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16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崔亚卿心不在焉答道:“一般,一个月四五万,撑不着,也饿不死,你要想干,我给你弄点技术熟练的人过去,别亏待了人家就行。”
  老街四害在一起这么多年,不是兄妹胜似兄妹,崔亚卿也没必要小肚鸡肠藏着掖着,大大方方说出了商业机密。
  大刚冲对面夹花生米的败类问道:“生子,一起干不?我出钱,你管理,到时候我6你4。”
  赵凤声笑了笑,摇头回绝:“不干。”
  大刚疑惑问道:“为啥?”
  赵凤声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就咱俩的臭名声还开美容院?准保让别人以为开的是洗头房,头三个月,肯定都是一帮大老爷们来店里做大保健。美容赚的是谁的钱?女人。哪个女人愿意到声名狼藉的家伙店里消费?失财是小事,失了名节就不划算了,要我说,还是干你老本行吧,别瞎折腾。”
  大刚给出这个提议,其实也是想拉赵凤声一把,不希望看到他悲惨兮兮地经营小卖部为生。听到他的分析后,恍然大悟,明白了他是怕连累了二妮。崔亚卿是个江湖义气比男人还重的女汉子,自己开口,目的又是为了帮赵凤声,她断然不会拒绝,如果连带着总店营业额下降,她也会咬牙硬挺着,不会诉苦一句。

  大刚讪讪一笑,举起杯子:“二妮,哥自罚三杯,当我没说过啊。”
  崔亚卿剥着龙虾自言自语道:“连累个屁!这么多年了,还怕你们毁我名声?我还有个屁的名声!”
  赵凤声看着她哀怨的神情,有些心疼。若不是这些年跟自己这帮人渣混在一起,她恐怕早就嫁为人妇,和其他平凡的女孩一样,过上幸福的小日子。
  可二妮就是死乞白赖愿意和自己混在一起。

  李爷爷说这就是命数,比劫运,桃花劫,先天八字带来的,谁也更改不了,就跟自己当年碰到那个宛若仙子的女人一样,拴住了,就再也挣脱不开。
  恍惚中,赵凤声发现人群中走过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心头巨颤,连带着手中杯子里的酒水都洒出一半。
  崔亚卿察觉出了他的异样,顺着他的目光扫去,大吃一惊,仔细分辨后才发现不是那个女子,于是轻声道:“不是她。”
  她,五年前出现在赵凤声生命轨迹中的女人,婉约灵秀,如同一朵圣洁的白莲,哪怕无数人心目中的女神崔亚卿也不得不折服在她绝世的气质下。即便知道赵凤声死心塌地爱了她五年,崔亚卿也只是选择沉默,从来没有生出一丝怨恨,因为那个女人实在让男人没有丝毫抵抗力,出尘的一塌糊涂。她自己都放出过豪言壮语,如果老娘是个爷们,霸王硬上弓也得把她拿下!
  她爱他,他又爱着她。
  爱情,就是这么无可奈何又荫差阳错。
  酷似那个女人的身影飘然走过,赵凤声收回视线,揉了揉脸颊,轻笑道:“看错了。”
  崔亚卿灌下一杯啤酒,遏制住心里的忐忑不安,抿嘴问道:“三年中你和她联系过没有?”
  赵凤声摇了摇头,没有答话。
  素来以胆大著称的崔亚卿,悄然长出一口气。
  都说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但是崔亚卿对赵凤声的情有独钟,好像自打记事起就在心中萌芽,说不清Ju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那年二妮6岁,赵凤声8岁,他偷偷摸摸拿着块巧克力给她,她笑了。然而还没吃进嘴里,就被几个岁数大的孩子夺了过去。她坐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他怒了,像疯子一样跟对方扭打在一起,中了无数拳脚后终于抢回了那块布满尘土的巧克力,鼻青脸肿的他笑吟吟放入她的手中,笑的像个傻子,那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打架,也是她第一次收到男孩子送她的礼物。
  那年二妮8岁,赵凤声10岁,还记得当天是她的生日,因为考试成绩不好被父亲训斥后,跑到小土丘上抱着膝盖埋头痛哭。他体贴的跑到她的身边安慰,并且从怀里变戏法似的掏出来三个土豆,埋在土里烤的外焦里嫩,她捧着香喷喷的土豆破涕为笑,第一口先喂给他,他明明流着口水却摇头说自己不吃。三个土豆,那是她这辈子收到最珍贵的生日礼物。

  那年二妮14岁,赵凤声16,她已经出落得像朵含苞待放的娇艳鲜花,不止是学校内的同学追求她,就连当时恶名远扬的一厂几个痞子也经常纠缠。他听到她的哭诉后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买回来两把唐刀揣在自己身上。几天后,他和一厂的痞子们不期而遇,他抽出两把唐刀,一手一把,毅然决然冲向比他大几岁的痞子人群中,一对七,何况比对方身型悬殊了许多,绝对是一场不可能打胜的战役,可他就像条发了疯的野狗拼命撕咬,豁出一切只为给对方身上添一些伤疤,不要命的打法,终于把对方打得抱头鼠窜。他那时候洁白的衬衣最后变成了黑色,鲜血滴滴答答落在她的心头,清瘦的身影手持两把唐刀,斜阳照射下,威猛的如同传说中的战争神邸。她却知道,他身上的伤不比对方的少,一百三十二针,这是她陪他上医院后,伤心欲绝的她在旁边看医生给他缝合伤口的数字。

  他那时就像个不可撼动的魁伟山岳,任何时候都能成为她所能依靠的坚强臂膀。
  所以即便是默默无闻等了他二十多年,她还是觉得应该这样义无反顾。
  当年在他和那个绝尘女子热恋的时候,她肝肠寸断,于是想找个男人来取代他的影子,她却发现自己错了,那个单薄却伟岸的身影始终在她心中魂牵梦萦,谁也无法替代。

  她想在能放肆的青春里,赌上一把。
  哪怕是他一直爱着那个仙子一样的女人,她也不曾后悔。
  想起两人之间琐碎的点滴,二妮的心中五味杂陈。
  她不是洒脱的女侠,没有那么高的境界相忘于江湖,只想陪在他的身边相濡以沫。
  看到他有些落寞的神色,二妮心中一紧。想到他收敛起了昔日里的张狂与锋芒,变成了那个女人一样的安静内敛,崔亚卿心中暗自轻声呢喃道:“你说爱极了一个人,会慢慢变成他的模样。我努力变成了你的样子,才发现你已经变成了她……”
  两位多日不见的室友边说边笑,后面跟着两个没有任何交流的男人,来到火车站停车场。
  李岩混得不错,座驾是辆奥迪Q5,像这种级别的豪车不仅要买得起,还要养得起,如果不是愣小子打肿脸充门面,那么身价一定不菲,趁个几百万还是有的。

  李岩看到仪容仪表都差强人意的赵凤声,大大咧咧坐在一尘不染的副驾驶座位上,眉头轻微蹙起,多年混迹商圈的城府还是让他快速平复自己的心情,大不了回去再仔细冲洗一番,没必要让后排两个美女对自己产生不良印象。
  崔亚卿和张云燕这对大学室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还不忘吃几下对方的鲜嫩豆腐。女人在一起不外乎几个话题,男人,八卦,美容,电视剧,加上崔亚卿从事着美容行业,两个很快找到了共通点,说的不亦乐乎。
  赵凤声也从她们的字里行间听出了此行的目的——参加同学的婚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