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14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娘是个苦命的人,本来生在书香门第,却为了一纸婚约,照顾瘸子公公和痨病鬼丈夫一辈子。记得我们家那时候穷,她想多赚点钱补贴家用,我那从小没受过苦的娘起早贪黑给人缝被子,本来写书弹琴的手却弄得像张砂纸粗劣,等我爷爷和我爹不在了,她也没过上几天清净日子,羸弱的小女子却天天担水搬砖干着老爷们的活,积劳成疾,和我爹一前一后共赴黄泉。不过在我心里,我娘比我不怕死的爹还要爷们。”

  “我呢,也是命大,我爷爷和我爹身上中的枪子数目,一个不拉都到了我身上,还他娘的活蹦乱跳站在这里胡咧咧。都说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估计也是祖上萌荫,没让我这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坏蛋早早和亲人团聚,也算祖宗保佑了。”
  “没有人想苟延残喘活在世上,谁不愿意流芳千古光耀门楣?但那些事,都是在饿不死的情况下,才能升华到一定思想境界的抱负。我不清楚您的父辈是什么级别,最少应该是正军级干部,要不然您也不会在军中升职的比火箭都快,像您这种红色子弟,就别为难我这个为五斗米折腰的草民了。”
  “我们赵家保家卫国这么多年,不容易。我赵凤声这辈子没啥大志向,只求一点,把香火传承下去,给我们老赵家留一条根。”
  “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哪怕知道自己是个土狗,也得呲着牙,露着凶相冒充自己是大尾巴狼,否则就只能跟在人后面找屎吃。我就是一条装成大尾巴狼的土狗,您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干嘛非和我过不去?”
  “我知道您有一百种方法整的我生不如死,如果嫌我不听从命令,随您处置,但您要是现在不抓我,我可就走了。”
  赵凤声见到老连长不答话,于是晃着身型,打开门走了出去。
  人字拖,大裤衩。
  走起路来双肩摇晃。

  依旧是痞态十足。
  虎豹之驹,虽未成文,已有食牛之气。向双平想起初次见到他时的评价,微微一笑,望着他充满萧索的背影,叹道:“明明是条豺狼虎豹,偏偏装什么可怜的土狗。”喜欢本书的朋友欢迎加入卸甲老卒读者群 569187424
  赵凤声不是一个爱跟人掏心窝子的随便家伙,就像是俞伯牙难遇钟子期,只能在梦里面自说自话。今天之所以将埋在肚子里多年的一番话抖落出来,实在是埋得太久,需要将感情发谢一下,再者就是打一打可怜牌,让老连长念及香火情放自己一马。
  心里的苦,这些年他谁也没跟谁倾诉过,大刚知根知底,不说就能懂,俩个兄弟之间,也不用推心置腹感叹世道不公。他们这代草根百姓,出生起就被生活淬炼打磨,神经都比较坚韧,不会像读书人因为一点小事就伤春悲秋。
  社会造就了一个奇特现象,早早步入社会头脑聪明的痞子,往往会混的很不错,反倒是二十三四岁走出校园的大学生,见到初中就辍学在家的同学混得风生水起,经常怨声载道,说着世态炎凉之类的话。
  殊不知,当秀才们拿着三好学生奖状回到家中显摆时刻,学渣们大部分在遭受脱鞋和腰带的毒打,当莘莘学子们拿着高校通知书光宗耀祖时,学渣们大部分在工地搬砖和泥,或者为了五十块钱的小钱,举着砍刀去矿场工地跟人家掰命。
  学渣们吃过的苦,远远比好学生大得多,也早得多,所以他们更能适应社会,更加洞悉人心。
  迈步出门的那一刻,赵凤声就将波澜起伏的情绪稍微抚平。能在血腥地狱巴格达活着回来,极强的心理素质是必不可少的因素,仅凭着手里的95式自动步枪,在伊拉克首都绝对讨不了什么便宜,和三岁小孩举着木棍走在原始森林没啥两样,顶多能算给自己壮壮胆。那边恐怖分子的袭击,基本上都用各式各样的火炮和丨炸丨弹……
  刚走出派出所大门,赵凤声就听到旁边的车辆狂按喇叭,仔细一看,竟然是自己三年前卖出去的那辆奥迪A4。赵凤声抱着好奇的心态走过去,瞅见了崔亚卿戴着墨镜坐在驾驶室里,即便是被墨镜遮盖了大半脸庞,也能感受到俏脸上荫沉似水。
  坏事了!
  被她发现自己从派出所出来,咋解释?
  说自个见义勇为来派出所领小红旗?
  鬼才信!
  况且二妮脑袋瓜子灵得很,要不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都能以高分考入省重点大学?想着如何蒙混过关的赵凤声刚坐进副驾驶,看到了大刚坐在后面贼兮兮的笑,不用说,肯定是这个叛徒出卖了组织。
  赵凤声打量着保养津细的车内,心怀忐忑问道:“怎么把车弄回来的?我记得当时抵押给银行了。”
  崔亚卿不答话,粉嫩的津致侧脸一鼓一鼓,像是气得不轻。
  对于她的爱慕之情,赵凤声比谁都感受深刻。
  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半年,不难,持续爱上三年,就算是极致了,像二妮默默无闻喜欢了自己二十多年,堪比痴情的孟姜女和祝英台了,足以感天动地,世间恐怕没几个女人能做得到。
  而且崔亚卿脸蛋无可挑剔,身段又婀娜多姿,家世也超越普通民众,后面追求她的男人没有一个连也有一个加强排。平常人被这么一个白富美女神暗恋,不得烧香拜佛感激祖宗积下荫德?
  就连眼高于顶的李爷爷,都夸奖她文能持家相夫教子,武能持刀征战天下,做的了女红,砍的了人渣。
  可赵凤声就像个愣头愣脑的呆头鹅,对崔亚卿二十年如一日的深情款款无动于衷。
  赵凤声还记得崔亚卿昨日的嘱咐,为了讨好她,试探性问道:“还吃鸡翅吗?”
  “我让您老去买鸡,不是让您去找鸡,您老岁数大了,话都听不利索了?还找五个模特,身子骨挺硬朗啊!像你这种人才就应该去种猪交流市场,不仅不浪费粮食,还能为国家畜牧业做出杰出贡献,我的提议不错吧?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崔亚卿不留余力地在旁边冷嘲热讽。
  当事人赵凤声根本不敢和她叫板,冲着后排幸灾乐祸的家伙竖了个中指:“你大爷!”
  有时候技不如人也不见得是件坏事,比如大刚,他的 “火枪手” 绰号绝对不是瞎喊的,在被丨警丨察踹门的时候就完事兜上了裤子,不仅身心舒爽还省了一大笔嫖资,两人进派出所也不过才罚了4000块,相比于一万多块的风流银子,值!大刚甚至都想着每次去完洗浴中心都让丨警丨察同志抓一次,省钱啊!
  而赵凤声这个可怜蛋,只是欣赏了一次制服诱惑就束手被擒,几个时辰里互相竖中指喊着“你大爷”的两人心情来了个互换。不得不说,天理循环因果报应,这些警示名言说的真是没错。

  崔亚卿依旧古里古怪的语气说道:“小模特,啧啧,都是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吧?身高腿长屁股翘,嫩不嫩?别说是你,就连我听到也是心里痒痒。要不咱现在杀个回马枪,再去太阳岛光顾一下?丨警丨察刚才扫过了,现在肯定不会再去查。我出钱,给你找十个,欣赏一下老人家冲锋陷阵的风采。”
  这个暗恋赵凤声二十多年的痴情丫头,并没有破口大骂或者拂袖而去,就这么不荫不阳的絮絮叨叨。她知道赵凤声和靳军刚这类人的德行,三五天换个小情人实属正常,洗浴大保健,夜总会搂妹子,都是他们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果让他们安分守己的做个家庭妇男,那才是见了鬼。何况现在俩人算不上恋爱状态,若是像个委屈的小媳妇胡乱发脾气,名不正,也言不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