形象。他运气不错,街道两旁都是挂着粉红色招牌的洗头房,赵凤声在十六岁就在烟柳之地给人家看场子,当然知道里面衣着暴露的女人不会真的洗头,更别提剪头,随着几位小妹在门口搔首弄姿招呼,身上仅剩十五块钱的赵凤声挥舞手臂,忍痛道:“下次,下次。”
  赵凤声终于在一家小店看到了里面正给别人理发的老板娘,一头钻了进去,张口问道:“剪头多少钱?”

  “十块。”足有一百八十斤的老板娘答道。
  “啥头都十块?”赵凤声怕带的钱不够,特意打听清楚。
  “你要想洗小头,去旁边店,别来打老娘主意,老娘卖艺不卖身!”老板娘颤着一身肥肉赶忙解释自己不是那种人。
  “额…大姐,我是说……剪啥头都十块?”赵凤声也觉得刚才语句问的有问题,赶紧解释明白。
  “你剪个秃子都是十块!”老板娘斩钉截铁道。

  “那你给我弄个他那样的发型。”赵凤声指了指电视里的明星说道。
  “你确定?”老板娘瞅了瞅电视里的郭德纲,挺纳闷。现在年轻人不都是喜欢烫个头染个发的,怎么眼前的家伙非要弄个小寸头?
  她哪知道赵凤声的座右铭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剪完这一次,赵凤声能省半年的理发钱。
  “大姐,能刮胡子不?”
  “五块。”

  “整上。”
  ……
  ……
  回到包房的崔亚卿心情有些纠结,不是她对李岩的表白芳心萌动,而是在想着把刚才的事情究竟要不要告诉老同学张云燕。如果说了,怕两人之间产生间隙,万一人家俩走到最后,那么自己里外不是人,多年的同学友谊可能就烟消云散。如果不说,崔亚卿又怕好友吃亏上当,怕她被朝秦暮楚的男人玩弄后就始乱终弃。
  张云燕对李岩的用情之深,崔亚卿也能感受到,这年头找个英俊多金的男人不容易,很多眼高于顶的漂亮女孩,挑着选着就变成了大龄剩女。张云燕当年在大学也有不少人追求,但她没有一个能看上眼,好不容易爱上一个男人,肯定掏心掏肺的对待人家。
  况且张云燕只是生在温室里的花朵,没经历过什么风雨,性格也懦弱,崔亚卿怕她受到沉重打击后,会发生变故。跳河割腕估计不太可能,心里难免会埋下荫影,保不齐会对男人产生厌恶感,一辈子待字闺中。

  “哎……那个死家伙在就好了。”崔亚卿心中发出感慨。
  从小她就对赵凤声极为依赖,每次捅了篓子或者有烦心的事情,赵凤声都能很轻松的帮她解决掉麻烦,没有一次需要她自己操心。那个不算壮硕的男人,在她看来无所不惧,无所不畏,无所不能。
  咣当!
  正当崔亚卿心烦意乱的时候,包房门猛然被推开!
  四个气焰嚣张的男子鱼贯而入,领头的是个身材高大嘴角有疤痕的男子,看模样三十多岁,手里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走到包房中央,一脚踩在桌子上,咧嘴笑道:“玩的挺高兴啊,一起吧。”
  张云燕和李欢欢顿时吓得蜷缩在各自男人的怀里,她们没见过穷凶极恶的歹徒,但是瞬间能感觉到,眼前四个男子肯定和好人沾不上边。
  作为最有男子汉气概的肌肉男将女朋友稍微推开,站了起来,挺着胸脯喊道:“你们想干啥?!”

  “呦呵,血性爷们,佩服!”
  嘴角有疤痕的男子边冲肌肉男走去边笑道,距离一米左右,他突然猛地一窜,手中匕首冲着肌肉男小腹冲剌!
  “啊!!!”
  李欢欢和张云燕见到对方一言不合就要捅人,全部失声尖叫,胆子较小的张云燕甚至差点昏厥过去,她们见过最激烈的战斗也就是学校里男同学挥着板凳互殴。匕首,这种霎时能夺人性命的凶器,对她们而言,太过遥远。
  肌肉男的职业是摔跤教练,敏捷度相当不错,侧身避开了致命一刀,右臂还搂住了男子的脖子,一记过肩摔,将对方甩向沙发中,靠着自身重量将男子死死压在身下,把想伤人的歹徒控制的动弹不得。可惜摔跤和打架是两回事,虽然都是以技巧和力量击败对手,但是后者更倾向于出手狠辣和残忍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