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15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凤声被说的一脸尴尬,随后脑子一转,大义凛然道:“要不是大刚蹿腾我,能去那地方?!”
  后排仗义的兄弟赶忙辩解道:“是啊,二妮,我看生子憋了那么长时间,就像带他谢谢火,男人嘛,憋着憋着就憋坏了。”
  “再喊我二妮,信不信我把你那鬼子车给点了!”崔亚卿紧咬银牙说道,将愤恨迁怒于大刚身上,见到前面的车辆行驶的有些缓慢,狂按一通喇叭,似乎将心中怒火要倾泻出去,没想到前面的车反而更加G`ui 速,崔亚卿一气之下打开车窗,大声喊道:“会不会开车?比娘们还墨迹!你老婆在家给你戴绿帽呢!还不赶回家去抓奸!”
  没想到前面的车辆直接停了下来,一个中年大叔从车窗探出头,歪着脑袋道:“喊啥喊,奔丧呢?老子不动了,你能怎么着!”
  大刚在崔亚卿面前像是个受气包,但他怎么也是道上有头有脸的大哥,刚才被二妮威胁恐吓后正有些郁闷,见到有人不知死活的在前面叫嚣,打开车门就跑了出去,嚷嚷道:“妈了个逼的,从哪蹦出来你这么个玩意!”
  前面的司机见到一米八五的壮硕大汉下车后,心惊胆战。如果眼前双臂剌青,戴着大金链子的家伙是啥好拿捏的人,他敢把自己脑袋拧下来当球踢!于是挂上前进挡,油门踩到底,汽车“嗖”的一下就蹿了出去。
  大刚还没赶到中年大叔旁边,就发现前面的车辆像是警匪片里逃亡的匪徒,那叫一个疾如闪电,比起F1里的赛车手技术都不逞多让。

  刚才还是气势汹汹的家伙回到车里马上堆起了殷勤的笑脸,道:“二妮,追上去,看哥咋给你解气,保准把他干得满面桃花开!”
  崔亚卿这次没有指责他称呼自己小名,指着旁边的气人的家伙,愤懑道:“有本事你把他打一顿!”
  大刚皱着脸道:“我敢?我要是把生子揍了,你不得把我大卸八块扔进火葬场炉子里烧了?再说这个怪物揍我还差不多,我能打得过他?”
  小时候,老街四害打架的组合基本属于大刚和郭海亮在前面扛,赵凤声居中策应,崔亚卿负责递送武器,外加下黑手。到了十五六岁时,赵凤声就能独当一面,和其他俩人战力能平分秋色。等到他从部队里回来,就像变身成了超级赛亚人,如果不是对方人数太多,另外三人基本不用出手,赵凤声一人就能摆平。进步如此神速,还要得益于李半仙传授给他的《蹲墙功》和《半步崩拳》,当然,部队侦察连里的魔鬼训练也功不可没。

  赵凤声拿起二妮粉拳狠狠锤了几下胸口,咚咚作响,咬牙道:“我帮你出气。”
  崔亚卿见到他劲道十足的自虐,猛地踩了一脚刹车,拉住他的胳膊,着急道:“你傻?让你打你就打?这么听话,那我让你戒烟你戒不戒?让你戒酒你戒不戒?让你戒色你戒不戒?”
  这一招是赵凤声对付崔亚卿生气时刻惯用的伎俩,每次自己犯错惹得二妮摆脸子,他都会自己上演一出苦肉计,而用情极深的小丫头都会放下冷脸询问一番,屡试不爽。
  赵凤声嘿嘿笑道:“你说咋地就咋地,戒了空气都行。”
  崔亚卿翻了个白眼:“那你死去吧!”

  赵凤声听到她这样的语气,也知道她消气了,心头大石总算放了下来,双臂枕在后脑勺,挑眉问道:“小龙虾配啤酒?”
  余怒未消的崔亚卿本想再扳会脸,但听到自己最喜欢的美食,还是不争气地抿了抿嘴角,撅着小嘴道:“你请!”
  “中!”
  三人驾车来到了桃园街西边的一处地摊,缓缓停下。
  简陋的大红牌匾上写着“武林龙虾”。
  等三人坐稳后,热情的老板娘上前笑着问道“老样子?”
  崔亚卿补充一句:“多放辣椒,啤酒越凉越好!”
  这处地摊是老街四害一到夏天就最常来的地方,三个爷们基本上也就是喝酒为主,到哪喝都一样,主要是为了照顾崔亚卿的口味。这丫头好养活,不喜欢吃什么鲍鱼海参,也不喜欢法国大餐西式牛排,唯独偏爱小龙虾,让赵凤声时常感慨她生了个不花钱的嘴,又长了颗不上进的心。

  随着三箱啤酒“咣咣咣”砸在大刚身旁,附近吃饭的群众都投来诧异目光,这两男一女坐的桌子很小,三人已经坐的满满当当,不可能再有客人来。而且现在地表温度很高,冰凉的啤酒放在地上不一会就变成常温状态,一下要三箱,不是傻吗?
  大刚拿起一瓶啤酒递给赵凤声,又递给崔亚卿一瓶,三个人用牙就将啤酒起开,根本没用杯子,一口气干个津光。大刚又掏出三瓶,依旧和赵凤声仰起脖子干掉,崔亚卿碍于肚量太小,灌了半瓶就放在桌上,举起手背擦了擦嘴唇边上的酒渍。
  四周群众全都看傻了眼。
  乖乖!
  这是喝酒?这比喝水都利索啊!
  怪不得一下搬来三箱,原来是喝家,照这速度,五箱恐怕都打不住。
  大刚和赵凤声在小学时就开始偷家里的酒喝,那个年头穷,基本没什么像样的好酒,经常见的就是老白干和二锅头,都是些酒津度数高的烈酒。
  随着在社会上的摸爬滚打,他们的酒量也越来越大,到了现在,每个人不低于一斤的量,喝完还能保证不耍酒疯。啤酒?那就是论小时喝了,啥时候喝的老板瞌睡的扛不住了,才肯罢休。他们以前也不怎么喝啤酒,三九天三伏天都以白酒解馋,因为喝啤酒付不起酒钱……
  崔亚卿的酒量要稍微小一些,那也是和他们相对而言,陪着三个大酒量的家伙喝了十来年,再小的酒量也能练出来个半斤不醉。
  两个大盆的香辣小龙虾摆在桌上,崔亚卿涎着口水就开始下手去抓,筷子都不用,葱白手指两三下就将小龙虾掐头去尾,仅留下粉白的虾肉,这份娴熟的技术,不知消灭了多少只可怜的龙虾才能练就出来。但她没急着吃,而是放到了赵凤声盘子里。
  赵凤声这辈子最大的一个缺点,就是不会剥虾,不管是什么样的虾,他都不会。所以他唯一能吃的虾,就是油炸小河虾,一筷子一个,扔到嘴里就嚼,不用剥,省事。
  他不会剥,但是爱吃,和崔亚卿在一起时,也基本是二妮给他剥。

  崔亚卿刚把虾肉放进赵凤声盘子里,瞬间就后悔了。自己还生着气呢,这样的举动,不是让讨厌的家伙认为自己气消了?那可不行!
  但是当崔亚卿刚准备把虾肉拿回去,赵凤声却抢先一步丢进了嘴里,笑道:“还是二妮疼我。”
  崔亚卿咬着牙愤愤道:“下着砒霜呢,毒死你!”
  赵凤声堆起一副谄媚的笑容:“二妮剥的,就是下了鹤顶红我也敢吃。”

  气不打一处来的崔亚卿横起柳眉:“毒不死你,噎死你!”
  赵凤声摇头晃脑喝下一杯啤酒,砸吧嘴,挺美。
  崔亚卿把虾壳愤恨仍在他的大裤衩上,差点丢到大刚心服口服的神器。
  见到俩人打情骂俏,大刚早就习以为常,问道:“二妮,你那店生意咋样?好的话哥也开一个。”
  崔亚卿经营着一家美容店,叫做虞美人,这个名字还是当初赵凤声给他起的,并不是小学毕业的家伙心中锦绣,而是起名时,赵凤声拿着《唐诗三百首》胡乱点了一下,说点着啥就叫啥,崔亚卿也点头答应。幸好,《虞美人》三个字也比较符合店名,就这么糊里糊涂定了下来。也幸亏没有点到岑参岑嘉州那首《奉和中书舍人贾至早朝大明宫》,要不然,光是做招牌就得大费一番周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