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13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进屋的男子身材不高,但极为壮硕,穿着土黄色衬衣,上下左右一边宽,就是大刚的话就是“墩炮”,市井中统称为煤气罐身材。
  男子看面相有个四十出头,国字脸,两条眉毛像是被墨渲染过,又黑又浓,外加一身正气,绝对是弘扬正面素材的标准相貌。

  赵凤声看到中年男子后双瞳一缩,手指都下意识轻微抖动。
  这位面相威严的家伙赵凤声不陌生,可以说极为熟悉,从十八岁当兵第三个月后就和他相识,直到现在也没能摆脱对方的魔爪之下,至少赵凤声本人是这么理解的。
  中年男子名叫向双平,以前任职某王牌军侦察连连长,因冷酷无情的铁血手段,被属下暗地里起名叫做向黑子,也称作向黑脸。正是他当年看中了身体素质和胆魄都相当出众的赵凤声,才将其纳入麾下。
  三年前,也正是他的授意,让赵凤声去了腥风血雨的巴格达,在那里惶惶不安过了一段刻骨铭心的岁月。可以说如果没有向双平,赵凤声也不会到那鬼地方玩命去。
  赵凤声瞬间明白了为何会被丨警丨察找上门,如果不是向双平这位手眼通天的某集团军特种部队副大队长,那帮片警能在40度的闷热天气里,不去找凉快的地方待着,而是费力不讨好弄出一身臭汗,去太阳岛把自己堵个正着?
  而向双平千里迢迢来到本市,绝对不是请自己喝酒唱歌找妹子!
  赵凤声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看着头上的白色矿棉板,仰天叹道:“真不想见到你。”
  向双平嘴角轻轻扯动,悄无声息坐在赵凤声对面,浑厚的脊背如同一柄钢枪,笔直而坚挺,一看就是常年待在军伍熏陶出来的良好习惯。他的嗓音也像本人一样铿锵有力:“见了老上司就这个态度?早知如此,当年就该多关你几年禁闭。”

  刚入伍的时候,赵凤声只有18岁,在桃园街和别人斗殴中本就养了一身戾气,加上一点就着的火爆性格,在新兵连就和外地的战友干了几架,到了部队也没收敛几分。有一次,他还以寡敌众一人干倒了五个新兵蛋子,打完后,他自己也只是受了轻伤,而那几个抱团的兵痞却全部在医院躺了半个月。如果不是战功彪炳,对下属挑选极为严苛的向黑脸也不会对他另眼相加。
  “我到家还没快活几天呢,就不能让我休息休息?”赵凤声闭上眼睛轻声细语问道,眼前向黑脸的到来让他猝不及防,这位老上司在他心里无异于一张催命符,赵凤声恍惚间真希望只是一场噩梦。
  “有急事找你。”向双平沉声解释道。
  望着当年一毛三,如今二毛三的老连长,赵凤声狠狠挠了挠头,苦笑道:“有什么事能劳您大驾?有什么事您最好烂在肚子里,别说出口,说了我也当没听见。您老人家要是生气,干脆关我紧闭,最好关一辈子,不用发愁怎么养家糊口,也不用担惊受怕被你算计,管吃管喝管房住,逍遥快活似神仙呐~”

  在全军会议都能说得上话的向双平,趴到简陋的桌前,虎目紧紧盯着一手调教出来的属下,轻笑道:“那我就把你带回部队,关你个十年八年,看嘴还像不像现在这么硬。到时候房间里只给你弄个小电视,但你放心,里面就一个频道,动物世界,如果你能对着那些画面解决完生理问题,也算条不屈不挠的汉子,没枉费我在你身上下功夫。”
  赵凤声张大了嘴巴,哭都哭不出来。
  能把一帮兵痞治理的服服帖帖,向黑脸的手段可想而知,就算他不是穷凶极恶的大魔头,但也肯定不是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
  拱卫京城的东方神鹰乃是全国九大特种部队之一,向双平能坐上王牌部队二把手的位置,不会仅仅靠着超凡的身手和老牌的资历就能熬上去。有多少背景强悍手段不凡的人物,盯着这个不亚于副军级的宝座?何况这个位置前途不可限量,许多集团军大佬都是由这个位置鲤鱼跳龙门。向双平在十年内从侦察连连长蹿到特种部队副大队长,一路的平步青云,肯定有着逆天的头脑与手腕。
  向双平手指富有韵律的敲打着桌面,微笑问道:“不想知道我来找你是因为什么事?”
  心里又惊又怕的赵凤声连连挥手,后来干脆堵住了耳朵,长吁短叹道:“估计不是消灭索马里海盗就是去非洲平叛恐怖分子。您这尊大佛屈尊纡贵来找我,肯定不是为了李乃乃被电话诈骗,或者王大妈电动车被盗。您呐,就别开口了,反正您说了我也不会听,大不了您派人把我抓走。我就纳闷了,您一个特种部队上校,再往上爬就是军级干部了,干嘛非跟我一个解甲归田的小卒子过不去?”

  面对着他的撒泼耍赖,向双平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厉声道:“你还知道自己是一个兵?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你即便是脱了军装,连皮带骨照样还是一个军人!”
  赵凤声干脆吊儿郎当翘起了腿,瓮声瓮气道:“那您就别把我当军人,就当我是一个被抓起来的嫖客,认打认罚我都行,不就是行政拘留十五天吗?如果能把您弄出这个门口,让我住三十天都行。”

  向双平两条又黑又粗的眉毛皱在一起,尽含久经上位积蓄的威严,沉声道:“我来不是为了和你商量,而是来下达命令,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
  赵凤声咧嘴道:“干嘛?发现萝卜哄不了兔子,改拿大棒吓唬了?您就是拿枪崩了我我也不去,反正都是嗝屁着凉屌朝天,不如栽在你手里痛快。到了下面咱也能显摆显摆,说是被一个特种部队上校亲手给崩的,多有面儿。”
  啪!
  向双平像是真的恼羞成怒,狠狠拍了下桌子,高声道:“军人的脸都被你丢光了!赵凤声,你还是不是个有血性的爷们!”
  “爷们?”
  赵凤声不屑笑了笑。
  长出一口气,赵凤声指了指天,缓缓道:“我爷爷是个爷们,三大战役,抗美援朝,全都肩膀上扛着脑袋跟着去了,整个连一百多人,满打满算就活下来两个人,他也算命大,在朝鲜战场捡回了一条命,如果不是老天爷不让我们赵家绝后,估计我爷爷也回不到武云市。他回到老家的时候身上被枪子咬了三下,腿瘸了,耳朵也被震聋了,连我这孙子长大后喊他声爷爷都听不到。还记得我上小学那会爱吃临街的包子,那会小,也不懂事,每天都嚷嚷着要吃几个香喷喷的包子才善罢甘休,不然就躺在地上打滚。包子铺其实也不远,就500米,我爷爷每天为了让我放学吃上包子,拄着拐杖来回得走上一个多小时,想起他步履蹒跚的背影,我揪心。从他老人家走后,我就再也没吃过包子,怕想他。”

  “我爹也是个爷们,中越战争时被我爷爷教导光荣参了军,他也是个没脑子的愣头青,偏偏选择进了先锋团,每次和敌人交锋时都冲在第一线,也算他命不该绝,回来时身上只挨了两枪,比我爷爷还少一枪。只不过一枪干到肺叶,趴到了老山前线上险些丧命,还好身边战友够义气,冒着枪林弹雨把他背了回来,没有埋骨在异国他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